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横河:中共对耶诞节宣战?

人气: 216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01月05日讯】(按语:本文是美国时事评论员横河在希望之声广播电台访谈。以下为节目实录。)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2017年马上就要结束了,在这除旧迎新的时刻我们先祝您阖家安康,万事如意。那么除了元旦新年,上个星期刚刚过了耶诞节,也是西方国家的主要节日了,随着西风东渐,这些主要的西方节日,比如感恩节、复活节,包括耶诞节也被中国人所熟悉和接受,在近20年来大陆的年轻人过圣诞的习俗是越来越浓。

但是今年话锋突变,许多城市突然出现了一股抵制圣诞的声音,理由是我们要过中国节,不过西方节。这个表面上看是民间的思潮,但是这么大面积的声音后面会不会有官方的因素呢?如果有的话,动机到底是什么呢?还有就是我们现在所熟悉的,例如官方节日名单中的还有哪些是西方的节日呢?我们今天就来讨论一下这些问题。

那么在节目的过程中如果您愿意参与讨论,或者发表您的看法,可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415-501-9771;大陆的听众可以拨打我们的免费电话950-405-20100,或者是通过Skype及电子邮件和我们沟通,我们的Skype账号是hhpl,电子邮箱是hhplsoh@gmail.com。

好,横河先生,这次抵制圣诞的消息是在社交媒体上公布的,官方并没有一个权威的说法,所以大家得到的消息是不太一样的,那么您了解到的主要的抵制的要求是什么呢?

横河:这次抵制严格的说是两个不同的事件,不过共同的是都和耶诞节有关,一个是不过洋节,要过中国节;后来就发展成另外一个,就是说是要过耶诞节还是要过伟人节。有人开玩笑的说这次实际上中国的争论是12月25日还是12月26日的争论。

这两个它都针对的一边都是耶诞节,但是另外一边,中国节和伟人节虽然有一些联系,但实际上交集并不多,你比如说过中国节的,有些人就穿着汉服,或者中国古代的传统服装出面;那么想要过伟人节的呢,是穿着文革的时候,那个时候没有军衔制的仿冒的军装那种形式,所以这两者交集其实并不多。

我个人觉得比较值得关注的是那部分抵制耶诞节,要过中国节的, 因为过毛节的、伟人节的这个呢,其实很清楚不需要太多讨论,但是我觉得抵制圣诞和过中国节,这个是比较值得讨论的。

主持人:好,那我们来重点谈一谈抵制圣诞这件事情,因为很多地方同时都出台了类似的规定,所以大家纷纷猜测这是政府行为,但是从政府官方又说这个不是国家层面的命令。那么您认为这个思潮是民间自发的?还是由官方主导的?

横河:现在从网上流传的一些通知来看的话,有高校的、有省市级别的行政机构,但是确实没有看到中共中央一级的正式通知,不过中共黑箱操作,什么都是国家机密,所以外人没有看到不等于没有,有太多这样的东西。《环球时报》说它自己作为一个党的机构,没有收到党的通知。因为《环球时报》是《人民日报》下属机构嘛,中共中央机关的机关报--《人民日报》,所以《环球时报》应该是党的一级组织。不过《环球时报》历来说话也没谱,所以也当不得真的,如果那个是机密档,它当然不能说。

在中国,任何超过一定规模的人数的集会,或者是抗议活动,你比如说有10个、8个了,当局就可以把它定性为扰乱社会治安,就可以取缔和抓人的。而这次抗议你可以看到抵制,网上有那么多照片,很多场合,绝大多数场合很轻易的就超过10个人,有的甚至几十个,甚至可能有上百个,所以即使不是当局组织策划的话,至少也是纵容的。

我们同时还看到有一些录影,是有一些穿了制服或者统一服装的人士,去砸圣诞树、砸圣诞老人的像,甚至还有把城市中心那种很高大的,不是私人的那种圣诞树给推倒了,这个就非常像官方组织的行为了,因为这种行为在城市中心进行这样的活动的话,那是要被员警抓的,所以如果他们敢去这样做,那一定是官方组织的行动。再一个,像中国那样被高度管制的社会,这种抵制行为,集体抵制行为有多种可能性,就是不可能是自发的。

主持人:这种思潮或者是这种说法,其实让很多人觉得不可思议,为什么呢?因为它这个表面理由是说你要过中国节,不过西方节,但是其实人呢天性他就喜欢一个欢庆的气氛,特别是现在中国人过耶诞节,他其实就要凑个热闹,那为什么不可以两种节日都过,就是中国节、西方节你都过,你喜欢过什么节日就过什么节日吗?

横河:对,正常的思维就是这样的,而且在西方待久了的人可能这种思维方式就更多。我们来看一下就这次他要求抵制耶诞节,实际上在提法上有两个误导的观念,因为如果说是政府方面他想取缔的话,那他取缔就可以了,下个行政命令就可以了。但是这次从民间出发或者,其实官方也出面了,打的两个旗号其实跟取缔耶诞节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一个就是不过洋节,那么反过来就是说要过中国节。那我们先分别讨论一下,就讲讲不过洋节是怎么回事?

先看一下我们说中国大陆现在过的节有多少是洋节。第一种是法定节日,在2007年以前,中国的法定节日是西历1月1日,就是新年的元旦,然后还有一个就是中国新年,还有两个,一个劳动节、一个国庆日,所谓国庆日就是10月1日中共建政的节日,这是2007年以前。从2008年开始就增加了三个,一个是清明节、一个是端午节、一个是中秋节,每个节都是一天,也就是说中共建政到现在68年,这个从2008年算起到现在10年,就是说有58年的时间是以过洋节为主的。

你看原来58年一共四个节日的话,1月1日公立新年,公立就是以耶稣诞生为纪元的,所以它不仅是典型的洋节,甚至还跟基督教有直接的关系;5月1日劳动节是典型的洋节,5月1日劳动节是起源于1886年5月1日美国工人罢工,这个罢工事件引发了几天以后,就是5月4日的一个流血冲突,所以这个活动被恩格斯欢呼的,说美国工人觉醒了,更在这个2年以后,就是1888年的时候,被第二国际接受成为劳动节。

但是这个劳动节的起源地美国工人运动,却没有走马克思指定的路,或者是马克思希望他走的路。最后美国在定劳动节的时候都刻意避开了5月1日,因为认为5月1日太具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色彩了,所以美国的劳动节是定在9月份的,这是典型的洋节。

10月1日是中共建政日,这个建政日说明一下,没有任何值得庆祝的,现在被很多人已经认为是共识了,很多人现在把它称为“国殇日”。这个也是典型的洋节,因为中国共产党建政,它的指导思想是洋人的,它的政党是洋人的,它建政打赢的内战所得到的军事援助也是洋人的,是苏联的。

刚才讲的是法定节日,如果我们再加上中共各种不是法定节日的,但是也是作为纪念日的话,那么洋节就更多了,你像所谓五四青年节,这个是受苏联10月革命影响的;六一儿童节,六一儿童节在百度上面说是全世界儿童的节日,但是这个节实际上是1949年在莫斯科确定的,所以虽然叫国际儿童节,其实全世界6月1日过儿童节的极少,有的都是社会主义国家,联合国的儿童节是11月20日,也是个洋节。

7月1日中共建党,我们刚才讲了,建政是洋节、建党也是洋节,因为这个党是外来的;8月1日中共建军是共产党的军队,当然也是洋节,所以这些都是洋节,或者说是共产党的节日,这些都和中国的节日没有关系,所以说抵制洋节可以抵制的太多了,单独抵制耶诞节是没有道理的。

至于说你说过的这个中国节,法定的中国节现在已经有了,农历新年、清明、端午、中秋,而且都是放假的,没有人不让你过中国节,就像你刚才讲的,这些节和耶诞节在时间点上是没有冲突的,所以说不会因为人们过耶诞节,就忘记掉了过这些中国节,或者说是因为过耶诞节时间冲突,不能过中国节,没有这个问题,你可以过你的中国节,也可以让别人过他们愿意过的耶诞节,而且过耶诞节的人在中国大陆绝大多数也过中国节,他们并没有抵制。你想抵制过耶诞节的话,你自己不过就可以了嘛,你没有理由去打着牌子到外面去让别人不过,而且还强迫、采用行政措施去砸人家耶诞节的那些圣诞树、圣诞老人的像。人家过耶诞节也从来没有妨碍过你的生活,对不对?

我觉得关键是什么呢,是在中国过中国节和过耶诞节本身是没有冲突的,它根本就不应该是那种有你无我的那种你死我活的斗争,根本就不应该是这样的。

主持人:刚才听您介绍各个节日的来源,或者是背后的原因,其实我们过的洋节,就是中国人过的洋节比我们想像中要多得多了,那真的如果说是过中国节,不过洋节的话,那么现在官方的认可的那些,比如说像七一、八一,还有十一都没有办法过了,包括五四这样的,我觉得不知道是不是跟现在的政府它自己的意识形态会冲突?那的确这次我们看到说现在抵制圣诞的思潮,可能像您前面分析的有地方官员的因素,但是最高层,它是不是有最高层的因素呢?现在谁都说不准,会不会是说这个中央它有两种不同的声音呢?

横河:中央有没有两种声音,现在看不出来,也不能够确定这次抵制的命令是否来自最高层,有人说不会,但是也不能直接否定。当然有人拿出来习近平在访问芬兰的时候和圣诞老人合影,那是几年前的事情,那个我个人认为不应该算数。因为这个上层说的话和他的表现,和真正中国实施的政策,差距是非常大的,中国的《宪法》上面还写了有言论自由和信仰自由呢!中共还说中国是一个法治社会呢!那个是做给外国人看的,不是中国人用的,这个要注意。

如果说在高层有两种声音的话,我们是假设,那么问题出在哪里?如果你说是地方官员故意和习近平过不去的话,现在这种话有点说不通,因为19大以后,大家都认为习近平已经集权了,而且在这之前有很多都是以政治原因被清洗的。毕竟在中国当官还是有好处的,如果谁真的不想做官了,他完全可以辞官不做,他也用不着用这种跟习近平过不去的方法来作死嘛,这个不太可能。是不是中央的声音?我们就看一下,中央有没有声音?中央的声音是什么?

现在知道的公开信息是在2017年1月份的时候,中办、国办就是两办联合发表了一个意见,这个意见叫《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在这个里面就有一部分谈到了一个深入开展我们的节日主题活动。这怎么说呢?它就说实施中国传统节日振兴工程,要丰富一些传统节日文化内涵,它举了春节、元宵、清明、端午、七夕、中秋、重阳等等,说形成新的节日习俗。不少人、包括国际上的一些观察人士,都认为这个至少有一部分是地方官员抵制耶诞节的由来,就是说中央的声音要实施传统文化。

但是实际上实施传统文化跟抵制耶诞节,按正常思维的话,它不应该是一回事,如果说是这个来源的话,那么中共官员怎么会去想到去抵制耶诞节的呢?这就是说中共的各级官员,至少现在的各级官员,他都是类似的党文化思维,就是任何什么事情一处理的话,一定是简单化、暴力化、一刀切,而且要做得过分。就是这点其实任何时候都不变的。你觉得说时代已经到今天了,到了2017年了,怎么还会有那种想法?这个是不一样的,人家是党性,这个不是人能够理解的,也不是来给你理解的,他只要上级满意就可以,只要他自己认为他这种行为能够得到上级的满意就可以了。

我记得我们77年高考第一次文革以后入校的时候,那时候就是说77级入校的时候是78年的2月份,其实那时候很多中共的整个总方向要变的迹象已经很明显了,但是那时候进行思想教育的时候,我记得我在江西,学校请了一个南昌市公安局的人做全校大报告,就除了77级刚刚入校的学生以外,还包括当时在学校还没有毕业的工农兵学员在内。

那个人讲的居然那个观念全部都是文革当中的阶级斗争和政治,怎么样对阶级敌人进行政治迫害,就是那个时候已经明摆着很多是错误的,而且我们都知道这种事情一定会平反的,所以当时就非常吃惊,怎么会有这么愚蠢的人看不清形势,从学校方到邀请来做报告的人,怎么会蠢到这种程度,看不清形势?就是说中共的官员不是你能够理解的,他是生活在他的圈子里面,那个文化圈子里面。

主持人:您刚才讲到这个,我倒是想到说这个耶诞节也有可能发起这个的官员吧,就是背后的那些官员,他根本就不知道我们,就是中国人目前过的这些节里面有这么多这么大比例的是西方节,他可能只看到说耶诞节这个是西方节。

横河:我觉得是这样的,对,这个很有可能,但是我想这是一个本能,就是说作为中共官员的话,他本能的觉得他知道,就是说在中共这个系统里面,在中共的党文化系统里面什么是威胁,这是一个本能的。我再接着说,这个一方面就是中共的地方官员他从来就不会做有理智的事情,就是为民服务的这种事情;另外一方面就是高层提出的很多东西,我现在不仅仅是讲这个耶诞节的问题、中国节的问题,高层提出的很多事情本身就是不可执行的。

你比如说前段时间,到现在还扩展到河北的那个清理“低端人口”的事情,又要清理不符合首都功能的机构和人口,又要去关心群众生活;还有减少污染的,既要减少污染,又要保证污染最严重的中型、大型国企的利益,这种都是本身是矛盾的,它不可能执行。结果怎么办呢?那只可能说是粗暴的把人赶走,赶到冰天雪地里面去,只能对烧煤取暖的群众下手,就是这个时候你怎么可能要完成这样的任务,而又同时关心群众生活?这是不可能的!

也就是说中共自己的政策本身很多都是反人类、反社会、反人民的,所以要执行的时候要表现出人性,要表现出它是为人民的,这是不可能的。这里面当然有官员素质的因素,但是根本的就是说中共的政策和它的执行就是矛盾的,美国之音把这个叫做精神分裂,其实跟中国古人所说的叶公好龙是一回事。

主持人:那我们现在又有一个问题,就是说您刚才有分析了,说这个大陆官方这么多的法定节日,其实大部分都是西方节日,包括元旦也是西方传过来的,那么我们现在看到并没有那种就是不过新年这种声音,那为什么会单单针对耶诞节会有这种声音呢?

横河:对,这是很有意思的问题,就是我刚才谈的,现在把它展开来再说一下,就我们先不谈中央最高层有没有介入,因为这个没有直接证据,就是说地方官员,就这次介入的大家已经知道的地方官员,为什么在这么多洋节里面单单选中耶诞节?原因很简单,就是耶诞节在所有的洋节里面带有最多的宗教色彩。

我们可以比较一下耶诞节在美国,在美国的这个耶诞节确实是,它是从欧洲过来的,但是它的来源确实是起源于基督教。因为美国的建立,和早期新教徒躲避宗教迫害移民到美国来是有直接关系的,所以美国的很多习俗就和基督教有关,不仅是习俗啦,其实英语整个语言系统里面也有很多跟基督教有关的故事和词汇。

美国是个大熔炉,很多人来的时候并没有宗教信仰,但是因为这个主流是有宗教信仰的,渐渐的基督教的节日就变成了文化的一部分,早期确实是宗教节日,但是后来就变成了文化的一部分了,就是即使很多人不过基督教的节日,自己也不是基督徒,他也一起过这个耶诞节。不是说所有的人,你像在美国的华人,我知道,不论是不是基督徒,就很少看到有抵制耶诞节的,就基本上都过。

当然中共的喉舌它有的时候会强调,说这个耶诞节其实没什么啦,就是商业炒作。那如果仅仅是商业炒作,你怕什么?前几天我有一个朋友是一个犹太人,还专门给我发了一个圣诞快乐的e-mail,他说他不过耶诞节,但是喜欢这个节日的气氛。而且前几天我听NPR节目,就是那个公共电台,这个电台采访了一个犹太拉比。

这个拉比说他也不反对别人过耶诞节。但他强调了另外一点,因为同样在12月份犹太人过光明节,因为这个时间很接近,所以英美这些国家的犹太人往往就在耶诞节的假日期间去过光明节了,本来光明节不是在这段时间。他就说犹太人的光明节和耶诞节不一样,耶诞节是包容的,谁都可以过,除非你自己拒绝,不管你什么原因,宗教原因或者习俗原因,或者我就不过,不管什么原因吧。而光明节不一样,光明节是坚守信仰和身份认同,大家可以查一下它的来历,就拒绝被同化。我的理解,就谈到异同的话,也许在美国这个社会里面,耶诞节就是同,光明节就是异。

主持人:那您是觉得说中共它现在不让过耶诞节,是怕这些中国人就被这种宗教信仰给同化过去了吗?

横河:对,这是真正的原因。中共它是一个政教合一的邪教政权,它的邪教就是马列邪教,根据九评编辑部的新书,就是那本《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共什么都会变,就是毁灭人类的目的不会变,怎么毁灭人类?就是消灭人的宗教信仰,把人和神隔开。所以中共官员他只要是站在中共的立场上,不管他私下持什么观点、过什么生活,只要是站在中共的立场上、用党性来思考的话,他就会本能的排斥这个带有宗教信仰的东西。

这是几十年教育出来的,几十年斗争出来的,也是几十年持续打击宗教信仰的结果,一定是这样的,不可能有第二个想法。这就是我讲的,就跟当年我们77级进校进行这个教育的时候,本能的就讲到中共的阶级斗争,明明那时候阶级斗争马上就要结束了。一方面宪法规定有宗教信仰自由,一方面是一想到宗教信仰,马上想到那是打击对象,这就是美国之音所说的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是精神分裂,但是其实对中共官员来说的话,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所以我认为这次抵制无论来自哪一层,中层也好、高层也好,哪一层,都是和中共的本质、中共的历史和中共的终极目的一致的。

主持人:那我们抛开您刚才分析的这些后面的政治因素,比如说我们回到两办的那个档,它提出说传统节日的振兴,恢复传统节日和恢复传统文化,这个总是好的吧,您怎么看呢?

横河:当然恢复传统文化是好的,传统节日是好的,但是这里有几个问题,第一就是谈到振兴的话,当然是因为破坏了,或者是消失了才需要,那么中国的传统文化是被谁破坏的?我们知道到1949年中国的传统文化都保留的很多,是1949年以后中共系统的、有计划的、有目的的破坏的,所以说归根结柢还是来自中共的破坏。

第二就是中共有没有可能恢复传统文化,传统文化的精髓是什么?中国的传统文化精髓是神传文化,节日只是个形式。抽掉了神性的,没有精髓的这种表面形式,不是真正的传统文化,所以说恢复传统文化不仅仅要恢复这个形式。这还不仅仅是没有神的内涵,中共现在还在继续打击、打压真正的中国传统文化。中共是想用什么呢?企图用传统文化来粉饰自己;而真正的传统文化,中国的传统文化是不可能成为中共的工具的,因为这里面有一个是神性的问题,是真正的传统文化的精髓,这种冲突和中共的冲突就是本质的,它不可能调和。

这就是为什么中共要继续打压真正起源于和扎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法轮功,就到现在为止还在打压,这就是真正的原因。中共所说的传统文化,现在也是被中共用来作为打击信仰的工具,就跟中共所控制的宗教团体一样。今天我们讲到宗教了,中共曾经对外派出宗教代表团,把这个迫害法轮功输出到国外去,那你宗教代表团去输出中共的打压宗教信仰的政策去,这不是很奇怪吗?这就是中共干的。

中共所说的宗教自由是什么?是那种就是当作佛经已经抄了3遍,还准备抄10遍的19大报告的那个中国佛教协会的副会长,是感谢信无神论的中共与领导中国五大宗教有方的道教协会的会长,是要配合中共和法轮功进行严肃政治斗争的中国佛教协会的副会长,今年派出了个什么气功代表团,说是要传播中国传统文化、气功文化,结果跑到美国来打的广告居然是攻击法轮功的。我觉得,当然这也难怪了,因为它这个所谓气功代表团自己是假的,它当然就怕遇到真的。

所以说如果中共真的要恢复传统文化的话,它要做的事情不是振兴,而是不镇压、不管制、不折腾。这样看来我觉得事情的要害,这件事情并不是洋节和中国节的冲突,而是中共以无神论为掩饰的魔教,和真正信神信仰之间的冲突,无论这个信仰是来自西方的耶诞节,还是来自中国的法轮功。中国文化其实包容的,唐代各个民族都可以自由的生活,各种宗教都可以自由的信仰,那个才叫文化自信。中共现在是没有文化自信的。

中共现在进行的我觉得是一场真正对信仰的战争,这是两千年前罗马帝国进行过,但是失败了的战争,从来没有一个世俗的政府赢过对正信宗教的战争,中共也不会例外。

责任编辑:赵元

 

评论
2018-01-05 11:0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