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文革中自杀的几个名人(4)史学家翦伯赞

文革中自杀的几个名人(大纪元合成)
人气: 380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12月15日讯】编者按:中国大陆的人,直到现在,都被灌输一种所谓按照“唯物主义史观”重新梳理的历史。这种与西方迥异的历史教育总架构,都与翦伯赞有关。翦伯赞按照毛泽东旨意所编撰的历史,被中共称为“马克思主义史学成果”,目前仍被利用给大陆的学生洗脑。

翦伯赞的个人悲剧说明,依附于政治的史学家,最后也必然被政治所利用、蹂躏。当代的中国知识分子,应以此为戒。

攒安定药片携妻自杀的翦伯赞

作为一个知名历史学家享誉民国的翦伯赞,其实是中共老地下党员,1937年就入了党,长期在周恩来领导下做统战工作和宣传。出于统战工作的需要,翦伯赞同覃振、冯玉祥、章伯钧、马叙伦等民主人士交往,在国统区一直没有暴露真实身份。

1949年以后,翦伯赞到了北平,为了便于向党外的文人学者做工作,翦伯赞继续隐瞒身份。直到1962年,翦伯赞做了北大副校长,大家才知道他是中共党员。

1949年中共执政后,毛泽东命翦伯赞以党外身份,负责接收燕京大学。翦伯赞在燕大,名义上是社会学系教授,实际待遇非常高,人称“新燕园摄政王”,连校长都得听他的。从1949到1966年上半年,这十七年的时间,翦伯赞居住在燕东园的一幢小楼内,出入有专用汽车,家中有专用炊事员和女工,还有专用助理员,北大教授阶层中,无一人能与他相比。翦伯赞还有非常多的头衔和社会职务,全国政协委员、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等等。

1952年的思想改造运动中,哲学家、民主人士张东荪受批判。翦伯赞积极指控,列举了事实作例证,说张东荪在1931年出版的《道德哲学》说:资本主义不会灭亡,共产主义不能实现。如实现则劳动者就会饿死;又说“把马克思主义列为学说,乃人类之奇辱,是思想史上的大污点”。张东荪在1946年出版的《思想与社会》说,无产阶级专政是不民主的,结果必变成少数人的专政,而决不是无产阶级专政。这也被翦伯赞找出来作为“罪证”。

翦伯赞的指控给张东荪的历史问题定了性:“反苏、反共、反马列主义”。当时还有一个揭发者,曾展示张东荪《唯物辩证法论战》一书上的亲笔题词:“如有人要我在共产主义与法西斯主义二者当中选择其一,我就会觉得这无异于选择枪毙还是绞刑。”这是英国政治理论家柯亨的话,张东荪抄录了。此事加重了张东荪的罪行,很快他被定性为叛国者,1953年被民盟撤销一切职务,然后被捕,1973年死在秦城监狱。

翦伯赞被中共评为“中国马克思主义历史科学的重要奠基人之一”。他宣传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建立发展马克思主义新史学;他积极宣传历史唯物主义,认为阶级观点与历史主义相辅相成,二者缺一不可。中共古代史一些重要教材,都是翦伯赞编著,目前的历史教育总架构,以及中国古代的社会性质划分基本上都是由翦伯赞建立的,他主编的《中国史纲要》,一直是大学历史系通用教材,被称为是“阐述历史唯物主义的教科书”、“培养教育爱国知识青年的好书”。

虽然翦伯赞按照毛泽东的马列主义方法梳理中国历史,主张学术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却又决不主张为政府随时制订的政策服务。毛泽东提出“只有农民起义和农民战争才是推动历史发展的真正动力”,但翦伯赞不认为历史的发展仅仅是农民起义才能推动,认为不能把农民起义捧得太高。戚本禹说,太平军李秀成是个叛徒,因为他最后写了自首书。翦伯赞认为,不能因为李秀成写了自首书就说他是叛徒,就去否定他的一生。毛主席看了翦伯赞的主张,批示:白纸黑字,铁证如山,晚节不保。

姚文元批判吴晗的《海瑞罢官》发表后,《文汇报》采访翦伯赞。翦伯赞批评姚文元“粗暴”,是“打棍子”,是“给吴晗同志扣政治帽子”。同时指出:“吴晗和我是朋友,我了解他。难道吴晗要退田?思想批评要联系个人历史,要看他是什么样人。吴晗早在抗日时期就参加了民主革命。如果整吴晗,所有的进步知识分子都会寒心。”

1966年3月17日,毛泽东在杭州召开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上说:“我的意见,还要打倒什么翦伯赞呀,侯外庐呀等等一批才好,不是打倒多了。这些人都是资产阶级,帝王将相。”

于是,翦伯赞被扣上“反动权威”、“反共老手”的帽子。

1966年6月1日开始的“文化大革命”,北大历史系最先被揪出批斗的就是翦伯赞。他和陆平等人被定为“黑帮”,身上挂了写着“黑帮”的一块木牌,有时在校内劳动,任人围观唾骂,有时在校园内列队游行示众,有时又被押上台接受群众大会的批斗。翦伯赞身患重病,还是经常被传呼审查,拳打脚踢,坐飞机,每天被批斗十几小时。聂元梓等几次开万人大会批斗他。

从6到8月里,翦伯赞被斗100多次。有一次翦伯赞被从厕所揪出,红卫兵把粪纸篓扣在他的头上。他卧床不起,红卫兵就用平板车给拖到会场,不许坐下。他站立不稳,就让双手扶著竖起的长凳腿站着,一斗几个小时。

据北大保卫组《情况反映》(第4号)记录:8月23日,“有些红卫兵把翦拉出来批斗了4次,有的揪头发,有的扳脖子。”“据翦的老婆说:‘翦的心脏病又厉害了,现已不能起床,两天没吃东西。学生经常往外拉他,怕活不长。’”

8月24日,北京师大女附中红卫兵在清华大学“造反”后,又到了北大“燕东园”,抄了翦伯赞的家,藏画被撕毁,书籍被查封。

1968年夏,翦氏夫妇被赶出北大,关押到蒋家胡同的一间小黑屋,街道上的小孩天天结群批斗他,听说他是“大坏蛋”,经常闯进屋里骂他,侮辱他,往门口的锅里吐唾沫,扔脏东西。

1968年10月13日,,中共八届十二中全会上,毛泽东说,对资产阶级学术权威也要给出路,“不给出路的政策不是无产阶级的政策。”毛以翦伯赞、冯友兰为例,说今后还得让他们当教授,不懂唯心主义哲学就去问冯友兰,不懂帝王将相历史,便去找翦伯赞。又言,今后在生活上可以适当照顾。

这个批示之后,翦伯赞搬进燕南园64号,生活费由30元增至120元,白天有历史系的学生值班,夜间雇了退休工人杜师傅伺候。翦伯赞连夜写信给毛泽东,表示感谢。毛泽东看信后,称赞翦伯赞“信写得很好。”

北大军宣队和工宣队开落实政策大会,翦伯赞第一次胸戴毛主席像章,手拿《毛主席语录》,带着夫人,去参加了大会。会上,他再三感谢“伟大领袖”对他的特别恩典。

1966年秋季,国家主席刘少奇被内定为“叛徒、内奸、工贼”。具体罪行之一,就是刘少奇曾经与蒋介石相勾结,阴谋要“消灭红军,取消红色政权”。中共中央办公厅这时已设有刘少奇专案小组,专门调查刘少奇的罪证。

11月22日,也就是北大军宣传队给翦伯赞开落实政策大会的第四天,“刘少奇专案组”副组长巫中“提审”翦伯赞。北大历史系当晚成立了由王渊涛等三个学生组成的“翦伯赞专案组”,协助审讯。

翦伯赞被“提审”多次,审讯不顺利。让翦伯赞交代“1936年参加联系所谓‘国共谈判’的罪行”,翦伯赞不予配合,坚持当年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执行党中央的决定。巫中接连来了几天,都没达到目的,于是就让北大把翦伯赞档案全部翻出来,想从中寻找线索。王渊涛在1955年肃反档案中,偶然发现翦伯赞与多年前的一位女学生有感情纠葛,便将之提供给了专案组。专案组据此逼迫,翦伯赞承认并写下了“交代”材料。

12月18日下午,巫中与专案组成员五人到翦家提翦,一再逼翦读毛主席有关敌我矛盾的“语录”。巫中说:“这个罪行党中央已经查明,判定刘为叛徒、内奸、工贼。不久将在‘九大’公布。你只要就这件事写一份材料。加以证明,再签上字,就没你的事了。”翦伯赞再次拒绝作出违反事实的交代,一再回答“记不起来了”。巫中恐吓他:“你再不交代,外面有车,就抓你去坐牢!”当天临走时,巫中威胁翦伯赞,让他要好好考虑,明天继续交代。

巫中等人走后,“专案组”学生催翦伯赞赶快写“交代材料”,翦伯赞说:“这涉及刘少奇,我不能随便乱写。”他又问学生:“我犯的是生罪还是死罪?”学生回答:“巫中不是说了吗?你要交代不清楚,这是涉及坐牢的事!”

12月18号晚上,翦伯赞夫妇跟杜师傅说,我们先睡了,你明天早晨给我们买些油条和豆浆,钱你先垫著,我们明天给你。然后,老俩口就在客厅的一个偏房睡下。快午夜12点了,杜师傅听到炉子响声,问有事吗?翦伯赞夫人说:翦先生饿了,我给他热点牛奶喝,你就睡吧,不用管了。

19日早晨,七十多岁的翦伯赞和夫人戴淑婉被发现死亡。翦伯赞仰卧在卧室左边的单人床上,戴淑婉仰卧在右边的床上,两人头南脚北,都穿好了鞋袜,衣着整洁,面色安详。翦伯赞床铺枕头右下方,发现了一个服药袋,内装两粒进口速可眠胶囊。翦伯赞中山装的左右口袋里,各装一张字条。一张写着:“我实在交代不去(出)来,走了这条绝路。我走这条绝路,杜师傅完全不知道。”另一张则写着:“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万岁!”

经调查,每次翦伯赞去北京医院看病,每次都能提取速可眠胶囊,依照规定数量,一次有20粒。可能为了自杀,翦伯赞攒了安眠药片。

翦伯赞的几个子女及和家属被通知要进行尸体解剖。子女家属都不来,答复:已经划清了界线。尸检后,两具老人遗体被运到火葬场,匿名火化,不留骨灰。

1979年2月22日,中共为翦伯赞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骨灰盒里有三件东西:翦伯赞常年使用的老花镜,冯玉祥将军赠送的自来水笔,他与老伴戴淑婉的合影。

评述:

翦伯赞等的“唯物史观”提出,人类社会发展,从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共产主义社会,这是一个客观的历史规律,此观点现在已经被证实是荒谬的。

“唯物史观”理论基础是阶级斗争学说,这个学说造成了斯大林时代、毛泽东时代、波尔布特时代、金日成时代的人间灾难,堪称20世纪人类社会的最灾难性理论。

而这个理论的很多荒唐而反人类的结论,大陆的学生还在背诵,比如:
“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
“阶级斗争是社会发展的根本动力”
“无产阶级是最先进的阶级,共产党是无产阶级先锋队,无产阶级毕将战胜资产阶级,夺取政权进行社会革命,实现无产阶级专政”
……

参考资料:

谢甲林:我在北大保卫组处理翦伯赞之死
王渊涛:我所知道的翦伯赞之死
张传玺《新史学家翦伯赞》#

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7-12-17 12:5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