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儿童濒死经历:决定生死的按钮

【大纪元2018年01月05日讯】编者按:濒死体验现象和研究使人们窥视到灵魂和其它时空的存在。神经外科之父怀尔德·彭菲尔德(Wilder penfield)曾指出科学在灵魂研究领域的无奈:“是否有这种事,像人类与上帝之间的沟通,还有,是否有一种外源的能量可以在人死后进入人的思维──这得由每个人自己去决定。科学对此没有答案。”那么人类要打开生死之门,探索灵魂的奥秘,什么是正确的探索之路呢?欢迎读者与正见共同探讨。

本文摘译自麦尔文·莫尔斯(Melvin Morse, M.D.)医生的《接近光界》(Closer to the Light)一书。
—————————————————–

决定生死的按钮

8岁的米歇尔(Michelle)因一直感觉不好以及严重的定向力消失,被她的妈妈送到急诊室。在护士取了尿样后,她就变得没有反应,并且很快进入昏迷状态。她的血糖水平在医院里创下了最高记录。

她深度昏迷了好几天。苏醒后,她讲述了在昏迷时,她离开了自己的身体,并且需要以按按钮的方式来选择她的命运。在她恢复了的几个星期之后,我在儿童医院的办公室里询问过她。她不想谈她的昏迷经历。当我问起她,在医院时是否有特别的事值得记忆,她耸了耸肩膀,害羞地避开了话题。直到我给她纸和笔来描绘所发生的事时,她才开始放松,并且谈到她记忆中的死亡门槛。她说,当她失去知觉时,感到非常地恶心和头晕目眩。

“突然,我漂浮在我的身体之上,并看着我自己。有两个医生正把我挪到一架担架上,推向一间屋子。他们都是女医生。我觉得很可笑。当妈妈带我来医院时,我就不舒服, 并且头痛得厉害。但是当我漂浮时,我感觉很好。”

她的妈妈当时在场,告诉我这个故事远不止这些。但是,她又一次不想谈这件事。我又给了她一张纸,并说如果她愿意的话,可以画所发生的事。她真的那么做了。当她用笔画穿白衣裳的人时,她开始讲述她的濒死经历的第二部分。米歇尔对这次经历感受非常强烈。她埋著头,慢慢地讲她的故事。

“我躺在某个地方。在我后边有一群穿着白衣裳的人。他们都在与我讲话。在我前面有两个按钮,一个红的,一个绿的。穿白衣裳的人不停地告诉我按红色的按钮。但是我知道我必须按绿色的按钮。如果我按了红色的按钮,就回不来了。我按了绿色的按钮,我就从昏迷中苏醒过来了。我并不知道为什么红色的按钮是坏的。但它就是。因为我还活着在这儿。”

这件事包含有濒死经历的几个要素。有一个要点,那就是她离开了她的身体。她能够提供她在苏醒过程中所发生的详细的细节。像仪器的位置和屋子里的人数这样的细节,米歇尔都能精确地描述。另一个濒死经历的核心要素是,她也必须决定返回她的身体。

另一个濒死经历的核心要素是,她也必须决定返回她的身体。示意图。(pxhere)

事实上 ,在我所研究的儿童案例中,50% 的需要为回到自己的身体作出选择。对米歇尔来说,是按按钮。对于其他人,是被问及是否愿意回去。另一个孩子告诉我,在心脏手术后,一个穿白衣裳的女士逗她,并且设法让她跟着这位女士走在一条长长的人行道上。当走得很累时,她决定回来。在所有的事例中,都存在一个事实,神志清醒地决定回来。在成人案例中,仅约20%的病人作出这样清醒的决定。

米歇尔看见穿着白衣裳的生命是另一个核心要素。她把他们描述为医生而不是“光样生命”。当我问她为什么认为他们是医生时,她回答说他们“很大,着白衣裳,我很害怕他们”。

尽管她的解释不同,但是具有所有的濒死经历的要素。

“在天堂里,可以跳得很高”

马克的故事是众多吸引人的濒死经历之一,这是由于他的独特的年龄特征决定的。当时他才九个月。当然这个经历是到他三岁时才告诉他父母的。他的有关回忆之所以吸引人,有两个原因,一是绝大多数人在他这个年龄不可能形成明确的记忆;二是马克的父母不断地告诉他所经历的心动停止。

当马克九个月大时,他患了严重的细支气管炎。送入急诊室的时候,他的心肺功能已完全丧失,医生对他进行了四十分钟的多方抢救,并且拯救了他的生命。大多数有过这样经历的人后会留下智力衰退的后遗症,但是马克却没有。自从跨过了死亡的门槛,马克完全康复了,并且生长和发育都正常。

马克第一次向人提到他的濒死经历是他三岁那年。当时,在一次圣诞节表演后;他说,在两年前的那次濒死经历中见到的神,并不像剧中的那个演员。

“我看见了医生和护士对我的急救。然后我飞出了这间房子进入等待室,在那里我又见到祖父祖母拥抱着哭泣。我想他们认为我会死。”

随后,马克又谈到他看到一条甬长黑暗的通道,如果没人帮助的话,在内爬行是很困难的。他不能说是谁在帮他。在尽头透著的一丝光亮鼓励着他向上爬。

在通道的另一头,他进入一个充满光明的地方,那里天使在原野奔跑。当他谈到这些,仿佛这一切就生动地在眼前。“在天堂里,可以跳得很高”(附带提及,其他病人也向我作过同样这种描述),而且可以全无阻碍地飞跑。

在通道的另一头,他进入一个充满光明的地方,那里天使在原野奔跑。(pxhere)

一个天使过来问马克是否想“回家”。他说“不”。但是天使告诉马克,他必须回去。将来他还会回来的。

马克直到五岁,他的医生从他身上取下治疗气管软化的导管之前,都能生动地回忆这段经历。这以后,记忆才渐渐消失。我认为取出气管导管可能给他以暗示,他不再处于死亡的阴影中,所以记忆消失。现在的马克是一个幻想着有一天成为临床医生或运动教练的健康少年。

开始,人们都怀疑马克的故事。正如一个同僚说:“九个月的孩子爬向天堂?难以想像。”迄今为止,关于九个月的婴儿是否能记住他的濒死经历的回答是肯定的。

最近的研究显示,人产生学习和记忆能力的年龄比我们相像的早很多。一个研究报告显示,出生七个月的孩子在观看了怎么组装玩具的录像带后,能够产生学习记忆并组装同样的玩具。作为对比组,没有观看录像带的孩子则没有这种能力。

——转自正见网

责任编辑:尚文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