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广东开平强征祖产 侨胞面临逼迁(上)

《一代宗师》《让子弹飞》拍摄地 赤坎碉楼成旅游项目 商人和官府圈地 原住民遭强迁

赤坎镇独特的中西合璧建筑风格使其成为岭南近代建筑的一朵奇葩。 (美国艺术摄影家协会关光宗摄影/记者翻拍)

人气: 264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7年06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纽约报导)放眼当今中国,几乎处处都在开发旅游资源。电影《一代宗师》、《让子弹飞》的拍摄地——开平赤坎古镇,以中西合璧风格的民居,与丰富的文化遗产,被列为中国历史名镇。现在也同样面临被开发的窘境。有许多祖产在开平的海外华侨,如今面临大陆强制买断产权、限期搬迁的行政决定,不得不考虑,他们要不要做特殊的华侨“钉子户”。

开平的渔家生活。随着原住民的被逼迁,这一景象也将消失。
开平的渔家生活。随着原住民的被逼迁,这一景象也将消失。(美国艺术摄影家协会关光宗摄影/记者翻拍)

广东开平人关淑媚移民来美已经20余年,两年前回开平赤坎乡下探亲,看到这里已物是人非,岁月留痕,昔日美丽的古镇,一些有年代的青砖瓦房外被贴上了现代瓷砖,她一阵叹息。触目所及,更多的老楼因年久失修而现破败相,原本生活于村中的年轻人往外迁,搬去开平市、广州等城市化发展的都市,古镇呈现没落景象,她又是一阵叹息。

当年蓬勃的水路运输,来自世界各地的华洋货品云集至此,又分发各地,使赤坎成为历史上一个重要的岭南商埠。
当年蓬勃的水路运输,来自世界各地的华洋货品云集至此,又分发各地,使赤坎成为历史上一个重要的岭南商埠。(美国艺术摄影家协会关光宗摄影/记者翻拍)

寻根回来,阿媚一直惦记着自己的“心灵家乡”,对那里的一檐一瓦,街头的豆腐角小吃,用柴火烧的煲仔饭,市井生活中散发出的乡土气息、诗情画意,以及赤坎的两大望族——关氏和司徒氏300多年来互相竞争的故事,如数家珍。

自清朝开埠以来,赤坎古镇已经延续了360多年,其中骑楼街的建成少不了关氏与司徒氏两家的参与和竞争,图中两个高大的钟楼,也是两族人暗中攀比的结果。
自清朝开埠以来,赤坎古镇已经延续了360多年,其中骑楼街的建成少不了关氏与司徒氏两家的参与和竞争,图中两个高大的钟楼,也是两族人暗中攀比的结果。(美国艺术摄影家协会关光宗摄影/记者翻拍)

可是最近,阿媚听说,开平市府联合旅游开发公司,要将古镇所有建筑物的产权全部“买断”,对旧街区进行“文物保护与整体改建”,包括海外业主都必须在今年10月中旬前签约卖楼。她开始坐卧不安。微信群中,开平的海外乡亲们谈起这件事,也都陷入又爱又怕的矛盾心态。

赤坎古镇保留着大量中西合璧的华侨建筑,仅碉楼就有200多座。
赤坎古镇保留着大量中西合璧的华侨建筑,仅碉楼就有200多座。(美国艺术摄影家协会关光宗摄影/记者翻拍)

开平市长5月美东行:古镇要搞“全域旅游”

上个月6日~15日,开平市长一行赴美国、加拿大、墨西哥访问开平籍侨团,为推进开平赤坎古镇项目建设,想说服海外侨胞,言称将引入中信集团投资60亿元人民币,在当地搞“文物保护与整体改建”项目,整个开平则涉及近100亿人民币的旅游项目,发展“全域旅游”。

旅居海外的开平华侨人数众多,据说远远超过70万,比开平老家的常住人口还多,其美洲分布多集中在三藩市、洛杉矶、纽约、墨西哥墨西卡利、加拿大多伦多、温哥华等地,开平市长一行10天来走访了各地包括纽约开平同乡会、龙冈公所、凤伦公所等十多个开平人的侨团,临走时留下一本厚厚的《开平市人民政府 关于赤坎圩镇文物保护与整体改建项目 房屋征收决定的公告》、《房屋征收决定书》和《房屋征收补偿方案》。

开平人获知,旅游开发公司要将原业主的产权全部买断,统一进行改造,老街上的居民将被全部迁出核心景区,悉数搬迁到市府另外圈地建的新区。

一些开平老侨注意到,开平市府的红头文件是强制性的,“征收”文告3月31日登出,限期在10月15日前完成所有产权移交,明年1月15日前须全部迁离,可谓“雷厉风行”。

卖祖产、原住民全迁? 开平老侨多议论

于是,在纽约的开平同乡会、凤伦公所、龙岗亲义公所,有人说侨乡古镇人去屋空,导致古建筑因缺乏维护而损毁,政府招资60亿开发,这是好事,是机会;有人痛批政府短视,把原住民赶走,将历史街区打造为影视城似的“主题公园”,却把原先的生活都抽空了,使它们失去了原有的人文价值;也有人说“中国一向官说了算,没商量,小民你能怎么样?”,无能为力……。

面对从天而降的改建项目,开平同乡会的关祖洞犹豫着说,他家在赤坎有祖屋,他在洛杉矶的兄弟反对卖给政府。虽然赤坎老屋的居住条件的确需要改善,关家也移民很久了,可是他们家没想过卖祖屋,“不到最后关头,没有人会卖掉祖产的”。

再者,老关说,迁移至新区,失去了原有的生活环境,那些“新建的社区”就是理想的家园吗?在现代化高楼大厦群,那种柴火烧的煲仔饭特色小吃会不会消失?原有的生活模式还能继续吗?何况,“新区”目前还未建设,到底何时建成、会出现什么样的变数还是未知数。

一名赤坎籍记者在他们的微信群中留言:“赤坎今后还有什么可看的?就看看那没有开平人住的骑楼?拍照到此一游的留念?没人就没有侨乡的味道了~什么是家乡?家乡是乡音,家乡是老屋,家乡是邻居的饭香,家乡是生活的影子。若是回去要购门票,进屋还要见到不会讲家乡话的……”他感叹地说,“这么大的家,开平人几代人辛辛苦苦积累的财富,竟被一纸签约埋葬。”

关淑媚对此很赞同。之前,她曾写过一首诗《回去》,怀念家乡的小溪、山中小径、池塘和村庄。现在她说,买断祖屋后,开平赤坎人将在不久的明天面临什么样的景象,每一个爱开平的人都应该考虑一下,自己曾经生活过、祖先留下的家园,到底要往哪里去;再算一算,这一签,多少利益永远失去了。

快速掠夺侨产

总部在三藩市的世界关氏宗亲总会5月12日获知情况后,马上写了一封情真意切的信给大陆的国务院侨务办公室,并抄送香港关氏宗亲会、三藩市关光裕堂、罗省关光裕堂、温哥华关陇西堂、多伦多关氏宗亲会、开平县关族图书馆等10个机构。

信上写道:征收纯粹是市场的经济活动,何来为了公共利益而强行征收?关族的图书馆、宗庙早在落成之日起,已是名副其实的群众共享平台,至今已近一个世纪。先辈们把一辈子积存下来的血汗钱,放在家乡建学校、建公共图书馆,与此同时,把关氏宗庙关光裕堂建在赤坎镇,就意味着海外游子把根留在家乡。这就是先辈们的初衷。如今,这些文化遗产交到我辈手中,若一旦流失,非但对不起先人,对后代也无法交代。

信中说,开平市政府置各界华侨呼声于不顾,声言征收要强制执行。“他们这种行径,无异给侨胞们当头一棒。”

然而,给侨胞们当头一棒的还不止于此。开平侨胞告诉记者,当官的话音刚落,很多华侨的物业已被征收,开平当地工作人员一户户问“是否有屋契”,然而,很多侨胞的祖产已有逾百年历史,房屋并没有地契,大陆官方于是强行掠夺,而无视你祖孙多少代在这里居住的事实。

此外,关族图书馆已被强行封了,侨胞们说,当局现在已经在国内封锁消息,乡下的人现在全部失联,程控电话被掐断,手机也无法打通,早前国内传出消息,说村民联系海外要被定罪。大陆官方的速度之快,让海外侨胞来不及反应,想想100天后古镇就不再属于他们了,不少侨胞心急如焚。

以前,大陆总是对华侨们唱:常回家看看,常回家看看。可如今古镇变味了,家没有了,祖屋也没有了,还回去看什么呢?一名老侨无奈地说,“以前我每年回去,今后我不回开平了!”

一位名叫胡汉威的读者早在今年1月投稿本报,表达他“今后,何处寄乡愁寄乡情”的矛盾心理。他说,听闻家乡要开展旅游,他“很高兴,土鸡变凤凰,家乡脱去粗衣着丝绸”,但是政府计划把原居民全数迁走,重新规划把赤坎改变成世界级的旅游圣地和购物天堂,他很担心这“不是割胆囊切盲肠,而是变性大手术,是改头换面的改变,是彻底的砸了再建。是完全没有赤坎气味、影子、古风和韵味的‘变味的家乡’。”

怎么办?阿媚找到一份2015年7月31日广东省人大常委会通过的“广东省华侨权益保护条例”说,条例明确规定,禁止“非法侵占、损毁华侨私有房屋”,还说,未签订补偿安置协议或者未经法定程序的,不得非法侵占、拆除。

阿媚问:“那为什么又规定很短的期限,必须签约、搬出?这速度和掠夺有什么区别?”她琢磨著,按照省人大通过的华侨权益保护条例,向负责侨务工作的部门提出意见,到底能起到多大的作用?如果华侨们坚持做“钉子户”,会不会像国内的同胞一样,维权无门。

事实上,开平侨胞们所议论的,正是中国众多历史古镇,目前所遇到的城市保护与发展的冲突。(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艾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