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正在发生:就在你面前 眼睛承受的酷刑之痛(上)

【大纪元2017年12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李云龙综合报导)古往今来,刑罚在人世间从未停止过。然而,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在21世纪的今天,就在你我面前,惨烈的酷刑正在实施,罪恶还在持续、猖獗地进行着。而且,受刑之人竟是我们善良无辜的同胞,一群真正的好人。

明慧网近年来多次报导了中国大陆各级官员利用手中职权,恶意非法对无辜民众实施种种酷刑迫害的事实。谁能想到,单单对眼睛的酷刑就有许多种。然而,在我们人类赖以生存的这个地球村家园,生命当如何面对——眼睛承受的酷刑之痛呢。

中国著名人权律师高智晟曾在二零零五年写给前中共头目的公开信中,描述了众多的法轮功修炼者遭受酷刑迫害的案例,其中记述了中国长春的三位法轮功修炼者,在受到的诸多酷刑中,眼睛所受到的酷刑之痛,现简要摘录如下。

电棍电眼球

法轮功学员孙淑香自述说道:“二零零一年下半年的一天,兴业街派出所八委的片警李振平和一个男的上我家劝我丈夫跟我离婚,我说不离,他就不停地打我的脸,(脸)都肿了,眼睛往下淌血,顿时眼睛看不清东西了,(片警)还问你离不离?你若不离就将你再送进去。”

孙淑香从劳教所回来十天后(摄于二零一零年六月)。二零一零年十月十日下午四时三十五分,孙淑香含冤离世,终年五十三岁。(张春萍/大纪元)

孙淑香在二零零二年再一次遭警察绑架,经历过一番痛苦的折磨之后,眼睛又遭受到了另一种酷刑:“我还是不说,他们就用电棍集中电我的眼睛,眼睛有要蹦出来的感觉,眼前一片漆黑。”

拳打眼球

另一位叫刘淑琴的老人,已经六十岁了,她自述道:“‘六一零’的警察不停地暴打我,晚上(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十二点把我送到第三看守所。在那里,警察用拳头打我的眼睛,打得我两眼冒火星,一阵发黑;(警察)又打我的脑袋,连击了好几拳。”(“六一零”是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设立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非法机构。)

烟熏、火烤眼球

还有一位老人叫王玉环,经历过九次死里逃生的酷刑。她这样自述:“在对我4个多小时(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的老虎凳折磨后,(警察)又用铁桶套在奄奄一息的我的头上,七个警察每人抽三支烟,往桶里喷了一个多小时(烟),我被呛得一阵阵昏迷,又一次次被(警察)用凉水浇我,我没有完全清醒他们又用抽的三支烟,猛抽一口,用烟头扒开我的眼(眼睑)烤(眼球),烤痛了,我挣扎著动一下。”

警察用烟头扒开王玉环的眼(眼睑)烤(眼球)。二零零二年十月九日,王玉环被中国大陆长春公安一处迫害致死。(大纪元)

据明慧网报导,对于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一心想讲清事实真相、唤醒世人善念良知的法轮功学员,仅仅对眼睛,中共的执法犯法人员还采用了其它种种迫害手段。

强光照射眼球

上海交通大学电子信息学院青年教师郭小军,二零一零年一月七日被宝山“国保”绑架,警察对他施以“熬鹰”(就是不让人睡觉)的酷刑折磨,并用聚光灯长时间对他的眼睛进行照射,导致郭小军“视网膜动脉痉挛”(医院已确诊),极有可能造成永久性失明。

淋辣椒水

湖北省荆州市沙市区法轮功学员杨先凤,二零零一年三月六日,被非法关押在沙市中山公园鹰冠山庄内。为了达到不让她睡觉的目的,监管人员用辣椒水放入她的眼睛与嘴里,残酷折磨九天九夜,致使杨先凤昏死过去。

滴风油精

成都法轮功学员朱银芳被绑架到四川楠木寺劳教所时,恶警潘容下令:“不能让朱银芳的眼睛闭上,如果把眼睛闭上,就拿你们是问。”劳教人员陈立燕就往朱银芳的眼睛里滴风油精,朱银芳被刺痛得无法睁开眼睛,招来陈立燕和陈容等人的一阵阵毒打。

涂抹芥末油

广州开发区普辉村法轮功学员谭少维,二零零二年七月,被绑架到“红山戒毒所学习班”。在经受了灌脏水、用针乱扎全身、灌辣椒水之后,恶徒们将日本芥末油涂在她的眼睛、鼻孔和嘴上,而且时隔一会儿再涂一次。谭少维的眼泪、鼻涕、口水因受到强刺激而哗哗地流,但变态的恶人竟将这些分泌物塞到她嘴里强迫她吞下。

灌肥皂水

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张桂芹,二零零一年四月被架到铁锋刑警队时,刑警队的警察就曾往她眼睛里灌肥皂水。

辣椒水、烈酒、芥末齐上

在广州市另一个洗脑班,“黄埔区思想教育学习班”里,这种酷刑更是被广泛使用。家住广州市海珠区紫来大街的法轮功学员范美霞曾自述:“暴徒们强行将我的头朝下往地下按,鼻孔朝上,然后在我的鼻孔和眼睛里滴入辣椒水、烈酒或涂上芥末。”

整瓶芥末油倒入

二零零七年三月,吉林市法轮功学员王敏丽曾被劫持到吉林市越山路警犬基地,遭到国保恶警的毒打和酷刑折磨,曾被灌多瓶芥末油迫害。恶警竟然直接拿一瓶芥末油往王敏丽的眼睛里倒,导致王敏丽一只眼睛失明。王敏丽的一条腿也被恶警用木棒打折。

人们常说:“眼睛里可揉不得沙子。”谁都知道芥末、辣椒、风油精的刺激性极强,如此摧残,对法轮功学员的眼睛造成多大的伤害、对其身心造成怎样的痛苦也就可想而知了。

然而,你想像不到的是,单单对眼睛,中共各级官员还会采取怎样的方式去残害我们的同胞——那群善良真诚的好人。

(待续)

参考资料:〈眼睛承受的酷刑之痛〉,云飞撰文,原载明慧网

责任编辑:苏明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