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竹情缘

作者:胡汉威
翠竹叶绿催人醉。(Pixabay公有领域)
    人气: 25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多伦多希尔顿大酒店大堂里的盆栽翠竹,苍翠娑婆,轻盈飘逸,如美少女撩著长裙欢快走来,美丽极了。

北美的冰凉气候,春暖时间短,很难见到只适宜温带生长的竹子。今天见到了,十分高兴!兴奋之余,也兴起了在老家时那痴竹的乡愁。

我的家乡是水乡,在潭江边上。江岸两边都是稻田、菜地和田野;都是粗藤、野花、大树和竹林。这自然的美丽生态也把潭江挤压成一条长长的清溪。淸溪,潭江,是我家乡的魂,是开平的魄。

竹子,是家乡特产,是家乡瑰宝。它雕刻着我的苦与乐,记录着我的青葱岁月和伤感记忆。

迈出学校门槛又回到农村,这是当时不变的定律,除了个别升学的,这就是农村学生的共命运。耕田,是政府给予我们的前途定向和终生职业。尽管心里不满,也要自然接受,很不服气也被迫顺从。

升学、工作与自由,本是年轻人的梦想,随着政治风云的涌动变为空想、幻想和厄运。

耕田,烙印在我们的生命里。痛苦,镌刻在我们的灵魂间。

我喜欢竹子,喜欢在竹林里坐。竹子不是很高,林子不是很大,但生气勃勃,很有才情。呆坐在清净的自我天地里,如打禅、修行。

文人墨客说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竹,在文人墨客中是一个境界、一种精神、一份修养。我食无肉、也居无竹、更非文人。而我喜欢竹。

喜欢竹林摇曳的竹影、沙沙的竹声、习习凉风、柔柔气流,竹子拍打水面的诗吟。陶醉在这宁静的世界里,什么烦恼、心事、失落都忘记了。连生活的窘迫、现实的残酷也忘却了。看着小鸟在竹林间欢快追逐,快乐抒情对唱,觉得自己不是死亡而是新生。

她,是我朋友,是我的好朋友。但不是我们习惯上所说的那种女友,而是不可能情感升级和发展的仅是合作共事的异性朋友关系。在欺人体制不让人活让人死的昏天地暗里,为了挣脱桎梏、拼份未来,我决定偷渡香港,是偷渡的大潮和题材让我们走到一起。

偷渡是用生命下注。很多人被边防部队开枪打死、被狼狗咬死,不少人跌残、跌死,葬身大海。

首次在竹林与她分别时,我中规中矩的用大家沿用的握手礼仪跟她握手,握完手,她伸开双臂,情感満满地说要给我一个轻拥。从那时开始,不论是我偷渡前的道别,还是失败被捕回来的沮丧相聚,我们皆以相拥道别。简单的相拥,丰富的意味。

我爱竹,因为它可爱,现在更爱竹,因为有了她。我们爱在竹林里看竹的倩影,听小鸟鸣唱,窥潺潺流水。相聚、谈心、说事,与竹有了情缘

因为她,我更爱竹。她出国,我也爱在竹林里坐(她的亲属在国外,她是有条件出国的)。在苦涩与喜悦的交织中惊觉她是竹的化身!竹林里飘逸着她的影子,回响着她的音容笑貌。

在竹林里静坐赏竹,抖去凡尘,被静态融化了:似慈云天上飘,无牵挂、无忧愁、无尘埃,很快活。看青竹千姿百态、风姿绰影。竹景如诗如画,微风如吟如歌。

躺在草地上,仰望蓝天斜看云,环顾竹林听蛙叫。蓝天湛蓝藏万象,翠竹叶绿催人醉。

此刻人生沧桑、时代艰辛、生活悲苦似到了尽头。

此刻与美好相遇、与幸福同行。◇#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在花丛之下摆放着一壶美酒,自斟自饮身边没有亲友陪伴。我举起酒杯邀请天上明月共饮,在月光下映着自己身影就这样成了三个人。可惜明月不懂得我独自一人饮酒之乐,而影子也徒然伴随在我的身边。
  • 在这世上,无论你是行善还是做恶,最终都有回报。行善会有好运,好运越多,心情越好,越能激发人行善的向往;行恶会招致坏运,坏运多了,自然走投无路。你所给予这个世界的,最终都会回到自己这里。要想有好运气,就多多行善吧!
  • 相信大家都听过、也可能遇过好多好多的“为你”而做的事或牺牲,不知道各位听到有人为你做了什么事或牺牲了什么,感觉是什么?是开心,觉得理所当然?还是担心,觉得害怕、有负担呢?倘若所有事情都是“为你”而起的,那么对方“自己的感受”如何呢?
  • 南宋词人叶绍翁的千言绝句《游园不值》是最有名的“红杏出墙”诗,但“红杏出墙”却被误读千年,其实它的本意并不是现代人所认为的——不正常男女关系及对婚姻的背叛。
  • 在巍巍的太行山西部,有一片高旷气爽的土地,称为山西。传说中,山西是得龙脉的福佑之地。
  • 忧患是一块垫脚石,是一笔资产,是人生最好的教材,不论动物或人,都一体适用。而只有经历忧患的磨难与熔炼,潜力才会被激发,视野才会更开阔,灵魂才会获得提升,彰显出生命的价值。
  • 面对辛苦为自己诊治的医师,很多患者会充满敬意地双手奉上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以示谢意。但如果这位医师是咖啡过敏体质,多年来养成拒喝咖啡的习惯,你该怎么办?林口长庚医院神经内科系主治医师谢向尧近来分享了他人生中第七杯咖啡的故事,感人至深……
  • 今日云景好,水绿秋山明。携壶酌流霞,搴菊泛寒荣。地远松石古,风扬弦管清。窥觞照欢颜,独笑还自倾。落帽醉山月,空歌怀友生。
  • 不管是古代或现代的瓷制器物,我们最常见的纹饰就是松、竹、梅合成的岁寒三友图。在历史悠久的中国传统文化中,描绘或吟咏松、竹、梅的诗画,也是多的不胜枚举。如元朝白朴《朝中措》:“苍松隐映竹交加,千树玉梨花,好个岁寒三友,更堪红白山茶。”另明朝无名氏《渔樵闲话˙第四折》:“到深秋之后,百花皆谢,惟有松、竹、梅花,岁寒三友。”但为什么要把松、竹、梅称为“岁寒三友”呢?
  • 竹在植物中是高雅、纯洁、虚心、有节的象征。翠竹风过不折,雨过不污,不畏严寒,也不惧炎热。冷热起伏,只会使它显的更加青翠挺拔,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可以剑拔十寻,枝摩苍天。古今之人常把梅、兰、菊、竹合称为四君子,竹也被中国文人誉为“岁寒三友”之一,在北风凛冽、万物凋零的时候,仍然能迎风傲雪,坚韧不拔,不懈的向人们传递著春天的资讯。它以特有的神姿仙态,潇洒自然,素雅宁静之美,令人心驰神往;又以虚而有节、疏疏淡淡、不慕荣华、不争艳丽、不媚不谄的品格,与古代圣贤们的“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志远”的高尚情操相契合,因此古人有“君子比德于竹”之名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