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和平民主100问》十七:自由源自独立诚实

作者:谢燕益

5月16日上午,大陆维权律师谢燕益被控代理法轮功学员案违规的听证会,在北京市律协召开。谢燕益律师撰文“516听证会纪实”记述了现场情况。资料图。

人气: 248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1月04日讯】编者按:2015年7月9日,中共开始密集抓捕、传唤全国各地的维权律师及其助理。王宇、王全璋、李和平、谢燕益、周世锋、谢阳、隋牧青、李春富等一批知名律师被捕,有的至今下落不明。谢燕益在被非法监禁553天后,获释回家。他在监狱中遭遇了怎样生与死的考验?谢燕益亲自写下近20万字的《709纪事和平民主100问》,大纪元网站首发此书,将分两大部分连载:其一为《709纪事》,其二为《和平民主100问》。

76. 为何中国没有在近现代建立起宪政民主?

答:中国没有在近现代建立起宪政民主的原因有很多,包括经济上 、文化上还有一个长期专制制度的传统。但最主要的是由于中国历史上一直是一个农耕社会,商业文明比较落后,缺乏社会契约精神,加之长期处于一个大一统的皇权专制统驭之下,就造成了社会缺乏创新活力、思想固化、没有多元力量自生生长的土壤,因此便无法形成权力制衡,造成暴民与暴政、赢家通吃的历史循环,从而形成了一种专制社会的路径依赖。

77. 大陆法系与英美法系的主要异同?

答:大陆法系主要指以欧洲大陆国家法国、德国为代表的地区沿袭古罗马法的传统,以立法者制定成文法来规范社会的一种法治体系。英美法系主要指以英美国家为代表的地区按照普通法的原则以判例为依据作出司法裁判的一种法治体系。同时二者在程序上也有些差异,大陆法系尊崇法官的绝对权威,而英美法系则开创陪审团制度。从法律哲学上来看,大陆法系倾向于理性主义先导的法治理念,而英美法系倾向于经验主义先导的法治理念,大陆法系更侧重逻辑演绎,英美法系则侧重经验归纳,二者又相互借鉴、相互融合。

马克思主义往往容易在大陆法系落地生根,而英美法系的国家似乎有先天的免疫力,这是由于理性功利主义把人的理性能力无限夸大企图设计一切,把人摆在了一个不适当的位置——人无所不能,助长了人性权力欲望的膨胀,忽略了人的有限性,从而容易导致走入专制主义陷阱,马克思主义是典型的例证,而经验功利主义则由于其对理性所持的保守态度,反而在一定程度上防范了人性权力欲望的过度膨胀!

78. 中国后专制时代与世界各政治力量的分析?

答:第一,后专制时代到来时,会发生资本回流,从非法黑金到合法角逐政治权力,美国、欧洲、日本、俄国会像历史上那样对中国继续产生某种影响。各国党派政治力量必然需要跟后专制时代的在华反专制政治力量进行整合,争夺政治资源、政治力量。大量官二代、红二代、华裔二代、三代移民从关注参与中国的经济市场到关注参与政治市场、文化市场。

第二,在西方资本、政治力量的关注下,中国大陆体制内外各政治势力与国际势力相互合作,争取中国的政治市场、文化市场。但各政治势力为攫取更大的政治市场均以普世价值、人权事业、人道主义、宪政民主作为整合民意的基本立场,开始还具有某种普遍的投机性,但最终逐步会形成人道底线共识。无论从经济上、政治上、意识形态上,多元化社会的格局难以避免,这就为民主社会的建立奠定了基础。

西方文明社会只有受到华人的牵引和影响才会深入到中国的和平民主事业当中。一般社会公众由于其生活在文明社会,难以体会专制的苦难,并与自己的现实缺乏联系。但是当专制极权扩张,在经济、政治、军事、网络威胁损害到其利益时,则会被动参与到中国的政治进程中来,全球化、信息化的原因导致这一局面不可避。宗教信仰群体在信仰活动中会与中国世俗社会产生比较紧密的联系,发挥重要影响。

79. 为何说公正是最大的慈善?

答:公正就是让事物各就其位。对于一个野蛮社会走向一个文明社会来说,先让人们回归到各自的位置,理清事实真相,厘清权利责任关系是首要的。这是最有效率的进行资源配置的办法。没有事实真相、是非对错、合法、非法以及权利义务关系的明确或者说在这些方面是混乱的,那只能造成人们被侵害、压迫、奴役、剥夺的结果,是最大的恶、最不道德不人道的。在普遍的罪恶中也就没有任何慈善可言。每一个人的权利得到应有的保障也就是最大程度地实现了公正,此时公正是最大的慈善。没有任何人在自己的权利、自己应得的利益没有落实时却更愿意别人对自己进行施舍,这事关人的尊严。因此在专制社会里,有时去无偿献血或者去响应专制政府的号召盲目捐款捐物无异于资匪、滋养腐败。并且你的献血爱心行为和捐助行为最终可能会导致真正需要输血的人无血可输,使得真正需要捐助的人无人问津,它在某种程度上助长了专制权贵既得利益集团的贪婪和无耻,帮助专制政府推卸了责任,并掩盖了问题,为罪恶背书,让专制的奴役、压迫、剥夺、残酷和种种罪行更具有欺骗性、更加深重。文明社会与野蛮社会的区别就是野蛮社会只有成败没有是非,文明社会是只有是非没有成败!

80. 为何说自由源自独立与诚实?

答:没有信仰就没有人格的独立性,而没有信仰人就会被世俗的权势、财富、物质所奴役绑架,受到强权的压迫。如果人没有独立性,人就失去了为人的价值,它不仅腐蚀自身也将腐蚀整个社会。没有独立的人格当然就没有自由。

生命作为受造物,最大程度的按照造物主的意志来主宰生命就是自由。如果生命没有承担人道使命,没有对自身有所突破、创造与挑战赋予生命意义,生命就形同死亡了。时间在流逝,一切都在流变当中走向死亡,只有一击猛醒赋予生命的气息才能意识到生命中的自由这件事。

自由是造物主赋予人的行动意志的选择权能,同时由于选择所产生的后果也意味着这种行动意志选择相应的限度,此时某种与之相对应的责任产生了,即自由必然意味着某种代价或者报偿。康德说,所谓自由不是随心所欲,而是自我主宰,自由要符合道德要求,在这个意义上说,自由虽然是功利的又不仅仅是功利的,它就像道德一样是绝对的。

在这样一个前提下,自由源自诚实,无论对于一个人还是一个民族,若想自由必得诚实,无诚实,不自由!我们忠于自己才是自由的,否则我们成为各种欲望、各种事物的奴隶。而忠于自己就是诚实,就是主客观相一致,内外一致,追寻自己的灵魂。不诚实会为自由带来障碍,因为自由取决于对自身和客观世界的把握,如果不诚实就会失去对真实自我和客观世界的界定,使人们无法接近自身及客观世界的真相把握事物本源,受制于谎言与邪恶。欺骗者必自欺,自欺者或者逃避真实世界自我麻痹,或者不能应对客观规律,长此以往注定其被动的命运,使心为形役。

无论贫富贵贱,诚实都是人们获得自由不可或缺的条件,莎士比亚说,人的命运是其品性结出的果实。我们容易看到,在今天的人类社会中比较诚实的人群就能活得自由有尊严;不诚实的人群他们的生活就会昏暗悲哀。诚实往往需要克服自私、狭隘、短浅与懦弱。自由的奖赏又铸就了诚实,但是人们也可以在完全没有诚实的世界中过活,只不过那里不会有自由、尊严、公正与爱。苟且偷生的人们无视事实,人群不断自我阉割自我残害,像猪狗一般的命运。在信息化的社会里,互联网正结出人性的果实,既可以自我阉割编织谎言,也可以用诚实的种子结出自由的花果。

81. 89“六四”的启示?

答:89“六四”是中国人迷失的人性开始觉醒复苏的一个重要事件。但是其盲目性缺乏神性的指引显而易见。这种人性的回归、道义价值毋庸置疑。但是,由于缺乏神性的指引,在智慧上、世俗的政治思想方面尚不成熟。无序的抗争当中缺乏对变革历史条件的判断以及一个符合时代的方向感、变革主体的认同感。

历史的规定性、客观的规定性都决定了,当时的威权专制统治在经济上尚处于上升期,人们还处于普遍的物质匮乏向物质需求的物欲获得满足的惯性上。而相对于近三十年后,除了经济上、思想启蒙上的欠缺,社会多元化还未到来。在计划经济、公有制、所谓无产阶级专政的一定时期内,无论社会、政治、经济、意识形态长期的国家社会的一体化单一结构,无法形成多元化的社会格局,社会还难以形成一个足够强大的独立力量。经济、文化、市场也还有待于进一步走向分立,各阶层主体还十分模糊,民主无法成为各阶层的普遍诉求,专制统治的成本也还比较低,尤其是人们还无法确立一个具有超越性的向善的普世价值的信仰。

而反观近三十后的今天,无论经济、政治、社会、市场、意识形态都完成了分化的过程,市场力量、社会力量充分崛起,加之上帝赐予的互联网,基于各阶层、各主体的利益、社会理性的成熟度,和平民主越来越成为一个普遍的诉求。而专制统治的成本无限地增大,越来越不可承受,经济难以为继,财政负担过重,以专制集团内部分裂斗争加剧为主要表现。最后具有超越性的向善的普世价值的信仰得以确立,一起奠定了社会变革的充分条件。

82. 当代一些专制国家的高级表现形式是什么?

答:按照主权在民的现代国家伦理,一个国家的主权在于全体民众。而在一个国家内部,无论是以总统、总理为首的行政机关政府,还是作为立法机关的议会,他们在国家权力当中的权力角色只是行使治权,履行维护主权在民的职责、防范对人民主权的侵夺。但是在少数具有专制传统的国家,一些政党、政治集团打着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人民民主专政、民主主义的旗号,无论在经济上还是政治上以抽象的人民利益取代具体的人民权利,比如说经济上实行公有制、国有制,而实际上社会财富、经济资源由当权者掌控支配。公有制、集体主义导致人民只有抽象的权利而没有具体的权利,政治上则采取执政党、少数政治集团垄断权力,人民的选举权、结社权等政治权力被虚置,人民的言论自由、新闻自由被严防死守,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均以个人专权、政党专权、少数既得利益集团全面掌控国家及社会,以此代替人民主权,一方面篡权集团全面控制国家权力压迫人民,另一方面则巧取豪夺盗空人民财产转往海外,这无论在政治上还是经济上都无疑是一种篡权。谮越人民主权、篡夺国家权力,不管以什么主义、什么国家至上、为人民服务、人民利益的名义,都是一场不折不扣地窃国窃民的篡夺盗窃性质,是专制复辟的高级表现形式。

后记

历史不断发展向前,和平民主又岂止100问?事实上截止到本文的发表,《和平民主100问》只总结了区区82个问题。主要基于笔者对时局的判断和笔者自身的局限性。文章因时而做,时不我待,尽早发表拙作以期让和平民主的议题得到更广泛的关注,引发公众的思考与讨论。从功利的角度一方面对专制意志起到消解作用,尽早终结专制历史的延续,以最大程度地减少人道灾难,另一方面增进社会的共识,让和平民主成为普遍的共识,赋予正在发生的社会剧变某种确定性。当然这可能只是笔者的一厢情愿和虚妄之心。笔者也会因应时局站在一个特定的视角下对和平民主继续追问下去。

历史没有终结,一切只是刚刚开始!和平民主100问的系列文章或许会持续出现,对社会、时代、法治、人权、人性、政治、历史、生命乃至信仰继续展开探讨,各种挑战与问题一定会不断涌现。笔者相信在这个深刻变革的时代,一定会涌现出一大批思想者、行动者,一大批大觉者、各个领域的领袖人物各自和共同担当人道使命诠释历史!(全文完)

参考文献:
洛克《政府论》、冯崇义《中国宪政转型》、丁毅《民宪论》、徐水良《左派右派问答》、秦晖《论左派右派》以及参考互联网诸多观点信息。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李婧铖

评论
2018-01-04 4:2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