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难民大量涌入 德国小城痛失安宁

由于大量难民涌入,如今小城不堪重负,暴力事件不断,治安堪忧。(Sean Gallup/Getty Images)
人气: 174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1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王亦笑德国报导)退回几年去,德国最大的特点就是安宁和有序了,特别是德国小城镇。然而,2015年秋季过后,情况骤然改变,很多地区不仅安宁不再,甚至连安全也不再了。德国媒体最近特写了原东德城市Cottbus的变化,让人唏嘘改变猝不及防。

“我们曾经是一个多么安宁的小城啊!”面对采访镜头,Cottbus小城的居民一脸无奈地说,“如今我晚上已经不敢出门了,因为太不安全了。”这样的转变历时不过一年,一年前这里还被称道为“难民新兴城市”,如今成了“暴力之城”。

暴力事件成堆

说起这里的暴力事件,清单很长,只能挑几件列一下: 2016年12月,82岁的Gerda K.在其公寓被杀,被告是住在该大楼的17岁叙利亚男性;2017年5月,叙利亚人和德国人在市中心斗殴,5名德国人遭受割伤和刺伤;同年10月份,叙利亚青少年和德国青少年在足球运动场上起争执,事件导致两名分别为12、13岁的德国少年受伤就医。

今年1月份,报警事件继续累积成堆:3名叙利亚年轻人,分别为14、15、17岁,在一个购物中心门口,要求一名女子向他们表示“尊敬”。难民袭击该女子和其丈夫,其中一人拿出刀来;一名16岁的德国男青年,在公车上与叙利亚人争吵时,被对方用刀划伤了脸。

当然,Cottbus的暴力事件也并非由难民制造的,因为这里同时还是新纳粹分子集中地,极右翼分子暴力事件之多也无出其右者,2016年登记在册的就有167起事件。小城到处都有极右翼分子的涂鸦,针对难民的暴力事件也不断发生,还有人把“保护边界-拯救生命”的横幅挂到了市政厅的屋顶上。新年时有3名阿富汗难民被袭,1人伤势严重。

“大家也必须看到这一面”,Cottbus居民Irene Assatzk表示,“有些德国年轻人故意挑衅难民。”一名14岁叙利亚男孩说,自己曾经两次被挑衅,有一次他谴责一名德国女孩时,被女孩的朋友攻击。律师说半年内他在学校里不能再卷入任何事件,他必须做到这一点。

当年想法太幼稚

小城Cottbus位于勃兰登堡州南部,临近波兰边境。在2015年秋季难民大潮之前,这里需要抱怨的是:太小、太安静。由于城市发展迟滞,导致大量人口外流,原本10万人左右的小城,没几年就流失了4.6万人。所以,政府希望通过吸引移民来增加人口,有了足够的人口,城市才能吸引更多的关注和投资。

勃兰登堡州小城Cottbus原本是“难民新兴城市”,友好欢迎难民。(Sean Gallup/Getty Images)

于是2014年就职的市长Holger Kelch(CDU基民盟)进行了政策转向,他成立了一个专门的难民工作组;停止拆毁房屋,为难民提供住处;新聘用34名工作人员,专门从事社会工作和为青年福利局工作;还找了很多志愿者,营造出欢迎难民的氛围。

“我们想要让所有来Cottbus的人都能留在这。”城市融入专员Jan Schurmann在2015年时曾这样说。当时,财政部长Markus Niggemann也表示,确信难民不会造成太大的经济负担。

这种种措施和欢迎的氛围果然奏效,难民涌入一发不可收拾,远远超出了所有人的想像。后果可想而知,社会工作者远远不够,幼儿园和学校都不堪重负,经济支出大大超出预算。最可怕的是由于暴力事件不断,人们心里逐渐漫上来的“恐惧”。

居民:来的人并不都是好人

据统计,目前居住在Cottbus的叙利亚难民达2234人,有些学校的班级超过一半以上都是外国人。不过,这样的数据在西德并不罕见,在差不多大小的德国中部城市Salzgitter居住着3300名叙利亚人。在柏林,所有学校班级的移民人口比例平均达到了43.7%,有些班级甚至达到了100%。

不过对Cottbus居民而言,这真的已经够了。一位在这里居住了几十年的73岁居民对记者说:“我不是反对外国人,我自己也曾是战后来德国的难民,但我还是不得不说,真的是已经够了,来的人并不都是好人。”

18岁的艾哈迈德.穆罕默德(Ahmed al-Mohmmad)是叙利亚人,德语说得不错。他快从职业中学毕业了,将来想在德国当个泥瓦匠。

当被问到Cottbus不断发生的年轻人暴力事件时,他思考了好一阵,最终说:“这真的很难,现在这里的人认为所有的叙利亚人都不好。我不想跟德国人弄得关系紧张,他们照顾我们,帮助我们寻找住处和工作。”他还表示,现在的人看上去越来越坏,他每天都能感受到那种紧张气氛。

大选中AfD异军突起

2017年9月大选中,被认为带有极右翼色彩的德国选择党AfD在Cottbus所在的科特布斯−施普雷−奈斯(Cottbus–Spree-Neiße)选区异军突起,以26.8%的得票率强势当选。该党在勃兰登堡州的其它地区都没有这么成功。

Cottbus市长Kelch抱怨说,在Cottbus住着勃兰登堡州15%的难民。

去年大选之后,市长当即要求停止往Cottbus输送难民,今年1月份严重暴力事件之后,这一要求被部分满足了:从Eisenhüttenstadt进来的难民已经不再被送到Cottbus,不过从勃兰登堡州其它地区进来的难民还照旧。

市长Kelch表示,会尽一切力量让Cottbus的年轻人知道应该遵守的基本价值观和规则,如果还不行就只能请某些叙利亚人离开这个城市。如今市中心已经增派了10名警力,为的是让居民增加安全感,因为“恐惧”就是这样一种东西,你不愿说出来,但就是挥之不去。#

责任编辑:周仁

评论
2018-01-30 6:5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