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俞晓薇:西方学者现身说法 反驳中共造假宣传

中共去年12月初在武汉召开国际邪教问题研究学术论坛。官媒新华社在报导中篡改外国专家的讲话、污蔑法轮功。与会的加拿大专家迈克尔.科洛维尔德表示对此感到不安。他在网上发布其讲稿,让外界认清新华社捏造事实的行径。(迈克尔.科洛维尔德提供)

人气: 111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1月13日讯】近日,两位西方学者接受了新唐人电视台的采访,以实际情况反驳了中共媒体的歪曲报导,并且分析了中共利用西方专家攻击法轮功的手段。确凿的证据令人瞠目:原来,中共媒体宣扬的在国际会议上“与会专家”的“一致”认识,就是这样造假形成的。

加拿大专家与武汉会议

迈克尔.科洛维尔德(Michael Kropveld)是加拿大邪教信息中心执行主任及创办人,在邪教问题上有40多年的研究经验。去年12月,他参加了在湖北武汉举行的“国际邪教问题研究学术论坛”。

关于此次会议,新华社2017年12月3日的报导称:“来自中国、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意大利、吉尔吉斯斯坦、斯里兰卡等国在邪教研究领域具有重要影响的近30名学者参加了论坛。”

科洛维尔德向新唐人记者介绍,当天只有4位外国专家到场,还有2位是通过skype参与的。

科洛维尔德在会上说了什么?新华社的报导有两小段“引述”。其一,诋毁法轮功创始人及其追随者,称其X教性质“表露无疑”。其二,报导称,法轮功科洛维尔德认为,西方社会的一些人士不应该将法轮功问题作为人权问题看待,应该认清“欺骗性和危害性”,云云。

然而,科洛维尔德表示,新华社的报导和他当天在会上所讲内容完全不符。他当时是按照准备好的讲稿一个字一个字读的。为了澄清事实,科洛维尔德把讲稿放到了自己的网站。(全文内容。)

科洛维尔德的讲稿介绍了自己进行的关于法轮功调研报告和分析,以及提出的诸多探讨问题。例如:

“我的调查结果显示,有关法轮功的要求的数量很少,大多数此类要求只是一般意义上的问题。从此调查可以得出何种结论?我们应如何看待中国(政府)对于法轮功的观点和疑虑与此调查的受访者的不同看法?以下问题或许有助于找到可能解释这些差异的几点因素。

我的调查样本主要来自西方民主国家。如果在非西方国家,例如,远东,东方或中东国家,调查结果还会相同吗?即使考虑到法轮功成员创办的媒体及其在西方的潜在影响,这又如何解释,中心几乎没有收到什么有关邪教顾虑的电话?”

最后,科洛维尔德的结论是:“以我四十年研究邪教的经验,特别是我所做的有关法轮功的调查结果,表明:有必要从不同的角度去理解和评定团体。”

科洛维尔德说:“当你看到我的讲稿的时候,就会非常明显地看出,我绝对没有说过任何像那篇文章中所引用的话。我的演讲和我被(新华社)引用的内容一点儿都联系不上。”他还表示,新华社的文章对其他西方与会者的讲话引述的准确性也非常糟糕。

意大利专家与郑州会议

马西莫.因特罗维涅(Massimo Introvigne)是意大利新宗教研究中心(CESNUR)创办人及主任,也是《意大利宗教百科全书》的主要作者,发表过几十本宗教社会学专著。2012年,他被意大利外交部任命为新设立的宗教自由观察的主席,监测世界范围内的宗教自由问题。

2017年6月和9月,因特罗维涅先生参加了在河南郑州和香港举行的邪教交流会。

去年7月6日,郑州市反邪教协会网站发表文章,谈及6月24日至28日在当地举行的活动,题为“美国、意大利专家赴郑州进行反邪教学术交流”。

报导称:“专家表示,通过这次调研,对中国的宗教政策和反邪教政策有了充分了解,消除了之前对中国在相关邪教问题上的误区。同时看到了在中国宗教信仰状况良好,基层信徒的信仰自由得到了很好的保护。西方社会对中国的宗教政策了解不够,存在误解。”

因特罗维涅介绍说,当时,他们从中方那里收到了一些文件,在仔细研究后,他们得出的结论和中共完全不同。他说:“在邪教这个问题上,我们只能说,我们不同意你们(的看法),我们当然拒绝签署任何声明或新闻发布。很明显,这些声明是事先准备好的。”

他还表示,中共当时的一篇文章称,西方学者来的时候带着错误的观点,但这种错误的观点之后被“纠正”了。他说:“根本就没有那种事发生。”

中共官媒的文章还说:“在开封大相国寺和教经胡同,专家们对佛教和犹太教等进行了深入调研。特别是在开封大相国寺,他们看到文物古迹保存良好,纠正了‘文革使文物毁于一旦’的偏见。”

而因特罗维涅披露,他们在中国访问期间,只允许拜访中共认可的教会信众及官方地点,只听到官方的说辞,但没有听到非官方或非中共控制的对中国宗教状况的言论。

而中共在报导里却宣称“(专家)同时看到了,在中国宗教信仰状况良好,基层信徒的信仰自由得到了很好的保护。”。因特罗维涅认为,中共的做法“已经危害到宗教自由,也违背了中国在联合国或其它国际组织层面上所承诺的国际公约义务”。

因特罗维涅说,对于与事实不符的中共报导,他感到不安,“因为它看起来好像是在利用我们这次的访问”。他认为,中共肯定有一个庞大的“假新闻系统”,用它来打击法轮功及其它被定为“X教”、受迫害的团体。

意大利新宗教研究中心(CESNUR)创办人及主任马西莫.因特罗维涅教授(Massimo Introvigne)于2018年1月2日接受新唐人电视台专访。(新唐人)

中共镇压法轮功 谎言开道

两位西方学者的受访,进一步揭开了中共媒体通过造假宣传攻击法轮功的黑幕。这也凸显中共的虚弱和恐慌。中共迫害法轮功,诸多罪行已被曝光,受到国际正义力量的强烈谴责。中共急于漂白形象,便频繁地假借学术交流之名,引入一些有名望的西方学者,对其欺骗加收买,企图达到掩盖迫害、继续迫害的目的。

近年来,中共举办了多次所谓反X教交流会议,焦点都是法轮功。成立于2000年11月的中共反X教协会,在中国所有省份都设有分支,接受政法委和610办公室的领导,其主要目的就是打击法轮功。

中共的手段是:把自己想说的话强加在外国学者身上,晒几张会议照片,营造中外学者一致声讨法轮功的效果。而对于良心学者的严谨的学术探讨,以及他们拒绝签署声明及对中共的批评,喉舌媒体自然只字不提。于是,歪曲事实后,“误区”被“消除”了,“共识”也达成了。自欺欺人,此之谓也。

1999年7月,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镇压,是在官方和民间都明了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情况下,公然发动的。那么,借口何在?唯有制造谎言。喉舌媒体全力开动,针对法轮功创始人、法轮功修炼者,炮制了大量恶毒谎言,煽动仇恨,妖魔化法轮功。

1400例”是中共用来打击法轮功的系列谎言。它是怎样出炉的?官方通过收买和威逼,让一些不炼功的人扮演炼功受害致死的角色,嫁祸法轮功。在这些事例中,许多人的亲友早已证实,当事人根本不是法轮功学员。

例如,家住重庆永川双石镇双桥街70号的龙刚,一直患有精神病,后因精神病复发跳河死亡。中共歪曲报导此事后,龙刚的母亲于2002年1月13日在“明慧网”刊文澄清事实:“儿子有没有精神病作为父母是最清楚的,天下哪有不心疼子女的父母。儿子确实有精神病,当时是精神病复发跳河死亡,与法轮功没有任何关系。这是谁也抹煞不了的事实,作为他的父母,我们必须说真话,不能昧著良心诬蔑法轮功。”

“在我儿子死后,一位姓杜的记者来采访我儿媳妇,叫她说自己的丈夫是炼法轮功的,把一些诬蔑法轮功的话写在纸上,叫她照着上面写的念,并要儿媳妇配合他说法轮功不好的话。当时儿媳妇迫于压力这样做了。第二天还给了她200元钱。用钱收买良心。他们还教我孙子说诬蔑法轮功的话,电视上的假新闻就是这样编出来的。”

再看黑龙江农妇李淑贤一例。1999年7月,李淑贤患胃溃疡住进哈尔滨第四医院,病重期间因生活贫困交不起住院费,医院院长主动给家属出主意说:“你们就说李淑贤是炼法轮功炼的,就能获得免费治疗,并在生活上还能给予照顾。”李淑贤和家属为了利益同意了。于是,哈尔滨市《新晚报》记者迅速赶到医院采访,给李淑贤的丈夫编好台词,让他照着读,还告诉他:“你得带着表情,说得像真的一样,人们才会相信。”事后,李淑贤病情不断加重,医院却没有遵守免费为其治疗的承诺,而是强制她出院。回家后没有多久,李淑贤病故。

1400例”与反邪教学术交流的造假新闻报导一脉相承,沿袭的都是中共的说谎套路,其目的都是打压良善、继续罪恶。

中共造假不停 贻害四方

谎言,是中共的一大基因。中共的统治就是谎言与暴力配合的恐怖历史。中共自建政以来,编造了数不清的谎言,毒害了国内外各界民众。从亩产万斤的“卫星”,到“六四”时“天安门广场没有死人”,到更改GDP数据,再到“炼法轮功导致1400人致死致残”、天安门自焚伪案、“人权最好时期”,彼时造假,今日造假,谎言不停,贻害无穷。

在中共制造谎言的过程中,有一些人,包括喉舌笔杆子、制作人,为了利益出卖良知,配合中共造假,为中共的罪行开脱,赔上了自身的声誉和前途。中共的邪恶便在于此:它不仅以谎言害人,而且还把更多的人拖下水,使之成为谎言的共谋。

今天,加拿大和意大利两位专家道出真相,揭穿中共的谎言,他们的道德勇气值得赞扬。反观中共媒体的荒唐造势,能够骗得了几人,又能骗得了多久?在谎言基础上发动的人权迫害,难道不应该立即停止?中共残害生命、信仰、心灵,实乃世界公害。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01-13 5:3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