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你不了解的“天安门自焚”骗局

人气: 507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6月30日讯】2001年1月23日,大年三十,天安门广场发生震惊世界的5人“自焚”案。中共喉舌媒体第一时间报导此案诬陷法轮功,但是漏洞百出。十几年来,此案一直被国际社会公认为是中共制造的一场世纪骗局

据中共官方新华社报导,2001年1月23日下午2时41分,在人民英雄纪念碑东北侧,一个叫王进东的男人在自己的身上点着了火,4个警察立即拿着灭火器,围住了那个人,不到一分钟,火被扑灭了;在人民英雄纪念碑的北侧,有4个女人,也在自己身上点着了火。一分半钟以后,在场的公安警察迅速将火扑灭,但仍有1名叫刘春玲的女子死亡,其他4人,包括刘春玲12岁的女儿刘思影,被严重烧伤。

一周后,喉舌从开始报导的5人“自焚”增加为7人。 随后不久,海外媒体从央视 《焦点访谈》的慢镜头中揭示:刘春玲是被现场的警察用重物击打致死,从而戳穿了这场骗局,央视《焦点访谈》在重播那段录像时删去了刘春玲被打死的镜头,不过真相片却被联合国备案。海外制片人拍摄的电影《伪火》也在向全世界披露真相。中共的骗局随着“警察背灭火器巡逻、塑料瓶儿烧不破、气管切开了还唱歌……”笑料的传播,成为其洗脱不掉的耻辱。

在过去的几年中,中共不时导演中共喉舌、西方媒体对“被自焚”者进行采访,试图用骗局来掩盖骗局,欺骗中国民众,但每次结果都事与愿违,更多的造假被揭穿。中共先后推出的三个“王进东”,再成笑料。

在中共导演的“自焚”的角色中,主要人物之一的王进东盘腿的姿势、嘴里喊出的话告诉人们──他根本不是法轮功学员。有分析指,他是一个中共公安、具体实施导演计划的内线。

在“自焚”骗局被全世界知晓的今天,中共喉舌媒体再时不时胆胆突突、遮遮掩掩地推出所谓采访,目的是为了欺骗民众,继续煽动对法轮功的仇恨。

《华盛顿邮报》在2001年2月4日头版头条发表了调查报告《自焚的火焰照亮了中国的黑幕》。邮报记者菲力蒲.潘亲自到刘春玲的家乡开封实地调查,邻居们说从来没有人看见过刘春玲炼法轮功。

而12岁的刘思影,这个气管被切开后,还声音洪亮地唱歌的无辜小女孩,在“自焚”伪案发生的第二天,就有评论指,因为她不够被逮捕的年龄,但是中共又绝对不把她留作活口,所以她一定会死。果不其然,在半年后,在恢复得非常好、身体情况非常稳定的情况下,刘思影突然死亡。她的情况永远成为一个谜。

而近几年来,从大陆辗转传出来的消息表明,新华社报导中的人物、陈果在“被自焚”时,也已不是一个法轮功学员。

王博及其母亲披露陈果的真实身份

2007年4月27日,石家庄市中级法院对法轮功学员王博一家非法二审开庭。北京六位律师以一个律师群体出现在辩护席上,他们不顾中共的阻挠,首次当庭为受害法轮功学员所做的无罪辩护,令中共惊恐。

而王博又揭开自焚伪案的又一骗局:其中的“自焚者”陈果,是王博的同学,原来学过法轮功,1999年结识王博的时候,陈果已经不炼法轮功了。

王博在2005年的一个自述中说:“我在上中央音乐学院期间认识陈果,虽然她以前炼过法轮功,但从1999年我认识她的时候开始,她已经不看《转法轮》,也不认为李洪志师父是我们的师父。她认为河南有一个叫刘某某的才是真正的‘高人’,而且,还邀请我和我的母亲去河南听所谓的高人‘讲法’……”

陈果说的那个所谓“高人”是刘云芳,就是中共喉舌所谓的“自焚”7人中的一个,即那个在现场没有给自己浇汽油、说话前后矛盾者。

关于陈果的身份,新华社的报导内容前后矛盾,先称陈果的母亲郝惠君“自打1997年练习‘法轮功’以后,渐渐变得少言寡语,痴痴呆呆,常常精神恍惚,萎靡不振。”后称陈果“在母亲的影响下,1996年起,她也炼起了‘法轮功’”。时间前后矛盾。

明慧网2002年1月24日发表的一篇大陆知情者投稿的文章中也表示:“看过《焦点访谈》后,我们当晚就找到了离中央音乐学院最近的炼功点的一位老学员了解陈果的情况,这位老学员讲他自己从1995年秋到这儿炼功。音乐学院的大法学员都在这里炼功,他经常看到与陈果同宿舍的张倩来炼功,但从未见到过陈果;张倩还去音乐学院自发组织的学法小组学法,在那里也从未见到过陈果。”

王博的母亲刘淑芹也披露,因为王博知道陈果事情的真相,为了封住王博的嘴,中共不惜动用一切手段,摧毁王博一家人。

江罗恐“自焚”真相曝光 重判王博案

如王博的母亲所言,在王博案进展的过程中,中共流氓集团的头子之一罗干罕见地亲自到当地干涉案子的结果。

明慧网2007年5月24日报导了《罗干流窜到石家庄犯罪,中共法院图谋违法维持王博案原判》。

文章指,5月14日王博案审判长吕玲到北京开会汇报案情;5月16日,中共邪党政法委书记罗干流窜到石家庄督阵;此后一直找不到王博案的法官。直到5月21日,吕玲把责任推到一审法院;而一审长安区法院法官说,一审法院做不了主,其实结论已经有了,维持原判。

公安部高官透露“自焚”内幕

在“自焚”伪案发生后的十几年中,有很多知情人向海外透露的消息证实,天安门“自焚”是中共一手策划的,在事件发生前,中共内部就已有消息走漏出来。

中国民主党国内负责人之一林春水曾经向海外透露,公安部一高级官员1月28日向他提供的消息指:王进东23日自焚,贾春旺22日就知道消息。

他还表示,在中央政法委的会议上,罗干曾经说(大意):“根据掌握的情况,即使我们王进东不自焚,也会有张进东、李进东等跳出来表演。”

明慧网2010年10月13日发表一篇文章指,大陆一位知情者披露,2001年过年前,他所在的单位领导告诉他,大年三十期间天安门广场要发生自焚,并告诉他说,这个消息是上级通知的,北京方面下来的。该文分析说,按照常理,若不是中共邪党自导自演这场闹剧,既然它都能一级一级通知各地基层单位,有人要在天安门广场搞自焚,并明确说是大年三十,要想制止这件事情的发生,根据中国的现状及邪党的势力和防范能力,它完全可以控制天安门广场不让任何人出入,怎么会在天安门广场发生这场“自焚”闹剧呢?

也有来自中共喉舌内部的人士向海外披露,所谓的“自焚”是当局策划、喉舌配合造假的。

这个骗局的策划是精心的,包括中共安排演戏的人的组成都非常“考究”:把美好的烧到最令人痛心的程度,把与法轮功没有任何关系的灭口;当然还得找一个能四处游说的代表,他当时还得表现得最为“坚强”,既拒绝施救,又大呼口号。这样的安排可真是煞费苦心。然而人们的一个简单的质疑就把这一切伪装都剥下了:为何最美的烧得面目全非?为何与法轮功没有关系的要当场打死、以后害死?最先点火的为何会毫发无损?

分析还说:郝惠君与陈果母女是自焚者中长相最好的,特别是陈果,中央音乐学院的大学生,长得秀气苗条。那么为什么要留着她们母女?显然是在为这次自焚留下所谓的“证明”──为构陷法轮功、煽动民众仇恨之用。

法轮功:自杀有罪 “自焚”依据何来?

真正修炼法轮大法的人都知道,法轮功教导人们做到“真、善、忍”,杀人是罪大恶极的,自杀同样是有大罪的。那么那些杀人的、自杀的,能是法轮功学员吗?不按照法轮功的修炼原则做,而是背道而驰,无论中共喉舌如何造谣,这些人决非法轮功学员。

从《焦点访谈》中可以看出,所有这些“自焚”者都不了解法轮功,只是凭著对佛教的一点点肤浅的了解,在电视上胡说八道,讲出的话都是与法轮功原则相违背的。

从1999年至今,中国大陆和全世界的法轮功学员,都一直在讲清真相,国际社会和大陆民众对于法轮功学员十多年来和平理性坚忍的讲真相、反迫害的精神给予了高度赞誉。这么长久的时间和这么众多的法轮功学员,又有谁像参与天安门“自焚”伪案的那几个人一样,搞自杀自毁的极端方式?

在2002年5月,所谓的“自焚”者王进东面对西方媒体,也不得不承认,法轮功没有教他自焚。

曾有评论质问陈果母女:“究竟是谁让你去参加这个所谓“天安门自焚”的闹剧的呢?你能否从法轮功的教导中找出所谓的‘自焚依据’?”

该评论还指:“问题的焦点是,新华社说法轮功让陈果自焚,陈果也说练了法轮功才自焚,但从2001年1月自焚登场以来,我们看到、听到的全部材料中,只看到新华社及其‘证人’逻辑混乱、自相矛盾的对法轮功的诬陷造谣。”

可怜的陈果母女,不管当初是什么原因被中共骗去“自焚”,现在都成为中共利用来欺骗民众、煽动仇恨的工具,永远无法摆脱。

央视《焦点访谈》女记者李玉强承认“自焚”镜头有假

明慧网2003年5月14日一篇题为“央视《焦点访谈》女记者李玉强承认‘自焚’镜头有假”的报导披露,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女记者李玉强2002年初曾当众承认“天安门自焚”镜头有假。

该文披露:“2002年初,李玉强在河北省会法制教育培训中心采访王博时,曾和那里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进行所谓的‘座谈’,当时有法轮功学员问她 ‘自焚’镜头的种种疑点和漏洞(尤其是已烧得黑焦的王进东,两腿间夹的盛汽油的雪碧瓶子却完好无损)。面对大家有理有据的分析,李玉强不得不公开承认:广场上的‘王进东’腿中间的雪碧瓶子是他们放进去的,此镜头是他们‘补拍’的。她还狡辩说是为了让人相信是法轮功在自焚,早知道会被识破就不拍了。”

这篇文章指,《焦点访谈》竟有“想让人相信什么就造什么镜头”的原则,不愧为“焦点谎谈”,中央电视台造假者真是自打嘴巴。同样,通过中央电视台事后圆谎的过程,更能让人看清谁在造假:

1. “焦点谎谈”在播放“自焚”时,曾声称中央电视台记者不在现场,镜头都是外国记者CNN拍摄的。

2. 后来又有一期“焦点谎谈”中,“王进东”称是他把瓶子绑在身上,用刀划破后,瓶子掉到了腿中间。

为了圆谎就制造更多的谎言出来,这恐怕也是“焦点谎谈”的原则。这样的“原则”、这样的“记者”,那拍出的东西不知是叫它“新闻”好,还是“戏剧”好,让人们还能相信什么呢?

从1999年法轮功被迫害后,李玉强就利用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的“记者”身份,多次参与制作对法轮功进行诋毁和诽谤的节目,几乎所有恶性诽谤法轮功的节目,无论是文字、电视、现场记者和编辑都出自于李玉强之手。值得注意的是,在每次的电视采访中,李玉强从来没有在电视上正面出现过,总是拍摄其侧面、背影,或用黑光来遮盖其真实相貌。曾有人举报称李玉强身份神秘,与中央“610办公室”关系密切。(注:李玉强由于参与制作“自焚”伪案,已被“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立案追查。)

国际揭露骗局 中共丑行曝光

尽管中共精心策划了“自焚”事件,但是真相被披露后,这一世纪伪案使中共的丑恶彻底曝光,成为它在国际上无法摆脱的梦魇。

“国际教育发展组织”于2001年8月14日在联合国会议上,就“天安门自焚事件”,强烈谴责中共当局的“国家恐怖主义行径”:所谓“天安门自焚事件”是对法轮功的构陷,涉及惊人的阴谋与谋杀。声明指:录影分析表明,整个事件是“政府一手导演的”。中共代表团面对确凿的证据,没有辩词。该声明已被联合国备案。

2002年1月北美中文电视台新唐人制作了揭露2001年“天安门自焚真相”的记录片《伪火》(False Fire),该片从各国参赛的六百多部影片中脱颖而出,于2003年11月8日荣获第51届哥伦布国际电影电视节荣誉奖。

外媒也从多个不同的角度对“自焚”提出质疑,认为它是中共制造的骗局。

《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的文章引用海外法轮功发言人的话说,法轮功是禁止自杀的,“自焚”是中共当局制造的骗局。美联社的报导也以法轮功的理论,说中国的报导是诽谤该组织。

《动向》杂志总编:北京官方喉舌抢先“舆论定罪”

资深媒体人、《动向》杂志总编张伟国曾撰文指:“如此重大的命案,本该由司法部门侦查,甚至在法庭审判之后才有定论,北京的官方喉舌却抢先进行‘舆论定罪’,使人感到其中的案情并不单纯。”他还指:“媒体先行,违反宣传纪律。据美国之音记者若思的报导,就在新华社报导天安门自焚事件以后,该台记者打电话到北京市公安局和中共公安部求证此事并请他们发表评论时,两个部门的值班人员都表示不知道、不清楚发生了这件事。连值班的公安人员都不清楚的案情,新华社却捷足先登抢发新闻,这不但在常理上说不通,而且也违反中共自身的‘宣传纪律’。”

CNN制片人:未看到自焚者中的儿童

天安门广场上自焚者的身份也遭到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一名制片的质疑,她当时就在现场,对于中共政府称12岁的刘思影在母亲的催促下进行自焚。她表示当时在现场并未看到自焚者中有儿童。国外的一些观察家指,中共不准外国媒体采访在医院治疗的自焚者,记者也不能与其家属接触。《华盛顿邮报》记者菲力普.潘在其报导中写道:“北京市政府拒绝了对刘思影与其他3名在院治疗者的采访申请;一位开封市的官员表示,只有央视和新华社能和他们的亲戚和同事接触;到刘春玲家进行采访时,一名男子隔着门表示,‘一切交给政府发言’。”

美独立制片人:新华社迅速给外媒供稿 不寻常

中共官方媒体对所有在院治疗者做了采访,包括12岁的刘思影;但据官媒稍早报导,在采访前不久,刘思影才刚做完气切手术。美国独立制片人丹尼.谢克特(Danny Schechter)质疑,一个孩子在接受完手术不久,声音却相当清晰,且刘思影在受访中还演唱了歌曲。他并质疑新华社在事发后数小时内即把报导提供给外媒转载,相当不寻常,因为中官方媒体对于敏感事件几乎不会有即时报导,通常必须经过层层审查。

《华尔街日报》记者:官媒反应迅速 超乎寻常

因报导法轮功议题获得2001年普立兹奖的《华尔街日报》记者张彦(Ian Johnson)也注意到中共官方媒体报导此事件的敏捷度超乎寻常,这意味着事件发生时间比报导早了许多;或是一向严格的审查制度受到高层的批准,赶制了报导和电视录像。他举例说明,若晚上7点的晚间新闻报导了湖南省常德市发生了某事件,则该事件被采访的时间大部分会是在中午,因为时间上的延迟,就算是即时新闻,媒体也不可能只报导当天的新闻;何况该事件是发生在下午,且还要透过卫星讯号发送给偏远城市。

《华盛顿邮报》:录像来源可疑

另一个受质疑的地方为官方媒体的录像来源,以及为何摄影团队可以迅速出现在现场。中共媒体报导说,近距离拍摄的录像画面来自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被没收的磁带,亦即是CNN的画面。但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方面表示“不可能”,因为CNN的记者在事件刚开始不久即被警方拘留。《华盛顿邮报》记者菲力普.潘也质疑,若它是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录像,为何没拍到遭警方介入时的影像,且许多片段清楚拍到公安警察就站在附近。除此之外,该录像较类似单人手持的摄影镜头所拍出来的画面,而非用于新闻报导、大型摄影机所拍摄的画面。

Media Channel主编:录像的制作花了一个星期?

Media Channel的责任主编丹尼.斯盖特(Danny Schechter)撰文指:“还有比这更富有戏剧性的吗?人们在北京的心脏——天安门广场自焚。CNN有线新闻网当时在那里,警察碰巧手边有灭火器,受害者的极度痛苦的表情被完全地拍摄下来以送交国家电视播放,然后他们被紧急送往医院。尽管政府控制的媒体一反常态地立即发布了这一新闻报导,制作录像却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才得以播出。”

澳洲《时代报》:从未看过天安门广场的公安带着消防设备巡逻

澳洲《时代报》(The Age)在其报导中也提出质疑,警方若事先不知情,却携带消防设备,且最近的建筑物离该处有数分钟的路程,但警方却在90秒内,携带大量消防设备出现在画面中;该报导中,一位欧洲记者说:“我从未看过天安门广场的公安带着消防设备巡逻,为何那天不同?且事件发生地距离其最近的建筑物——人民大会堂往返需要20分钟以上的时间,若他们先返回取消防设备再赶去,恐为时已晚。”

英国《金融时报》指:“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自焚者是法轮功的人。”

路透社在“(自焚案)成为与法轮功打传媒战的最新武器”的电讯中写道:“北京正在利用身体被烧焦的恐怖形象,来作为与法轮功打传媒战的最新武器。”

2001年2月,《华盛顿邮报》发表社论,呼吁布什新政府要在宗教暨政治自由上敢于和中共政府碰硬。#

文字整理:叶枫,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7-07-01 9:0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