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辞掉高薪工作 加国女周游世界重启人生

加拿大夫妇摆脱物质的牵绊去旅行。(Trevor and Kashlee/Facebook)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11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宋清宁综合报导)加拿大女子凯什丽·库克瑞恩(Kashlee Kucheran)曾拥有一个光鲜的生活:高薪、大房子、好车和羡煞旁人的衣橱。然而,她选择卖掉这一切,“重新启动”人生,开始游走世界。

凯什丽刚结婚不久,她与丈夫特雷弗(Trevor)将作为“专业旅行者”在未来10年周游世界。他们现在在英国,之后会去越南、澳洲,把世界上的国家一个个游遍。

卖掉一切 从物质中解脱

凯什丽过去人生的关注点是“有形的东西”——她能触摸、购买和投资的东西,能给她带来快乐的东西,以及金钱、工作和疯狂竞争。她的生活充满了物质,很多、很多的物质。

“几年前,我是一名地产经纪人,做着和现在我所推崇的相反的事情——把人们推进房子里。我年薪有20万加元,但生活完全不开心。”

“我开始买东西以填补日常生活中无时不在的空虚感,我谈的不仅仅是几双鞋而已。我建了一座3000平方英尺的房子,买了两辆车,开始把生活的每个角落都填充上昂贵无用的东西,但它们还是不能给我带来快乐。”

“我坐在那想‘这不是我想要的东西吗?为什么不能使我快乐呢?’这么多年努力往上爬,在人生的赛跑中与别人竞争,积累物质,不知不觉中我把自己捆绑起来,成为了自己不喜欢的人。我脾气暴躁、冷漠无情,并一直贪得无厌,想要更多。”

“我着迷于‘想要更多’,这其中的问题是,我对物质的渴求永远无法被满足,这使得我只有两条路可走——继续恶性循环,或按下‘重启’键,重新开始。”

“我充满了恐惧,但还是走出了这一步,按下了人生的‘重新启动’键。我辞掉了讨厌的工作,和虚情假意的朋友说再见,开始减小居住面积,把垃圾清理出我的生活。”

当时,她的未婚夫特雷弗每天工作15小时,两个人都“过度工作、筋疲力尽,只是在努力熬过每一天。”虽然赚的多,但失控的消费习惯使这对夫妻有2.5万加元的信用卡债务,6位数的房屋贷款和各种账单。

“我们最后做出结论,我们现在还有一个房子是因为我们觉得这是必须拥有的,但我们真的不需要!我们辛苦地建立起了一个在线生意,在哪都可以工作,那我们为什么不到各个地方去工作呢?”

于是,他们卖掉了房子,然后是里面的一切。“我们卖掉了家具,80双我没有在穿的鞋,所有那些所谓的‘必须拥有的’物品。我们几乎卖掉了一切。”

“这样一来,我们可以10年里全职旅行,不用担心支付账单来存储我们不需要或根本不用的东西。我们在脸书上的买卖群里卖东西。我们不敢相信这些东西卖得有多快,人们都登门来取。”通过卖无用的家庭用品,他们赚了8800加元,这些钱被用作偿还债务。

两个皮箱走天下

如今,凯什丽和特雷弗无债一身轻,把生活开支降到最低,每几个月就选择一个新的国家/城市居住和工作,实现了一直以来的梦想。

凯什丽说:“最大的挑战是分清‘想要’和‘需要’,相信我,我知道‘想要’感觉起来有多像是‘需要’。”

“我的人生中有很多时刻,我觉得自己需要这双鞋、那辆车、这些搅拌器附件和那件我5年前买的、现在标签还在上面的上衣。我花钱买的90%的东西都是我不需要的,完全不需要的。我不敢相信这么多年来,我认为这些东西会使我快乐。”

“现在我们只拥有自己需要的东西和真正使我们愉悦的东西,这是如此解脱自由的一种感觉。”

凯什丽承认,过去读到类似的故事时,她会觉得那些人“都疯了”,直到她如今亲身体验过。

“我感觉棒极啦,当生活不再被账单和物质牵绊时,是如此的轻松。我之前从未想过满是无用之物的存储间会给我的生活带来如此负面的影响。现在我减负到只有两个旅行箱了。我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有其存在的意义。”

但她表示,成为极简主义者并不代表不再时尚或总穿一件衣服。“现在如果我想买一件新裙子,还是会买,但必须先卖掉或捐掉一两件旧裙子,以腾出空间。”

“我有一个虚拟衣橱,像是云存储,里面是衣服而不是电脑文件,这个服务叫‘DUFL’。他们保存我大部分的衣服,当我需要的时候,就把衣服寄给我,可以寄到世界的任何地点。”

“这完全解决了我‘如果从泰国去俄国,需要冬天的衣服’的问题。这样一来,我就不需要因为不同国家不同的气候,而飞回‘家’或浪费钱买新衣服。”

对于那些希望缩小住房、还清债务和重新开始的人,凯什丽的建议是:“什么也别想,就去做。”

从小的地方开始,床底下,衣橱里和车库里,卖掉不需要的东西用来还钱,停止积累新东西。梳理自己的信用卡,取消一切无用的订阅和推销邮件,把各种开销降低到最低甚至是零。

如果你想知道具体和详细的操作方法,请点击这里查看。

责任编辑:李欣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