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程晓容:清华搞毕业政审 中共自欺欺人

在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里,中共不断加紧严控校园的意识形态,有愈演愈烈之势。(大纪元资料室)

人气: 99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1月10日讯】中共的政治审查,荒唐严酷,举世罕见。近日,海外媒体曝光,清华大学学术委员会去年1月下发通知,要求“加强教学环节中意识形态把关”,在学生毕业审查中增加对政治立场和意识形态问题的审核。这份文件凸显中共的末路危机感,也令外界看到,时至今日,中共仍在试图捆绑人民的灵魂。

政治审查,是中共控制国民的一根大棒。所谓审查,不是以普世价值、传统道德去鉴定人品,而是看其人能否和中共保持一致。几十年来,中共通过虚假宣传对人民洗脑,利用各级党支部等组织系统,层层监控民众的言谈、行动甚至思维。政治成分、政治表现,向来是残害人民的标签。它看似无形,却体现在实际生活的各个方面:入学、就业、婚姻、工资、住房、福利等,都和“政治”挂钩。曾经,“黑五类”宣判人生无望,“红色接班人”才有大好前途。如今,换汤不换药,名词更改,实质不变。

在中共的淫威、欺骗和利诱下,一代又一代中国人承受着“政审”之苦。为了审查过关,为了不在个人档案中留下“政治污点”,必须积极表现、向党靠拢。很多人因此违心地接受了共产学说的虚伪、谬误,有的人还出卖良知、揭发亲友,以求自保。中共的政审,就是扭曲人心、悬在头顶的一把红色的剑。

1989年“六四”后,高校对毕业生的“政审”立时收紧。当年,诸多积极参与民主运动的毕业生,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另类处理。可以留京的外地生,打道回府。本可进入一级单位的,重新分配或自寻出路。一时间,人人过关,交待、声讨,肃杀之气重现校园,恍如文革再来。

在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里,中共不断加紧严控校园的意识形态,有愈演愈烈之势。

2013年5月,上海华东师范大学教师张雪忠在网上披露,中共在高校下达“七不讲”的通知,包括:不讲普世价值、不讲新闻自由、不讲公民社会、不讲公民权利、不讲党的历史错误、不讲权贵资产阶级、不讲司法独立。

2015年1月29日,时任中共教育部部长袁贵仁在大陆高校座谈会上称,要加强“意识形态阵地管理”,其“三个不允许”引发网络舆论反弹:“不允许各种抹黑社会主义的言论在大学课堂出现;不允许各种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言论在大学课堂蔓延;不允许教师在课堂上发牢骚、泄怨气”。

2016年12月,中共教育部党组书记、部长陈宝生撰文称,教育系统是意识形态工作的前沿阵地。“敌对势力对我们的渗透首先选定的是我们教育系统,是校园。”在“文化大革命”后的历史过程中,“我们不可避免地也失去了一些阵地,尤其在教育战线,在某些前沿阵地的某些空间、某些段落,斗争是尖锐的。”

2016年12月,中共教育部副部长沈晓明在全国高校工作会议上讲话,将高校管控意识形态领域描绘成“战线”,要求高校政治要“周周讲、天天讲,不能间断”,并要求师生“对中共的领导及社会主义”等有认同感。

2017年4月,中共官方印发了《关于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高校思想教育政治工作的意见》,西南大学党委书记黄蓉生接受陆媒采访称,在高校要进一步建设马克思主义学院,甚至需建专门机构来对任课教师进行思想政治教育。她还表示,高校中受西方价值观熏陶的青年教师,给学生带去非马克思主义观念,会产生不好影响。

官方一方面下达通知、举行会议、传达精神,一方面对传播自由观点、敢讲真话的高校教师“开刀”。

2017年1月5日,山东建筑大学教授邓相超因为之前在微博转发批毛的言论,而被校方勒令停职检查、记过处分和强迫退休。2017年8月,山东工商学院政治系主任、烟台市芝罘区党校教授李默海因为“发布错误网络言论”被停职处分、解除党校职务。同一年,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史杰鹏、重庆师范大学副教授谭松先后被解聘,皆因触碰政治“红线”。

中共近几年来的相关动作,分明逆历史潮流而行,充分暴露出其自身的恐惧意识。因为只有不自信的政权,才会抵制自由的浪潮,用政审和宣传手段,强迫民众接受统治者的意志。中共此举,除了增加高校师生的反感、令外界看清其虚弱、虚假之外,别无它用。

对于当局的作法,网民的质疑和讽刺汇聚八方民意。有人说:“马克思主义是不是西方的?官员们争先恐后把儿女送往西方是为什么?中共搞的马列邪恶主义,官员们自己都根本不信,还要强加给学生洗脑?”“学校不应该培育自由思想和独立人格吗?领导们的子女直接送‘敌对势力’那去了,咋不怕人家渗透?教育系统那么多腐败分子,能教得好学生?”

更有人将矛头直指中共:“你党前腐后继就不是‘敌对势力’?‘敌对势力’渗透最厉害的是党校,党校是毕业生犯罪率最高的学校;中共这个纳粹组织什么时候解散?”

“中国确实存在一股强大的敌对势力,它与正常人类为敌,与人间正道为敌,与普世价值为敌,与常理常识为敌;其是马列主义在东方的邪教势力,是打土豪分田地起家的土匪势力,是杀人如麻的魔鬼势力,是蛀空国家、鱼肉人民、制造冤狱的黑恶势力,是与世界文明背道而驰的反动势力。”

中共封锁真相、威胁加欺骗,高调谈马列,叫喊抵制“西方势力”入侵,这骗人的鬼话,几人会信?跟着共产魔鬼走,怎么能行?!人民对政权的认同感,不是逼出来、审查出来的。今日之中国,确实亟待“意识形态纠偏”——肆虐中原的共产主义学说才是真正邪恶的意识形态,必须彻底剔除。从校园里,从媒体话语系统,从社会生活的所有领域,以及人们的精神,将它永远除去,国家方得太平,人民方获自由新生。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01-10 3:3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