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舵工杀孤客取其财 最终连累自家三十余口人毙命

清代安徽省无为州(今芜湖市无为县)有两位船夫,合伙驾一条船往来于江上载客运货谋生,一人在船首为篙工,另一人在船尾为舵工。舵工就是掌舵的。

有一天,一位客人孤身带着行李要求过江,上了船后,舵工看他只身一人,行李中似乎有金银等贵重财物,便跟篙工商议,“欲杀孤客而取其财”。

篙工一听坚决不同意,无论舵工怎样反复引诱、强迫他都不答应。

当天夜里,就在乘船的客人到船尾小便时,舵工就趁机从后面将他推入江中。客商拼命大声呼救,篙工听到声音,从船舱冲出来时,“客已沉没无踪”无法救援了。

舵工打开客人的行李包裹一看,果然有贵重财物,他要分一些给篙工,篙工坚决不要。舵工又说:“我发财了,这条船我不要了就给你吧!”

篙工依然不接受,反而跟舵工说:“贫穷与富贵,都是上天安排的,你靠着不义之财骤然富贵起来,恐怕灾祸很快就要上身。我畏惧上天与因果报应,不敢如此。”

于是舵工带着全部贵重财物走了,接下来的日子里他“置买田产,家道日隆,子孙鼎盛”,日子越过越好。

舵工家常有“添丁益产之喜”。示意图:威廉·亚历山大(William Alexander)画作。(公有领域)

而篙工后来改行当了农夫,天天辛苦劳作维持生计。他每每见到舵工家有了“添丁益产之喜”便暗中叹息“天道无凭”,妻子听见便认为自己的丈夫妒忌别人。

篙工每每暗中叹息“天道无凭”。示意图:威廉·亚历山大(William Alexander)画作。(公有领域)

又过了许多年,舵工之孙考中武举,当了武进士。这在当时是一件很风光的大事,舵工回乡摆开酒席宴请同乡,篙工也去了。

吃完饭后,舵工率领全家的男女老幼,渡江去往某庙敬神酬愿,乡亲们将他们送到江边白马嘴渡口登船。

舵工回乡摆开酒席宴请同乡,篙工也去了。示意图:威廉·亚历山大(William Alexander)画作。(公有领域)

舵工全家登上了一条大船。船刚刚驶离岸边不足百步的距离,送别的人还没来得及转身返回,突然江上刮起一阵狂风,大船转眼就倾覆了。舵工一家男女老幼三十余口,无一幸免。

岸上的人们都被这巨大的惨剧惊呆了,只有篙工叹息:“天道果有凭也!”周围人询问篙工何意,他则笑而不言。后来,篙工将此事告诉了妻子。妻子才恍然大悟,转而又把此事的来龙去脉告诉了几位至亲和好友。

渐渐地人们就都知道了,原来是舵工当年谋财害命所做的大坏事,竟在数十年后连累亲人一起遭报,全家翻船死于江中。

众人无不感叹:舵工为了自己过好日子而杀人夺财,尽管暂时享非分之福数十载,但最后的结果是赔上了全家人的性命。可见业债偿还得越迟,报应来时,偿还的程度可能也越重啊。

今天,很多世人有疑惑:为什么有的人非常坏但看上去却活得很不错,那真是升官发财、住豪宅开豪车,报应怎么还不来?甚至有些人因此不再相信善恶有报、天理良心。

其实善恶到头终有报,只是现在暂时还没“到头”罢了。一旦“到头终有报”,可能大家会发现报应延后的时间越长,报应的力度可能就越大。

另一方面这也可理解为,神佛的大慈悲,不断推后报应来临的时间,给做恶者悔改的机会。如恶者终不悔改,可能就是彻底的毁灭与淘汰。

(资料来源:《庸庵笔记》)

──转自正见网,有删节

责任编辑:苏明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