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在唱歌中找到自信 张渝姗与部落孩子的故事

张云清

【大纪元2017年12月12日讯】位于台湾浊水溪最上游的南投县民和国中,学校“浊岸合唱团”今年参加教育部办理的全国合唱比赛大放异彩,一举拿下乡土歌谣全国赛原住民语系、东南亚语系及女声合唱全国赛中区国中团体组三冠王,指导老师张渝姗功不可没。

宁愿舍弃音乐家教高薪、安逸的生活,来到偏远地区的原乡,帮助部落孩子在合唱团的练习中找到自我的定位与信心,除了推广原乡音乐的使命感,张渝姗说:“更多的是被孩子的热情所感动,跟教平地的孩子是完全不同的体验!”

民和国中浊岸合唱团在台中歌剧院演出。(张渝姗提供)

民和国中学区包含地利、人和、潭南和双龙等信义乡布农族四部落及水里乡民和村。由于学校地理位置偏远、家长社经地位低,弱势家庭比例逾九成;原住民学生比例逾八成。学生对知识的学习意愿不积极,对自我感觉困惑、迷惘,学校为了帮助孩子,使他们的学习不致中辍,除提供学生住宿、各年级夜间三小时课业辅导,同时开设技职课程、成立社团,让孩子探索自己的兴趣,开创多元的升学管道,从而找到未来发展的方向。

2009年,教导主任周慧星发现同学区的民和国小有合唱团,也想成立一个合唱团,“那时候是听到国小(孩子)的歌声,觉得原住民的歌声都是这么好听,所以就想说,好,就组一个社团!”她得知国小合唱团是由彩霞基金会赞助外聘师资,于是主动接洽彩霞基金会寻求赞助,成立了“民和国中浊岸合唱团”,由张渝姗担任指导老师。

和孩子搏感情 取得信任

原本在台北从事音乐家教的张渝姗,因缘际会应聘到彩霞基金会,来到南投原乡,在国小指导合唱团两年,后接续到民和国中。由于需要南北奔波,逐渐舍弃收入丰厚的音乐家教,“本来在台北的工作很轻松,为了这个工作必须舍掉一半的课,后来因为两边跑加上身体状况不理想,经过抉择后决定把台北的学生都让给别人,专心来这边教。”

她说:“之所以会舍弃台北的工作,选择南投,是因为孩子带来的感动。他们很纯真很自然,上他们的课会很开心。”由于原乡孩子很随兴,不容易相信外人,练习时总不够积极,张渝姗放下身段和他们“搏感情”,对他们提出的问题,“不能有一丝闪烁,否则就会被怀疑。而且要把自己当成是跟他们一起的,他们就会很开心,会信任你。”张渝姗发现取得孩子的信任后,“很快,教的时候就有成绩了!”

不只有唱歌 整体与品格很重要

合唱团需要整体配合才能使所有的声音融为一体,团体里没有个人主义,每一个成员都要学会聆听他人的声音,然后调整自己的声音。张渝姗告诉孩子:“我不要你很会唱,我要你学习到在这个团体里面懂得团结合作,而且是要大家一起好,而不是只有你个人的色彩。”她认为在合唱团不只有唱歌,整体的学习、品格很重要。

张渝姗说教原住民孩子可以用“相当具体的感觉去描述”,而不是学术上的名词,让他们自己讲出唱歌时想到什么,不是告诉他们答案,而是告诉他们感觉。

她举例:“比如说,我现在想要草原上的风,请问草原上的微风是什么?他们就会去揣摩。”然后听他们唱一遍,再告诉他们刚才听到的感觉是什么,“如果我跟他们说,你们刚刚唱的不是草原上的风,是台风,他们就懂了。”

由于孩子能够用心领会、认真练习,虽然没有歌唱技巧,张渝姗认为只要情感到位,歌唱起来是能让人落泪的。她跟孩子说:“你们唱了要能感动自己,还有感动我这个指挥老师,我告诉你(舞台)下面的人绝对会哭。”果然每次上台演唱之后,孩子都会跟她说:“老师,底下有人在擦眼泪!”

自筹经费出国比赛 培养自信

虽然孩子们资质不是最好的,也没有顶尖的歌唱技巧,但是自发性的学习态度,让张渝姗非常感动。为了让孩子建立自信,2012年带着孩子参加南投县合唱比赛,第一次正式站上舞台初试啼声即获得优等奖,孩子们欣喜雀跃。

浊岸合唱团在2013年香港民族歌谣合唱比赛获银牌奖,赛后张渝姗(前排左二)带学生出游香港。(张渝姗提供)

2013年彩霞基金会鼓励合唱团利用暑假前往香港比赛,但必须自筹七成经费70万元。孩子们展现强大的企图心,他们结合咖啡社团义卖学校自产“浊岸咖啡”、在每一场募款演唱中卖力表演,张渝姗说:“整个出国的费用都是孩子们一场一场唱下来的,包括唱尾牙及热心人士的捐款。”这次香港民族歌谣合唱比赛获得银牌奖,孩子们回来之后“整个人都成长了”。

受到香港之行的鼓舞,2014年合唱团再次自筹经费参加新加坡国际合唱节竞赛,同样抱得银奖而归。孩子为了比赛自觉每周练习两堂课不够,主动要求在晚上或假日自主练习。

让张渝姗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如有星期六加练,几乎是全员到齐,展现强大的凝聚力,“只要有人没到,马上打电话去找,如果没有家人可以载你来,马上就有人找人去载!”

张渝姗形容她上课没有秩序可言,但是乱中有序,孩子虽然随兴,但整体很有向心力,“我其实不用去管他们的秩序,学生各方面都会自动自发完成。”

增强学习动力 翻转人生

“比赛只是一个手段,让他们有目标、有自信。”张渝姗说刚接触孩子的时候,他们是很自闭的,完全对自己没有信心,眼睛总是看地板。“慢慢的我让他们接触比赛,成绩出来之后才知道‘原来我不差’。慢慢的你就发现他敢看人了、动作变漂亮了,累积很多演出、磨练下来,整个风采不一样了,那是他们的自信!”

浊岸合唱团2016年在南投中兴新村小镇艺术节演出。(张渝姗提供)

合唱团让偏乡的孩子唱出自信、翻转人生,增强在学校的学习动力,甚至有孩子为了合唱团而到校上课。周慧星说有孩子以合唱团参加比赛时获得的特优成绩,进了马偕护校。“这对孩子来说也是一条不错的路。”她期许未来可以用合唱团活动来鼓励他们在学业方面的进步。

浊岸合唱团2016年在南投中兴新村小镇艺术节演出。(张渝姗提供)

“我觉得我更有自信,以前我不敢唱给大家听,现在是希望能有越来越多观众来听我唱歌。”合唱团副团长幸雪芳说:“除了更有自信也更独立,也知道一个团的默契、团队精神。”

为了合唱团,张渝姗住在南投市的娘家,有空才能回台北,“几乎把所有的耐心和爱心都放在这些孩子身上,反而没时间关心自己的小孩。”张渝姗感谢家人包容,虽然愧疚,但能够将合唱团带出有目共睹的成绩,她觉得“非常值得”!

民和国中浊岸合唱团的孩子们唱出自信,增强了在学校的学习动力。(张渝姗提供)

 

11年无怨无悔辛勤付出,孩子的巨大改变让张渝姗既感动又欣慰,“我希望这边的孩子能够被认同、被肯定,而且能有更多舞台,让他们尽量出去唱给人家听。”

——转自《新纪元》

责任编辑:程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