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风流】所得惟元君

作者:懿慈

明 陆士仁《春雨曲江》。(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

      人气: 233
【字号】    
   标签: tags: , ,

白居易元稹写下的那一首《赠元稹》,追溯了他们的相识相知的缘分:“自我从宦游,七年在长安。所得惟元君,乃知定交难。”

他们最初相识时,是长安城里丰神俊朗的得意书生,一同登科,金榜题名,是一日看遍长安花的荣华盛景。白居易元稹年长几岁,那时候的元稹,是一个风华正茂的少年书生,鲜衣怒马,春风得意。一年四季的花开花落,寒来暑往,都是他们互相探访、饮酒作诗的好时光。“花下鞍马游,雪中杯酒欢。衡门相逢迎,不具带与冠。春风日高睡,秋月夜深看。”

我们知道,元稹一生之中,最专情的一件事,便是为白居易的诗殷勤和诗。其实他一生的志趣并不在于作诗,他是要做社稷栋梁的。然而,谁让他们一见如久别重逢呢,白居易,我们都知道——他是有多么喜欢写诗!为了分享写诗的快乐,他常常要拉住家里的老妈子,不顾人家在井水边淘洗、在厨房里忙活,非要读诗给她们听。冲着的就是她们的不识字。为啥呀?不识字,诗作中太古奥生僻的字眼,那不就让人家听不懂吗?听不懂,不就不利于诗歌的流传和普及吗?得让她们听明白才行!得老妪们点头首肯了,一首诗才算完成,否则,就要反复修改——包括反复给她们朗读。

所以,遇上这么热爱写诗的白兄,元稹又是这么地,衷情附和,于是,一首一首又一首,生生地把元稹和成了一个诗人。

譬如,白居易写诗《赠元稹》,多么热呼呼的一个拥抱:长安居大不易,人山人海潮来潮往,我之所得,惟有元稹。

元稹一定是感动得羞羞答答,不管了,先提笔和诗呀,《和乐天秋题曲江》“十载定交契,七年镇相随。长安最多处,多是曲江池。 梅杏春尚小,芰荷秋已衰。共爱寥落境,相将偏此时。 绵绵红蓼水,飏飏白鹭鹚。诗句偶未得,酒杯聊久持。今来云雨旷,旧赏魂梦知。况乃江枫夕,和君秋兴诗。”大抵他写这首诗时,正是秋天,他眼前,满目都是秋景。长安城的秋天,水中的芰荷、红蓼,已在时令里枝叶衰败,带着寒意的风吹拂经霜的草木,烟波浩淼的水边,有泊岸的渔舟,细脚的白鹭鹚,伶仃地立在舟上,与那水边的秋菖蒲、芦苇、芰荷同镜,是永恒的大唐诗画。这清冷的画卷里,秋风将衣角翩跹,轻拂他们年轻的面容。“共爱寥落境,相将偏此时”。是说他们在一起,总是有许多话要说,这种“寥落境”,不止是瑟瑟秋风,万木萧萧落的秋意,更是心境。长安城中这些年的官场跌宕、遭际亦是心头的那一种萧瑟秋意。这一种寥落,也是白居易的感受,“始知知交难”。人世的炎凉带给了他们磨损,他们确认著彼此的存在,从中得到支持和温情。

长安城外的曲江,是唐诗里一个频频出现的地点。从天宝贞观渊源而下,在时间的河流上处的辉煌都城,巍峨皇宫,金粉楼台,街衢间的车水马龙,闫闾巷陌的万家人间烟火。那恢宏而繁华的长安都城外,是文人士子们的曲江,曲水流觞,诗酒酬答,唱游雅集。皇帝也是曲江的来宾之一,虽然出现的概率远远比不上这群雅集的士子,但皇家活动嘛,排场第一,繁华,气派,宴请排场永居人间第一,譬如,赐宴百官;每年科举放榜时,在此设御宴,款待新科才俊。想想看,曲江御宴,天下风流,人间器物之极,尽在这一日的曲江,而这一日,又是多少代的白头士子们,关于青春最温暖的回忆。

唐‧李昭道《曲江图》。(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

皇帝主持过御宴,便回宫了。日常的曲江,主要是白居易们的地盘。他们也时常在此开席,为着失意或得意的遭际、花开了或雪落了的理由,招徕全城雅人们饮酒作诗,度过快乐的一天。

元稹写过一首诗,诗歌的题目很长很长,对于他来说,诗歌的题目大抵相当于他的便笺、日记:“永贞二年正月二日上御丹凤楼赦天下予与李公垂庾顺之闲行曲江不及盛观”

“春来饶梦慵朝起,不看千官拥御楼。却著闲行是忙事,数人同傍曲江头。”

这首诗,却是大唐诗篇里,最具长安特色的曲江。皇帝大赦天下,官民拥戴。然而,这些年轻人,他们去曲江边喝酒,错过了这盛会。错过了,也不是很在意,然而,长安城里的喜庆,大赦天下的胸襟,这一切,都是帝国的当下,从长安的宫廷到曲江边的水榭,脉动一体。年轻的元稹想到顺手写诗,记录他们的错过,以及曲江边的正月初二这一天。正是这份不甚在意,却延绵无际,是这大唐帝国与他们的休戚相关。人世间的一切繁华,万紫千红,新春伊始的爆竹声声千万里,到末了,天上人间的精气神都聚集到了曲江。曲江,是长安的一泓福水,映照的,是整个大唐风流。千秋万载后,依然繁华永驻。而元稹,依然是那个水榭中的年轻书生,他俊美又好看,懒散地趴在曲江的水栏边。@#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盛世大唐,如日初升,万国来朝,人皆向往。千古帝王,谋臣良将,风云纵横的故事看多了也许使人目眩。今天,我们就做一位普通的长安市民,去大唐CBD:长安城内的西市游览一番,体验这国际大都市的别样风情。
  • 空亭弥茶香 苍鹤步绿苔 烟袅暖熏来 瓯茗当有摆
  • 受现代文化潮流,科技动态的影响,各类新兴娱乐也被推到大众面前。于是,在格式化的现代都市,观看娱乐节目,浏览娱乐杂志,参加游戏活动,成为人们精神休息必不可少的生活方式。
  • 元稹做御史的时候,曾到梓潼郡勘察冤狱。当时是元和四年(809)三月二十一日,白居易正在京城与名辈们游览慈恩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