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贵州毕节贫困地区 “苍蝇”党官偷贪扶贫款

人气: 238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1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报导)贵州省毕节市近年来因贫困而发生多起留守儿童悲剧,让外界对中共所谓“扶贫”的效果产生怀疑。日前,又曝出有多名“苍蝇”党官贪污扶贫款的丑闻。

据陆媒报导,贵州省毕节市多名官员因“偷吃”扶贫款被处分。他们的作案手法包括索要好处费、截留项目款、虚报冒领和套取补助款。

据通报,该市赫章县达依乡和平村的村党支部原书记徐定东、村委会原主任李镇材等人在“扶贫养羊”项目中,采取借羊应付验收费的方式骗取项目补助资金71,680元。

七星关区八寨镇中厂村党支部原书记张仕忠在危房改造申报项目中,以“好处费”名义索要和收取他人现金13,000元,截留招呼站项目款8,000元,虚报冒领退耕还林补助款59,006.88元。此外,张仕忠还采取虚报高速公路征地面积方式套取赔偿款170,861.76元。

威宁县盐仓镇三寨村党支部书记邓广富,将其父亲、母亲、胞弟、侄子4人纳入精准扶贫系统,这4人后来因违规纳入被予以清退。

此外,2017年5月,中纪委官方通报称,贵州省毕节市大方县“扶贫不作为”,该县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徐萍,县政协副主席李启英,县民宗局党组书记、局长,县委统战部副部长安宇,凤山乡原乡长彭筌等多名官员被处分。

据贵州省统计局2015年的资料,该省农村贫困人口总量大,仅毕节市贫困人口数量就比辽宁省、福建省之和还多,达115.45万人,近2千个贫困村,占全省的23.4%。

在毕节市官员贪污扶贫款、“扶贫不作为”的同时,该地区不断传出因为贫困导致的各种悲剧。

2015年6月9日,毕节市七星关区田坎乡茨竹村,4名儿童因贫困无助,在家中喝农药死亡,四兄妹中最大的哥哥13岁,最小的妹妹才5岁。

2012年11月16日,毕节市七星关区5名男孩夜间躲在街头的垃圾箱里烧炭取火御寒,一氧化碳中毒死亡。他们生前辍学在家,吃不饱饭,流落街头。5名男孩的故事被网友改编为中国版的“卖火柴的小女孩”。

类似的悲剧在全国各地不断上演。近日,网上一组 “冰花男孩”的照片在网络受到外界关注。一名云南省昭通市鲁甸县的留守儿童,冒着严寒步行近五公里上学,冻得满头冰霜。

各地民众自发为其捐款达30万,但云南官方称,由云南省青基会和昭通市青基会统一接收捐款。据陆媒报导,“冰花男孩”活动现场仅领到了500元暖冬补助。

“冰花男孩”引起关注后,网路上出现不少关于云南昭通的民众留言。“云南昭通鲁甸的贪官,为什么没人管呢!王富波一个小小的村支书都要贪几十万……”“云南省昭通贪官太多,一个小小的村官都贪污腐化,还怎么……唉伤心啊!我为我们昭通市人民感到伤心啊!”

湖北自由撰稿人刘逸明在接受新唐人电视台采访时指出,中国很多扶贫资金被贪腐官员截留。即使捐款发给贫困生,也会大打折扣。

大纪元时评评论人士程晓容撰文表示,中共2012年的扶贫标准是:年人均收入2,300元以下。这是一条多么可怜的标准线。对比2,300元,再来看中共贪官的贪腐排行榜。无语、揪心。只要党官们肯少贪一点,就可以解决多少家庭、学校的取暖费。

程晓容指出,“冰花男孩”不是“励志剧”,而是国人的悲哀、执政党的耻辱。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8-01-14 9:5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