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图片故事】北京南站附近的“地下标语”

图文/云出

左:2016年1月,北京南站凉水河边,下水管道非常狭小,塞不进一张单人床,却能容这个八十多岁的老访民度过北京的寒冬。右:河下的标语“天怒”。(云出摄)
人气: 2971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1月22日讯】北京南站凉水河边,狭窄的下水管道塞不进一张单人床,却能容下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度过寒冷的冬天……

北京南站凉水河岸边,曾经住过许多进京的访民,豪华的北京南站2008年落成以后,这里就打满木桩,不许人居留了,访民渐渐撤走,他们写下的大大小小的标语,却留了下来。

与南站周围不断变换的红彤彤标语不同,这些手写的“地下标语”,至今仍在凉水河桥柱子上无声地呐喊著。

凉水河桥柱子上的标语“渴望公平”,2016年1月。(云出摄)
2018年1月,北京南站凉水河岸边。(云出摄)
2016年,北京南站凉水河下的标语“天怒”。(云出摄)
凉水河桥柱子上的标语“渴望正义”,2016年1月。(云出摄)
标语“我们要做国家的主人”,2016年1月。(云出摄)

离这些写有标语的柱子不远,岸边就有外地的访民住在下水管道里。祖传老房子被强拆的湖北老人,姓李,在北京上访已经十几年了。2016年1月,凉水河边非常寒冷,下水管道非常狭小,塞不进一张单人床,却能容这个八十多岁的老人度过北京的冬天。

住在凉水河下水管道里的湖北老访民李大爷,2016年1月。(云出摄)

两年过去了,2018年再次来到这里,桥洞空空,当年住人的管道都已经被清理腾空。岸边拉上了电线,上面点起了照明灯,防止人夜宿于此。河岸到处是一堆堆的粪便,有野狗跑来跑去。

2018年1月,两年前李大爷住的下水管道已被清理。河岸上小区的楼房,现在房价已经至少是每平米5万元了。(云出摄)
2018年1月,靠近凉水河边的农贸市场门口,过去访民经常在这里捡拾菜叶。(云出摄)

从下水管道登上石阶,不到两分钟就到了河边的农贸市场,这是附近居民买菜的地方,访民也经常在这里捡拾被扔弃的菜叶。

2018年1月,北京南站附近的路边标语和广告。(云出摄)

专门卖给上访者的“国家领导人各信访机构通信录”,封面头像现在换成了习近平。这书过去很畅销,现在很少有人买了,每本售价5元,旁边一个访民说:“比以前便宜了,过去有的要10元呢。”

2018年1月,专门售给上访者的“国家领导人各信访机构通信录”,封面头像现在换成了习近平。(云出摄)

为什么一定要留在北京?“这里离中央近,中央知道我们的问题就会给我们解决。”很多访民们仍然相信,他们的冤屈只是地方的腐败造成的。而北京南站玉林路、幸福路附近,离国家信访局、最高法院信访接待室最近,离中共的权力中枢中南海也仅数公里之遥。

但准确的数据是,通过上访解决的概率比摸彩票还要小,只有2‰。

具有“中国特色”的信访制度从1951年开始,1982年以后,中共通过了《党政机关信访工作暂行条例(草案)》,突击性解决“文革”遗留问题。到了2005年,中共《信访条例》通过,规定各级政府应将信访工作绩效与公务员考核体系挂钩。由此,地方政府到北京开始了制度化截访,私设“黑监狱”,上访人被判刑或劳教等违反宪法侵害人权的事件大量出现。

“你看这街上那个大肚子,横著走路的,都是截访的!”路边一个访民说,“他们有钱!北京南站附近的高级酒店宾馆,都是截访的去住。”

虽然2014年以后,中共规定越级上访不予受理,留下来的访民还有很多。有的表示不解决问题不回去,有的说,回不去了,回去也是挨整啊。

2018年1月北京南站附近的黑龙江访民和他的“家”。(云出摄)

穿着“保安”大衣的黑龙江访民,70多岁,他所有的家当,都驮在身后的三轮车上。他告诉我,“保安”大衣是他捡来的,每天他到北京南站打水喝,天冷就在南站候车室睡觉。

我问,“你上访有诉讼状吗?”他赶紧摇头说没有。旁边的访民小声告诉我,诉讼状肯定他给藏起来了,因为担心我是“钓鱼的截访”,会抢走他的诉讼状。

在一块广告牌子前,两年前住下水管道的李大爷出现了。他拄著拐在一个面包车后面避风,旁边是他所有的家当。“下面(指下水管道)不让住了,警察到处撵。”他说,腿坏了,南站的滚梯也上不去了,现在只能睡在露天。周围人甚是同情他,但没人敢把他领到附近小区楼道避风,“有人会举报,警察就会把人带走”。

2018年1月,两年前住下水管道里的李大爷,今年已经八十四岁了。(云出摄)

一个北京当地人说,“天太冷,前几天一个人就死那儿了。”一个老大妈给老人出主意:“搂小花花儿(附近的一条野狗)睡,夜里就暖和了。唉,过了这个冬天,天气暖了就好了。”

而这一天刚刚过了二九,北京的三九天很快就来了。

责任编辑:李沐恩

评论
2018-01-22 3:0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