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报三围时间到 秘鲁小姐决赛佳丽们说的数字让观众心惊

【大纪元2017年11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小清综合报导)近日举行的2017秘鲁选美大赛没有遵循“传统剧本”。佳丽仍然有穿晚礼服和分体泳衣,不过在“报三围”环节,她们嘴里吐出的是该国妇女受侵害的一串串统计数字,令现场和电视观众为之心惊。而她们并不是最早登上选美舞台谈论人权问题的佳丽。

“我的名字是卡米拉·卡尼科巴(Camila Canicoba),我代表利马。”一位选手走到麦克风前说道,“我的数据(Measurements)是:我国过去九年中有2,202宗杀害女性案件的报告。”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无可回避又令人不安的事实,在评委和观众面前被一一抛出。

据联合国一项研究报告,全球有六成以上妇女一生中至少遭受过一次暴力。在秘鲁,针对女性的暴力是个突出的社会问题,去年曾引发数千人上街游行。

这个不同凡响的主意,出自前秘鲁小姐杰西卡·牛顿(Jessica Newton)的动议。她告诉法新社,当赛事主办者了解到参赛选手中有多少曾遭到侵害或骚扰时,也认同了在赛事中呈现这些真实数据——经由电视传播,将可以让大众有所警醒、提高这方面的意识。

150名参赛选手中,有些不仅仅是代表受害者发声——有5人就是暴力受害者。10月29日的决赛中,轮到23名佳丽上前“报三围”时,她们说出的数字着实让人心惊;身后的大屏幕上则打出了受害女子们的影像。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我的名字叫胡安娜·阿塞维多(Juana Acevedo)。我的数据是:我国七成以上女性都是街头性骚扰的受害者。”

“我是阿尔门德拉·马罗奎恩(AlmendraMarroquín),我代表卡涅特(Cañete)。我的数据是:四分之一以上的女孩和少女在学校受到侵扰。”

在选秀的最后阶段,选手们通常会被问些轻松的问题。这场赛事中,她们却要回答自己针对这些暴行会做些什么。

法新社报导,23个参加秘鲁小姐决赛的女孩子,也将在本月25日引领反对暴力侵害的主题游行。

这些秘鲁女孩子并不是最先将社会政治话题带上选美舞台的。

2015加拿大世界小姐冠军林耶凡(Anastasia Lin)认为,选美比赛是女性发声、参与社会活动的适当平台。她本人也一直在藉选美比赛的机会,引人了解近年发生在家乡中国的信仰迫害和侵犯人权的暴行。

2013加拿大世界小姐的决赛选手Anastasia Lin,目前在多伦多大学攻读戏剧表演和国际关系的双学位。(由Anastasia Lin提供)
2013参加加拿大世界小姐决赛的Anastasia Lin。(Anastasia Lin提供)

2015年度的“世姐”比赛中,她谈论加拿大人享有的信仰自由,呼吁大家“支持对的,反对错的”,因此激怒中共当局,遭到拒发签证和禁止入境,未能参加在中国三亚举行的总决赛。

“因为我选择的平台,父亲在中国受到骚扰威胁。这时,我不得不真的做出选择,是坚持信仰、保持初衷,还是要放弃。”林耶凡日前受访时告诉加通社记者,在加拿大长大的她,从不相信胁迫与妥协会有好结果;她也认为,媒体的曝光可以更好地保护父亲,这让她最终做出了决定。

林耶凡在《华盛顿邮报》上讲述了父亲受到中共国安骚扰的事情。(网站截图)
林耶凡在《华盛顿邮报》上讲述了父亲受到中共国安骚扰的事情。(网站截图)

虽然争得前三甲不是她的目的,但真的登上舞台时,林耶凡意识到必须认真严肃地对待自己的使命。之后的连锁反应,连她自己也始料未及。

林耶凡的坚持获得加拿大人的力挺,她在第二年再次以“加拿大小姐”的身份参加“世姐选美大赛”。

2016年12月8日,林耶凡参加在华盛顿DC近郊米高梅(MGM)酒店剧场举行的世界小姐决赛。(李莎/大纪元)
2016年12月8日,林耶凡参加在华盛顿DC近郊米高梅(MGM)酒店剧场举行的世界小姐决赛。(李莎/大纪元)

她还先后受邀出席美国国会、英国议会、台湾立法院、高雄议会和加拿大国会等举办的听证会,申明其维护信仰自由的主张。

加拿大世界小姐林耶凡在美国国会听证(李莎/大纪元)
加拿大世界小姐林耶凡出席美国国会听证。(李莎/大纪元)

这位加拿大小姐说,这都是天意。

林耶凡说,自己是受到2003年加拿大世界小姐冠军、同年世界小姐亚军阿馥馨—扎姆(Nazanin Afshin-Jam)的鼓舞。阿馥馨—扎姆曾参加人权圣火传递活动,并且公开呼吁立即制止中共杀害良心犯盗取器官的暴行。

HAINAN, CHINA - DECEMBER 6: Miss Canada Nazanin Afshin-Jam, a finalist in this year's Miss World contest, on stage on December 6 2003 in Hainan, China. The live show was watched by a worldwide TV audience and for the first time allowed the public to vote for their favorite contestant using the internet. (Photo by Getty Images)
2003年加拿大世界小姐冠军、同年世界小姐亚军阿馥馨—扎姆。(Getty Images)

而林耶凡也认为:“我入围的并不是由男人评判的选美比赛。我为自己的外貌自豪,但它不能定义我这个人。”

利用选美盛事的平台来表达诉求,可说是对选美传统的某种颠覆,但从林耶凡开始,这种表态已越来越被业界认可,选美赛事的标准也悄然发生著变化。

虽然包括娱乐业在内的当代社会还是“以貌取人”,但女孩子的外貌已经不是唯一的考量,“评委们经常还要全面地看这个女孩子是否有领导力和独立的见解”。林耶凡说。

2015年9月8日,加拿大世姐林耶凡在台湾立法院作证,盼台为中国人权发声。(新唐人电视台)
2015年9月8日,加拿大世姐林耶凡在台湾立法院作证,盼台为中国人权发声。(新唐人电视台)

女孩子藉选美比赛的平台谈论严酷的社会议题,您怎么看?欢迎和我们分享您的看法。

责任编辑:杨丽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