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中共“国际邪教会议”造假宣传内幕(下)

专家:中共拉拢西方学者打击信仰适得其反

2018年1月2日意大利新宗教研究中心(CESNUR)创办人及主任马西莫·因特罗维涅教授(Massimo Introvigne)接受了新唐人电视台专访。(新唐人)

人气: 384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1月13日讯】(大纪元特约记者杨立新、张婷采访报导)中共去年数次召开“国际邪教会议”,歪曲西方学者的讲话,以帮助传播攻击受中共打压的宗教信仰的内容,遭到与会学者揭穿为造假。曾两次受邀参加中共邪教会议的意大利专家马西莫.因特罗维涅披露,中共拉拢学者帮助打击“邪教”,弄不好就撞钉子,起到反效果,正如去年发生的那样。

近日接受新唐人采访的意大利宗教社会学权威马西莫.因特罗维涅(Massimo Introvigne)教授,是意大利新宗教研究中心(CESNUR)的创办人及主任。2012年,他被意大利外交部任命为新设立的宗教自由观察的主席,监测世界范围内的宗教自由问题。

上篇中,曾受邀参加中共国际邪教会议的外国专家们披露了会议的实际情况,曝光了中共媒体的虚假报导。本篇中,意大利专家因特罗维涅披露中共迫害法轮功分三个层面,尤其在其拉拢西方学者时,弄不好就会被戳穿谎言,搬起石头自砸脚。

打压法轮功的三层面模式

因特罗维涅认为,中共对法轮功的打压分三个层面。第一层面,中共因为视法轮功为政权威胁而发动迫害;第二层面,中共开始制造案例嫁祸法轮功,还招募西方记者,把对法轮功的嫁祸传播出去,目的是在国内外为其迫害寻找合法性;第三层面,中共试图招募一些在国际学术出版社、会议和期刊领域的活跃学者,也说服他们帮助传播诬蔑内容。一些中共学者被派到国际会议上,一些西方学者被邀请去中国。现在就处于中共打压宣传行动的第三层面。

他说:“理解这个三层面模式很重要。”

因特罗维涅认为,中共目前之所以走向第三层面,是因为之前的做法对于洗白他们“不尊重宗教自由”的国际形象力度不够,因此,他们决定找国际学者合作。

在他看来,和其它两个层面相比,中共目前所处的第三层面实施起来要更难,弄不好就会搬起石头自砸脚。因为他们编造的故事一旦不能说服外国学者,大部分学者就会下结论说,“这些(对受迫害团体的)指控是假的,只是宣传而已”。

在YouTube的一个采访视频中,因特罗维涅谈论了自己去年受邀参加中共邪教会议的更多感受。据他透露,这两次会议中共不但没达成预期的拉拢西方学者的目的,反而起了反效果。

因特罗维涅解释说,中共如果邀请了比较严谨的学者、经验丰富的学者,就会遇到麻烦。严谨的学者总是会先研究从中方那里得到的资料,他们“在没有研究完之前,什么都不会说的”。但他们一旦研究这些资料,“很可能就会得出和中共相反的结论”。

结论相反自然也就不会在会议上达成一致意见。因特罗维涅说,他们“当然拒绝在会议的任何共同声明或新闻发布上签字”。这就是去年邪教会议上所发生的情况。

但在另一方面,因特罗维涅解释说,如果中共找的都是些名声不好的反邪教人士,中共要他们说什么他们就会说什么,但是他们说的不是很令人信服,也不权威。那中共在西方的舆论宣传就不是很有用。

在法轮功问题上,因特罗维涅说,他知道“中共多次集结学者来批评法轮功”。

他还说,鉴于中共的纪录,相信天安门自焚事件及其它事件是“中共一手上演和操控的”。因为制造假事件或嫁祸事件是中共一直以来的手段。

2017年6月24日至28日,意大利新宗教研究中心主任马西莫.因特罗维涅教授(Massimo Introvigne)应邀参加中共在河南郑州举办的“反邪教学术交流”。图中穿浅黄色西装、佩戴浅黄色领带者为因特罗维涅。(照片来源:中共郑州反邪教协会官网)

宗教“中国化”和“邪教”政治化

因特罗维涅认为,提到中国的宗教,一个很重要的概念就是“中国化”。他说,中共在十九大会议上解释说,宗教“中国化”就是服从中共的领导。中共当局只接受“中国化”了的宗教,被中共认可的组织,比如天主教爱国会,才算是被“中国化”了的宗教。

《纽约时报》曾以基督教为例,披露了被“中国化”的宗教实则就是一切在中共的控制之下。报导说,“政府认可的教堂是国家的工具,因为这些教堂审查布道稿,以避免涉及有争议的政治和社会问题,这些教堂的神职人员由共产党任命。”

台湾陆委会官网上的一文披露,在中国,中共不承认的宗教团体成员均不断遭到各种不同程度的迫害,特别是被其定位为“邪教”的法轮功团体。

因特罗维涅指出,法轮功就源自中国,创始人也是中国人。但问题就在,没有被“中国化”,不受中共的管理,领导人也不是中共指定的,所以才遭打击。

法轮功是一种以“真、善、忍”为准则的修炼功法,1992年由李洪志大师传出,如今洪传全球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1999年中共镇压前,中国有上亿人修炼,当时《大连日报》、《中国青年报》等许多大陆媒体都正面报导过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奇迹和促使社会道德回升的事例。

中共前人大委员长、中央常委乔石在1998年根据对法轮功的详细调查,得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并在同年底向政治局提交了调查报告。但江泽民出于嫉妒并害怕法轮功人数众多威胁到其政权,不顾政治局其他六常委的反对,发动血腥迫害,并用国家宣传机器诬蔑法轮功是“邪教”。

在国外,中共利用媒体大量宣传法轮功是“Cults”。因特罗维涅认为,中共将“邪教”翻译成“Cults”,但其背后是有目的的。

“Cults”在西方社会是一个非常坏的词,过去曾发生过“Cults”的信徒大规模自杀事件。因特罗维涅表示,如果你在西方说“Cults”,人们立刻就会想到非常坏、危险和邪恶的东西。中共这么做是为了寻求西方人的同情。“邪教”和“Cults”差异很大,最好的翻译是“非正教教学”(Heterodox Teaching)。

在中国古代,一种宗教在一个朝代被定为邪教而在另一个朝代很可能就被除名。基督教也曾在“邪教”名单之内。因此,被定为邪教的团体不一定就是邪教。因特罗维涅说,这一单词只不过是为统治者所用罢了,在1990年代“邪教”一词又被中共重新捡起,用来打击法轮功。

在他看来,中共打压法轮功一个是“中国化”问题,另一个是将法轮功视为其政治力量的威胁。他说,当一个团体被视为威胁的时候,中共就会将其放进“邪教”名单,并加以迫害。“这并不是你是谁的问题,而是中共如何感知你。”但他强调说,中共的感知和实际往往差异很大,中共觉得是危险的团体,可能不危险。

因特罗维涅表示,所有有关法轮功的研究都关注中共的迫害,这很正常,因为这是中国历史上的悲剧的一部分。对于学术界来说,从一个完全不同的角度去研究法轮功也很重要:人们为什么修炼法轮功,法轮功是如何改善人们的健康和幸福?

他说,研究最多的话题之一就是“宗教运动是如何为艺术的缔造做出贡献”。自从宗教一开始,“美”(Beauty)就是神圣的一部分。法轮功致力于通过艺术、音乐、表演的形式使这个世界变美。在他看来,学者们还没有去研究这一点,而这实际上值得他们去研究。

中共营造宗教自由假象

在国际社会普遍谴责中共的宗教自由时,中共试图藉由营造宗教自由的假象,改善其在这方面的国际形象。比如中共在2005年10月发表《中国的民主政治建设》白皮书,强调国家尊重并保障公民宗教信仰自由。

但美欧各国政府并未认为中国人权状况有所改善。美国国会和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2017年3月举行听证会,谴责中国加入世贸15年来,中共从未遵守人权优先的承诺,持续迫害民众。

美国务院还在2018年1月4日公布了包括中共在内的严重侵犯宗教自由的10个“特别关注国”。国务院说,此等国家从事或容许有系统地、持续地及极端地侵犯宗教自由,人们因为行使宗教或信仰自由的权利,而持续遭受迫害。

虽然中共一直否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但国际社会大量的独立调查将中共的罪恶行径暴露无遗。美国、以色列、西班牙等国都做出相应回应,对此进行谴责和制裁。

美国众议院2016年6月通过343号决议案,要求中共停止强摘法轮功学员和良心犯的器官。同年,欧洲议会也通过了要求调查中共活摘器官的48号书面声明。这代表了欧美在国家层面上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态度。#

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8-01-14 9:3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