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林辉:周恩来如此对待两位救命恩人

人气: 468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12月13日讯被中共宣传为“人民的好总理”的周恩来讲人性吗?如果看到周在听闻一些百姓的苦楚时的“感人话语”,如果看到一些人回忆周是如何“保护他人”,如何“关心他人”的,答案显然“是的”。然而,当我们将全角镜头对准周恩来时,在面临党性还是人性的选择时,周恩来给出了什么答案呢?不妨从其对待自己的恩人说起。

灭门顾顺章全家  杀死救命恩人

1931年中共早期领导人、中共秘密特务组织头子顾顺章被国民党抓捕后,选择了投降国民党,并供出了中共大量的机密情报,在上海从事情报工作的周恩来也差点被俘。

周恩来在逃脱后,亲自指挥对顾顺章进行报复,其家人及当时在顾家的人员共十多人都被中共特科红队人员杀死。对此进行了大量研究的吴基民,撰写了《周恩来与上海灭门血案》一书,并在台湾出版。书中披露,周恩来等一干人先后来到了顾顺章的住处上海威海卫路802号。当时顾顺章的妻子张杏华与斯励、朱完白和朱完白的妻子正在打麻将。张杏华看到周恩来之后,让妹妹张爱宝接替自己,自己则将周恩来让进卧室。在周恩来与牌桌上其他人对视时,周恩来和斯励都认出了对方。

斯励,黄埔军校学生,北伐期间在总政治部任秘书,并加入了中共。他的哥哥斯烈是国民党二十六军第二师的师长,国民党“四一二”清党时就是他下令在宝山路开枪的。

除了中央文献出版社编定的《周恩来传》外,几乎所有的外国记者在描写“四一二”清党时,都提到周恩来曾被国民党军队扣押过,是一个国民党师长的弟弟将他放走的。英国作家迪克·威尔逊写道:“周被捕时,这位师长的兄弟曾是周黄埔时的学生,是他帮助周逃跑的。”这个师长的兄弟便是斯励。周恩来1957年12月22日在上海回忆道:“一个驻在闸北的国民党师长叫斯烈,他的弟弟斯励是黄埔军校出来的,是我的学生,斯烈就利用这个关系和我们谈判……斯烈写了一封信给我,要我去谈一谈,我就被骗去了。当时我的副指挥(指顾顺章)也去了。”这也证实了斯励当时和周恩来的关系是很密切的。

《周恩来与上海灭门血案》记述,在认出斯励后,周恩来心里暗暗叫苦,在跟着张杏华走进卧室后,他告知了顾顺章被捕和“叛变”的消息,张杏华也选择跟随顾顺章走,周恩来于是下令处死了她。张杏华被勒死。客厅中的其他人,包括斯励,也都被处死,被埋到了天井里,唯一幸存的是顾顺章7岁的女儿。

据报,当时被周恩来等杀死的顾顺章的家人和亲友共30多人。后因参与暗杀的中共特科人员王世德被抓,供出了埋尸地点,并带租界人员和警察去掘尸,成为轰动上海乃至国内的“海棠村掘尸案”。案发后,中共又一批秘密机关被发现破获,而周恩来转移到江西苏区才得以逃脱。

救过周恩来的“装甲兵之父”悲惨下场

被称为“中国装甲兵之父”的章培将军,毕业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与国民党赫赫有名的将领白崇禧、张治中、蔡廷锴等同期。1926年,参加国民党北伐。1927年2月,任上海警察厅第一总局局长。3月,任浙江省省防军第六团团长。

受亲共的二弟章乃器和加入中共的三弟章秋阳的影响,章培也对中共颇有好感。1927年,他因掩护章秋阳从事革命活动、放走列入逮捕名单的包括周恩来在内的12名中共党员而被撤职。1930年,他出任白崇禧七十九师少将参谋长。1932年,在第四次国民党“围剿”中央苏区时,因被指控为借故拖延战机,有通敌之嫌再次被撤职,并被送到国民党陆军大学特别班学习。

1936年,章培又一次营救被关在监狱中的左倾的“七君子”。此后,亦冒险解救过中共党员。也因此,包括周恩来、陈云在内的中共党员,都随着章家兄弟称呼章培为“大哥”。

章培在陆军大学毕业后留校任少将教官,并亲手筹建了机甲战术系,还先后担任陆大二期与四期的将官班主任(国民党少将以上将领为期一年半的培训)。可以说,蒋介石手下几乎所有军团以上的将官,都曾经是他的同学或学生。

1941年,章培离开陆大,前往陆军机械化学校组建中国的装甲兵团。1943年,他以中将身份率先遣组,亲赴印度美军基地, 输送机校装甲优秀学员800人,在接受美军培训后,组成了中国第一个装甲兵团,并加入中国远征军参与盟军缅北作战,取得了不错的战绩。

抗战胜利后,亲共的章培在中共的安排下,脱离了陆军大学去香港,途经杭州时还曾规劝浙江省主席陈仪归附中共。1949年2月,在中共的邀请下,他从香港回到大陆,筹建了中共第一所军事学院,担任战事组长、装甲教授研究会第一副主任。由于其在陆军大学的声望,章培帮助中共至少招募了58位国民党少将级别以上的教官,他们为中共培养了大批装甲机械化人才。

在最初的几年,章培确实受到了中共的器重。据说,在中共建政后的一次活动中,周恩来认出了章培,主动跟他打招呼,当众对他当年的救命之恩表示感谢。

1954年,章培转业到山东,任山东省政协常务委员。1958年被打成“右派”,文革期间更是被侮辱、暴打。

据《我们忏悔》一书披露,在1967年初夏,山东政协机关造反派对其进行了批斗。“一天傍晚,在机关后院高台南面,我们正在玩耍,四五个造反派不知为何喝住正欲回家的章培先生,没说几句话就开始暴打。有人啪啪啪啪,连续正反抽他耳光,只见他胸膛挺直,纹丝不动,一声不吭,头被抽打的来回摆动。接着又有人从后面猛的一脚踹在他小腿上,他不由自主的哼了一声,狠狠地栽倒在地,但立即又爬了起来,笔直地挺立着,任由造反派继续暴打,没有呻吟,更不求饶……”

在这次被暴打后,章培给周恩来写了一封信,大意是:“我不求你们像我当年对你们一样。我已是70多岁的人了,只请你们按照你们的俘虏政策对我。”

可是没过多久,章培又被暴打一次。他大概根本没意识到中共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残暴本性,也不了解周恩来两面派的作风。

1973年,80岁高龄的章培终于被摘掉了右派的帽子,并调回了杭州,与女儿一家住在一起。因为他的到来,已是“反动学术权威”的女婿家门口又被贴上了“国民党中将乘龙快婿”几个大字,他的外孙、外孙女也经常被造反派的孩子追打谩骂。在这种情况下,章培深居简出。其在此期间曾一度撰写过回忆录,但后被付之一炬。

1979年,章培去世。不知在其离世的那一刻,是否才真正想明白:自己今生上了中共一个大当。

结语

大纪元社论《九评共产党》写道:中共建党之初,便确立了建党的三大路线,即政治路线、思想路线和组织路线。若以通俗的语言来描述这三大路线,思想路线是共产党的哲学基础,政治路线即确立目标,然后以严厉的组织形式来实现这一目标。

共产党员以及共产社会的人民首先被要求的,是绝对的服从,这是所谓组织路线的全部内容。在中国,人们了解共产党员普遍的双重人格特征。在私下场合,共产党员多具有普通的人性,具有一般人的喜怒哀乐,也有普通世人的优点和缺点,他们或许是父亲,或许是丈夫,或许是好朋友,但凌驾在这些人性之上的,则是共产党最为强调的党性。而党性,按照共产党的要求,永远超越普遍人性而存在。人性当成相对的,可变的,而党性则是绝对的,不能被怀疑也不能被挑战。

换言之,无论你内心有着怎样的意见,但一旦作为党员表态时,必然要和“组织”保持一致,即便要泯灭人性。作为中共党内的高级领导人,周恩来的一生一直都在身体力行的遵循着“党性高于人性”的原则行事,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何其可以对恩人痛下杀手,可以置恩人的苦难于不顾。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7-12-13 4:1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