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连时间都是由天定(故事三则)

一、连考取功名的时间也由天定

乾隆二十四年,纪晓岚主持山西乡试,有两张试卷,都考中了。一张定在第四十八名,填写草榜时,同考官万泉人吕令临误把这张卷子收入衣箱中,无论如何都找不到。另一张卷子定在第五十三名,在填写草榜时,阴风几次吹灭蜡烛,换了别的卷子,蜡烛才不被吹灭了。

以下为科举考试试卷示意图:

 

View post on imgur.com

揭榜后,纪晓岚拆看弥封,才知丢失卷子的考生是范学敷,被吹灭蜡烛的那张卷子的考生是李腾蛟。于是,纪晓岚就怀疑这两人是遭到地府的惩罚。

但是,在乾隆二十五年乡试中,两人都考中了!范学敷仍然是第四十八名。李腾蛟于乾隆四十六年考中进士。由此可知,人的科举功名,连时间都是有定数的,先一年也不行!

那些奔竞于仕途、追求名利的人,还折腾什么呢?即便是经努力而得到的,也肯定是命里注定应该有的。即便是不去追求,也能得到。

二、遵梦示以避祸!

于氏是肃宁(地名)的大族。魏忠贤专权时,把王侯将相们都看做是粪土。但他生长在肃宁,耳闻目染,把于氏看得像晋代的王谢大族一样,便为侄子求婚,非娶于氏的女儿不可。刚好于家的小儿子去参加乡试,他便置办酒席,强把于生请到家里面议。于生心里盘算:要答应了,大祸就在以后;如不答应,大祸就在眼前,仓促间决定不下来。于生便说父亲在,不敢自作主张。魏忠贤说:“这容易,你赶快写封信,我能马上送到太翁那里。”

这天晚上,于翁梦见死去的父亲还像以前那样给他上课,出了两个题,一是“孔子说行”,一是“回去独善其身就行了”。他正在细思,忽然被叩门声惊醒。得到小儿子的信,他才恍然大悟。于是覆信许婚,但附言说自己病很重,叫小儿子速回。

这天晚上,于翁梦见死去的父亲。图为梦境中示意图。(pixabay)

肃宁离京城四百多里地,等回信送到,天色刚亮,演的戏还没有散场。于生匆匆地准备行装出发,途中迎候的官吏已为他准备好路上所需的一应物品,并恭听他的指示。小儿子于生到家之后,于氏父子都宣称有病,不露面了。

这一年是天启四年。过了三年,魏忠贤垮台,于氏家族竟免于受牵连。大局稳定下来后,于翁坐着小车遍游郊外说:“我三年闭门不出,只换来今天这样看花喝酒。真是幸运啊!”

于家遵梦示,终于避祸。

三、小鬼答疑

族祖雷阳公说,过去有一个人,碰到了小鬼,他们很谈得来。这个人就问:“命运都是以前注定的,是吗?”小鬼说:“是。不过以前注定的是指特别坎坷、通达和特别短命、长寿等大事。至于唐代小说中所说预知人吃什么,乃是术士猜谜的玩艺儿。假如把每人的这种琐事也都记录下来,那么即使以大地为书架,也放不下那么多籍册。”

这人又问:“人间的定数能变么?”小鬼说:“能变。大善能变,大恶能变。”

这人又问:“谁来定?谁来变?”小鬼说:“是本人自己定,自己变。鬼神没有这个权。”

这人问:“报应怎么有的灵验,有的不灵验?”小鬼说:“人间以一生论善或恶,祸福也以一生来论定。在地府论善或恶则兼顾前生,论祸或福则兼顾后生,所以,有时就不能一事一报应。”

这人问:“报应为什么不一样?”小鬼说:“这因每人的本命不同而不同。比如说人事,同样升官,尚书升一级就当了宰相,典史升一级不过是个丰、薄。同样降级,如果和加级的相比,那么不加级就等于降级了。所以虽然事情相同,而报应有时也不同。”

这人问:“定数为何不叫人先知道?”小鬼说:“情况不允许这样。如果让人都事先知道自己的命运,人间就没有什么事了,那么诸葛亮就成为多事的人,唐代六个大臣都成了知天命的人了。”

这人问:“为什么又叫人偶尔知道一些?”小鬼说:“不偶尔予以指示,那么有人就会觉得没有鬼神而肆无忌惮,在无人处,就为所欲为了。”

(均据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

──转自新唐人电视台

责任编辑:苏明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