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专家:大陆房地产泡沫破裂恐致几亿人破产

在大陆房地产泡沫日益膨胀的现下,多地已初现泡沫破裂现象,房屋没建好开发商却破产。图为一处没有建设好的楼盘。(WANG ZHAO/AFP)

人气: 6996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9月28日讯】(大纪元特约记者常春、记者骆亚采访报导)中共“十九大”前,大陆楼市开始新一轮的密集调控,两天至少8个二三线城市出台限购限售政策。专家担忧调控效果,并表示房地产泡沫破裂引发的经济崩盘,将令几亿人破产

据陆媒报导,自上周五开始,石家庄、重庆、南昌、长沙等主要大陆省会城市先后开始新一轮的集中调控,这些二三线城市的房价和交易量之前明显上涨。

石家庄在限购同时要求限售,新购的住房(含新建商品住房和二手房)5年内不得上市交易。重庆的调控包括新购新建商品房和二手房取得不动产权证满2年后才能上市交易。贵州规定3年内不得转让等等。

随着一线城市房地产调控的加码、供应量的不断降低,越来越多的企业和投资者开始转向到二三线城市,引发了新一轮房地产上涨潮。

大陆房地产危机已现:购房额超过居民总存款额

东方艾格分析师马文峰向大纪元分析表示,房地产对经济的发展和稳定都很关键,实际上全世界的经济危机都起源于房地产泡沫破裂。中国也面临房地产泡沫过于严重的问题,现在的房地产已经引起中国经济太多的滞碍。

他分析,2017年的上半年房市的销售额超过了居民的存款额。居民的存款是用来生产消费投资的,但是现在投资房产占了全部的储蓄。实际合理的底线是房地产的投资占全部储蓄的百分之四五十,或百分之二三十。

他认为,购房已经超过了居民总储蓄,这个时候已不叫泡沫了,该叫危机了。

纽约中华研究所主任郭岩华则也向大纪元表示,中国的房地产泡沫是个非常大的威胁。他以美日房地产泡沫破裂时房价的涨幅为例来说明:“我们可以看到,日本在1985年房地产泡沫破裂的时候,六大城市房价过去十年只涨了1.5倍到2倍之间;美国到2007年房地产泡沫破裂的时候,它的房价涨了50%到100%之间,大城市涨得高一点,小城市低一点。但中国近十年来,房地产涨价大概十倍到十五倍,超过别人十倍。”

他表示,一栋房子北京十年以前卖一百万,现在卖一千万,这个价格泡沫已经非常之大。北京平均房价比东京、纽约、香港、伦敦这些全世界最贵的地方还要高,这是非常糟的现象。北京、上海,广州、深圳这几个大城市早就限购了,但是效果不怎么样,主要是泡沫已经很大,很难压下去。”

郭岩华先生表示,这一次突然出台对二三线的八个城市的房地产调控,说明房地产已经炒到二三线了,房地产泡沫是越滚越大,非常危险,“这新一轮调控能否有效也是够呛”。

分析:限售限购没抓住根本

投资渠道狭小被指是二三线城市也出现房价暴涨和实施调控的原因之一。马文峰说:“就目前来看,因为居民的投资别的方面是不赚钱的,社会其它行业利润在下滑。投资国外,现在有限制资产外逃的政策,这样资金就没有可去的地方,它就投到房地产上去了。”

他认为,限售限购没抓住根本,“根本在我们中小企业收入是下滑的”。

他分析道,“各行各业投资的利润下降,社会资源配给不均衡。政府有些政策对中小企业发展是不利的,比如对中小企业采取过度的管理,像环保一刀切,实际上在这个层次很多农村的小厂关掉了,小企业不能存活、不能发展,居民没地方可投资,只有投房子。

郭岩华也对大纪元表达了相似的观点,“大银行垄断金融,它不贷款给中小企业,一贷款就贷款给一些央企,导致国营企业越来越大,民营企业越来越萎缩”。

他表示:“中国的投资渠道非常狭小,(就是房地产)真正中国能够市场流通的物业或者不动产,只有大城市和城市边上的几块房地产、地皮,其它根本不能投资。绝大部分农村地区的土地和物业是不能买卖,可以说国家一半以上不动产和物业是不能流通的,一钱不值。

十九大面临很多新的课题 恐几亿人破产

对于当局的楼市调控,马文峰表示,“央行给银行下了死命令,你不准给我贷款,减少房地产的贷款,但是这都不是有效手段,你不给他房地产贷款,他会有其它贷款再转到房地产上了。

马文峰分析称,实际上我们现在解决经济的问题就是解决小尾企业的问题。他认为,解决小企业收益差的问题,给农民提高退休金,是(解决问题的)很关键的步骤。低收入群体没有收入了,小企业自然没有利润了;卖给小企业产品的收入没有了,那么中型的工商业自然就不行了,层层影响,卖给中、小型企业产品的大型的国企。

而郭岩华表示,中共专制体制是一种强行经济,一切以国营企业、国家银行为基数来算这个帐。如果它贷款增加,会产生债务和更大的崩溃危险,如果它不增加贷款,它的经济就要窒息、崩溃。现在政府的债务,最新看到数字是280%多,也就是2.8倍GDP增长速度,这是非常危险债务现象。

他表示:“这种债务太高,房地产泡沫更高,十九大以后,这二项能不能确实降下来,关系到中国经济能不能软着陆的问题。如果它降不下来,再虚高到一下子破裂的时候,中国经济(崩溃)会有几亿人要破产,那比美国和日本当年房地产泡沫破裂更严重。”

郭岩华说,“十九大”马上要到了,中共面临很多新的课题。如果金融业能够让外资、民间资本进入银行或者开设银行,严格按照国际标准来执行,中国金融业会活,投资会更有效率,政府债务反而相对减少。还有解决农村经济发展的问题,“农村土地物业的改革问题,能不能让土地和闲置大量的物业,能不能让老百姓去买,如果他真能买的话,走上市场化道路,中国经济从农村东西部发展起来,还是有一点点希望,特别是农业。#

责任编辑:李穹

 

评论
2017-09-28 2:3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