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杜彼得:岁末严寒令人沉思 天地万物顺其自然

图为南极洲上的企鹅。(《花样姐姐》微博)

人气: 56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1月01日讯】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感觉自己不再年轻的主要原因是,当大家忙着兴高彩烈的过节时,你却麻木无感,甚至害怕吵杂热闹,这是中年后期的一种迹象。回想过去,喜欢搞派对,哥俩好的把酒言欢,在海外,我们最常见到的是,从感恩节、圣诞节、除夕夜,连续从自家到他家不同范畴的家庭聚会,那是必须的,宁可累了半死,也不愿缺了一块。现在呢?也许你会自我解释是性格变了,死也不肯承认跟年纪有关,其实就是:“当你老了,头发白了,睡意昏沉……”如此而已。

但总统川普与第一夫人梅拉妮亚却在圣诞节给北美防卫司令部打了电话,追踪圣诞老人行踪,以便与部分孩子交谈时,满足他们的圣诞愿望,令和他们交谈过的孩子们喜出望外。孟子对于发展和巩固新兴的政治制定,一直主张“民为贵、君为轻”、“省刑罚、薄税敛”,主要是反对暴政、反对横征暴敛。(川普的率性,一直不遭人待见,却有不少人支持他的童心未泯,但是;我们真想建议他多读“孟子”,也许会使他成为一位“伟大”的总统。)

最近有友人曾经私下问过我,你女儿曾经带领芝加哥大学的无乐器合唱团到白宫表演过,奥巴马夫妇还站在她背后合影,为什么你的文章中对奥巴马不是很支持?坦白说;我女儿口中的奥巴马夫妇亲切和蔼,是一对好人,我自己也百分之百认为是。站在民主党的立场,我们不见得能完全接受共和党人的主张,因为极左或极右,都是走极端。但是站在美国公民与华人的立场,我们不太喜欢奥巴马的行事风格,更欣赏川普的果断与霸气,由阴转弱的美国,要用阳和刚来提振国气,否则,我们选择移民到此,岂非成了“白痴”?我每周的评论文章,完全以华人的角度定位,而不是以民主党人的立场去宣扬,所以对事不对人。

而这也是为什么最近长岛铁路车站,出现有歧视“亚裔”的字眼被写在站牌上,韩国女强人克里斯汀打电话请我参加记者会,我推故不愿跟着起哄的主要原因。后来州长葛膜办公室,找来MTA、人权局等相关单位,针对这个事件,召开闭门的紧急会议,我却应邀一大早去曼哈顿州长办公室参加了,并把我的出席,功劳全部给孙文(Linda),她是州长办公室的助理之一。

我在发言中强调以下几点:(一)MTA必须协助提供录影带,很清楚指正谁是肇事者,如果是小孩子的行为,那么家长有责任教育小孩子,这不是在开玩笑,而是仇恨犯罪。我们也不能凡事都立即往白人身上倒,有可能是少数族裔年轻人恶作剧,只是他们没有考虑长远而犯下了错。90年代以前,我们也曾有抓到这样的例子,亚裔第一代父母打美国出生的第二代,小孩心里不爽,偷偷在墙上抒写骂亚裔的文字,指的就是自己的父母来发泄情绪,但小孩没有想到,骂父母无罪,文字攻击少数族裔是“仇恨犯罪”。

(二)我们FCBA每年年会只唱美国国歌,主要的语言使用的是英文,法拉盛游行,我们要求大家拿的也是美国国旗,我们努力工作,对美国国家社会做出贡献,在美国宪法保障下,我们有哪一点输给任何一个族裔?这是一个多元文化的国家,我们倒想理性的问问写下文字的人,请问你有比我们更爱美国吗?如果没有,那么你所写的文字,是在说你自己吗?

(三)在目前整个美国社会笼罩在极端不安的情绪下,做为华人,我们宁可理性的面对证据与事实,再来采取应对的行动,绝不愿拿着鸡毛当令箭,无端的挑起更激烈的对立。如果说“仇恨犯罪”是阻碍国家社会稳定的因素,那么动不动就挑起歧视的文字,在完全没有证据情况下,对着空气自言自语,还故意去影射强加在特定族群的身上,就不会破坏和谐吗?(我曾经告诉开车喜欢叫骂的友人,那个人超你车,你连“三字经”都朗诵出来,问题是对方却听不到,你的妙语,坐在你车上的人,无缘无故的笑纳,你有考虑到他们的感受吗?)

我们不好意思在会议上指责任何人,并非因他们和我一起参加开会,而是同为亚裔,不必在其他族裔之前相互拆台。事实上,他们是跟华人有很大的差异,不只是他们很会抢政府的福利,反正稍为有一点风吹草动,他们抓住机会就会大做文章。白思豪上任第一年,依照惯例用“恭喜发财”向华人拜年,该族裔立即抗议,为什么没有用他们的语言?犹记得市长一上任到法拉盛参加农历新年游行,被逼也用“鸟语”拜年,因为口齿生硬,边说边无奈的向站他旁边的笔者挤眼,彼此会心的一笑形成一段佳话。

华人面对近况,除了庄敬自强,没有任何其它路可走,但要有为、有守、有方才能成圆。12月28日KDC民主党俱乐部特别请孟昭文国会议员回来,做最完美的年末总结,原因就是因她是亚裔最高民意代表,且是华人第二代,生长在美国的女儿,当晚除了顾雅明是华人代表,陪伴的三位民代全部是犹太裔。俱乐部的主席江丽锦、副主席王能、华商会理事长胡师功、中华公所顾问伍权硕,俱乐部成员中主流机构的白人,都以恭敬的心迎接孟议员。

我在介绍Grace的时候,特别强调,当年她在竞选国会议员时,我在造势站台讲话时,从未说因她是华人而支持她,而是以美国这个国家需要华人文化的思想,我们把优秀的女儿,送给这个国家来做出该有的贡献。而事实上她也很争气,成了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副主席。在最近这段期间,她为了保障军人权益所提的法案,也得到国会通过,并由川普总统签字成为法律。

孟昭文在致词时,说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正在大力争取于政治上获得社区民众的支持,她除了推动女性退伍军人福利、争取皇后区(Elmhurst)火车站能重开,要求联邦政府对法拉盛北方大道的贵格教会两历史房屋列为国家公园。她认为选区的工作,影响民生最大的是交通,她与地方民代合作推动缅街火车站扩建连接南北月台通道的工程,和两座升降机也快接近完成。(做为国会议员,孟昭文表现出色,同时她也能接纳善意的意见,她特别提笔者常会给她短信提醒。其实我们常常给她打气鼓励,唯一提醒的是,川普是总统,要尊重宪法,不必像其他议员,恶言相向与川普对骂。)

现在人的生活富裕,人的生命与健康有如延长线一样,80岁仍活跃于社交场合的人不少,近70岁仍在职场工作的人更多,仔细的静下来想,在过程中“繁华花间露、富贵草上霜”,得意又如何,失意又怎样?能顺其自然、随遇而安,如行云般的自在,像流水般洒脱,才是人生应有的态度。虽然我们常在字里行间讲老,这也许是文人的多愁善感,FCBA办公室在3楼,我们每天上下十多趟,可是气都不喘一个喔!

不过我们看到目前国际情势,恐袭的阴影、社会的意外灾害、人与人之间莫名奇妙的相互矛盾,都或多或少透露著“因果”,每个洒脱的背后隐藏着不舍,人在必须放下前却又充满着挣扎,苦了自己也苦了别人。抓不住的财富、感情、功名其至是生命,何不勇敢的面对,也不必自我困扰而心碎。

温情仍充满人间

山西省忻州五台县潘峪村的7岁男孩郑瑞昌的母亲去世,早年丧父的他便成为孤儿。在全村村民的捐款下凑够了安葬母亲的费用,12月21日遗体下葬前,他手举母亲的遗像,在寒风中披麻戴孝,跪在冰冷的地上向全村老少嗑头致谢,这个画面经由微信,传到有缘得见的人手机上,看了令人鼻酸。德不孤、必有邻,来自各地的人赶到瑞昌探望为小孩送去衣物和玩具,更有北京、上海、英国、法国、日本的华人想收养他。(我们很鼓励类似这样的善举,却不希望看到在海外华人的善心被滥用。)

39岁的曹建宇有1.75的个儿,妻子和他同岁,在梁庄小学是一名代课老师。1998年7月,从驻马店农业学校毕业后,曹建宇本来有机会分配到政府机关,但他却选择回到家乡,在条件比较艰苦的梁庄小学教书。“可能是受了当了30多年乡村教师父亲的熏陶吧,我也喜欢上了孩子们。”曹建宇说,从那时开始到现在,他一直在学校任教。1999年,他和崔敬容结了婚,后来两人也有了自己的孩子。

可是幸福的生活并未持续多久,曹建宇突然患了重病,一张诊断证明打破了全家的宁静。2003年春天,他的身体出现了异常,肌肉不断萎缩,但一直没有诊断出结果,到了2011年,他的病情更加严重,课堂上经常摔倒。崔敬容赶紧带着丈夫到北京一家医院检查,最后医生告诉他们,曹建宇患上了“进行性肌无力”,目前几乎没有治愈的希望。

虽然身体残疾了,但曹建宇却放不下自己的学生,带病坚持给学生上课。崔敬容决定,背着丈夫去上课,她每天早上帮丈夫起床穿衣服,再将他背到电动车后座上,到学校后,崔敬容从屋里搬出带轮子的凳子,把他移到凳子上,慢慢往教室移动。崔敬容因为心疼丈夫,常常为他代课,学校也为曹建宇提供了许多便利,给他安排离他宿舍最近的教室,悬挂的黑板也降低了高度。

“妻子还那么年轻,她还可以有更好的生活。”曹建宇患病后为了不连累妻子,他曾多次把她从家中赶走,有一次崔敬容端过来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曹建宇故意把碗推了出去,面条撒落一地。那天,妻子告诉他:你不吃,我也不吃。说完两人抱头痛哭。

“她是我的整个天。”曹建宇经常感概,不管他身体状况如何,妻子始终不离不弃,一直陪伴在身边。如今曹建宇桃李满天下,很多学生考上了重点大学,逢年过节,每当收到学生发来的问候短信,接到学生打来的暖心电话,他都很欣慰。

看到这则故事,使我们想到台湾玉山国家公园内,两棵靠在一起的千年红桧树,人们叫做“塔塔加夫妻树”,且在当地赫赫有名,一九六三年被森林大火烧成枯木,两棵枯木仍然紧紧相拥。想要前往看夫妻枯木的人,一定要在蜿蜒曲折的新中横公路飞驰,以求在黄昏前要到海拔二千五百米方能见到,在星空下的夫妻树,气氛虽有点诡异,却也不断的吸引人朝圣。

结语

萧煌奇的“你是我的眼”再三的吟唱,使人一句一句的去体会歌词的意境,“眼前的黑不是黑,你说的白是什么白,人们说的天空蓝,是我记忆中那团白云背后的蓝天……”每次见他戴着墨镜唱这首歌,我们觉得,他虽看不见,可是他的心却洞悉著世间的绚丽,而我们正常看的见,我们的心却戴着墨镜,永远看不清楚尘世的色彩,整天自以为是的胡言乱语,却不知道自己在跟自己过不去。#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01-01 2:2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