site logo: ept.kan.center

中共官员扶贫腐败触目惊心 造假何时了

中共各地官员在扶贫项目中的造假腐败乱象触目惊心,这些官员将“黑手” 伸向了贫困户的“救命钱”。图为四川的农民背着木柴走在山区中。(Getty Images)

人气: 482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1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综合报导)近年来,中共官方高调鼓吹“扶贫”政策的同时,各地官员在该项目中的造假腐败乱象却触目惊心,这些官员将“黑手” 伸向了贫困户的“救命钱”。外界认为,不斩断伸向扶贫领域的黑手,扶贫就难言精准。

因扶贫不作为、乱作为,1月3日,河北张家口市委书记、市长、副书记、副市长等十多名官员被处理。其中蔚县县委书记刘书锋、县长王树国、县纪委书记张体铁及康保县委书记杜平、县纪委书记刘光军被免职。

中纪委通报称,张家口市在扶贫问题上存在“虚报冒领、截留克扣、强制收费、违规分配、优亲厚友”等问题,“扶贫领域”的问题线索达441件,其中康保县全县15个乡镇均截留挪用扶贫资金和涉农资金私设“小金库”。

去年12月23日,中共审计署审计长胡泽君向中共人大常委会报告审计工作报告所查出的“扶贫”造假问题时称,截至当年10月底,各地有970名官员被追责问责,涉及扶贫资金超过32亿元,各县有10.18万假贫困户被清退。

《新京报》评论认为,假贫困户被建档立卡,这意味着扶贫造假。有的地方将脱贫工作“会议化”,将扶贫绩效考核“表格化”,还有的地方玩“数字游戏”,拉非贫困户充数再将其火速脱贫作为扶贫政绩……

而更大的问题,是扶贫资金变成某些人的“天鹅肉”,扶贫资金“层层把关”变成了“层层放水”,腐败与造假造成了大量扶贫资金的损失浪费,不斩断伸向扶贫领域的“黑手”,扶贫就难言“精准”。

还有评论认为,扶贫资金、惠民资金被“动手脚”,说明在扶贫资金运用及监管上存在制度缺陷。

近年来,扶贫领域的腐败和造假频现,虚列项目、编造虚假材料、虚报人数、冒用他人名义……大量的扶贫资金被并不贫困的人鸠占鹊巢,贫困家庭嗷嗷待哺却收不到扶贫款。在所谓的“扶贫”项目中,各地官员在扶贫项目中的腐败乱象触目惊心。

2017年12月,内蒙古的“扶贫”乱象被曝光,当地的一个旗在半年时间内,接受了五次检查,一次“迎检”花费20万,够给20个贫困户每家买头牛了。

2017年12月,青海省海东市化隆县原县委副书记、县长罗文祥等人将“贫困搬迁群众”安置到高档小区,以发放购房补贴的形式帮助某房地产公司促销商品房等问题被处分。经查,630户搬迁户中非贫困户232户,违规享受或骗取政府补助资金1160万元。

2017年7月,在湖南省花垣县一项扶贫工程贪腐案中,当地官员申领的1,000万元人民币财政资金,经过六层“拔毛”后,其中近700万元人民币涉嫌被骗取,“拔毛率”惊人。

陆媒2017年6月4日报导,贵州玉屏侗族自治县扶贫办曝出腐败窝案。该案共查处涉案人员11人。该县扶贫办主任简光禄、副主任向辉分别被判刑4年6个月,扶贫办社会与信贷扶贫股工作人员徐东被判刑3年。

2016年1月至2017年4月,广东省有118名官员因“扶贫”职务犯罪而被立案,这些人绝大部分是村两委干部和工作人员,而且是集体犯案。涉案金额平均每宗12.5万元,最高涉案54万元。

2013年至2015年,甘肃省宁县焦村镇西沟村党支部原书记张向明与西沟村村委会主任徐宏宁等人商议后,虚报农村危房改造户15户,伪造虚假照片等资料,骗取补助资金21.56万元。

2013年,湖南省凤凰县禾库镇吉乐村原党支部书记隆作仕虚报牛羊数量,骗取扶贫资金8.18万元,并为村民隆某骗取扶贫资金10万元提供便利。

去年10月,大陆微信公号“跪射俑”披露,陕西省一贫困户已去世8年,但他的粮食直补款却被官员一直冒领,直到该官员卸职后才被曝光。

以上个案也只是冰山一角。台湾健行科技大学企管系教授颜建发曾表示,中共所谓的脱贫计划,主要是为了政治考量,扶贫是为了避免百姓造反、作乱,并不是真的要使百姓们脱贫。#

责任编辑:林诗远

评论
2018-01-08 10:2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