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毛泽东诗词的“庐山真面目”之八

毛泽东诗词被党媒“高级黑”

作者:陈峰

人气: 11218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12月15日讯】十一、天下奇闻:李白“抄袭”毛

文革中,所有学校都停课闹革命。批斗老师。某语文老师也被打成“三反分子”。“三反分子”是那个时代特有的名词,即“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思想的反革命”。

给人定罪总得有犯罪事实。这位老师的“犯罪”事实很简单。他在语文课上讲毛诗词时说:毛主席诗中的“我欲因之梦寥廓”,是套用了唐朝诗人李白的诗“我欲因之梦吴越”。红卫兵认为,这是“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思想的反革命”言论。老师开始还想进行辩解,说他没有攻击伟大领袖的意思,他是称赞毛主席学习李白诗词学得好。结果遭到红卫兵更严厉的批斗:“我们最敬爱的林副统帅说过:世界几百年、中国几千年才出现了一个毛这样的天才。李白是什么东西,怎么能和我们心中的红太阳相提并论!”

老师实在经受不起肉体的折磨,只好认罪。“我有罪。我阶级觉悟不高,我侮辱了伟大领袖、伟大导师、伟大统帅、伟大舵手,我们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我更正:李白诗词是抄袭毛主席的。我向毛主席请罪……”

几个红卫兵头头一商议:到底是毛主席抄袭了李白的诗,还是李白抄袭毛主席的诗呢?他们也拿不准。最后结论是:老师犯有严重“反革命”罪行,但认罪态度较好,解除关押,以观后效。

十二、毛诗词被党媒“高级黑”

2015年9月9日,新浪微博官方认证的湖南省纪委预防腐败室副主任陆群、网名“御史在途”发现,中共喉舌媒体《人民日报》官方微博当天发表了几首毛的诗词以示悼念,但多处出现错误。

如将《沁园春‧雪》中的“江山如此多娇”写成“江山如此多妖”;虎距(踞)龙盘今胜昔;黑手高悬地(霸)主鞭;昆鸡长笑老鹰飞(非)等等。

对此,陆群表示,“像人民日报这样的媒体官微经常出现语言和文字错误,甚至一条微博出现16处以上的错误,是不可理解。”

《中国社会报》副总编徐付群,将党媒的上述错误假设放回到毛发动的文化大革命的年代,他说,这个错误很可能会被放大成对领袖不忠、对祖国河山痛恨、对无产专政敌视。

不过,大陆网民有不同的看法。有网民认为,“官媒这是高级黑,只有有心的才看得懂,错一两处容易被网民忽略,故意多错,这样小聪明就不会被埋没。从错字中看,既有拼音打字又有手写‘痕迹’,能不是故意所为吗。”

还有网民表示,“江山如此多妖,绝句!现在确实多妖,妖不是一般的多。”“看看近年来像徐才厚、郭伯雄、周永康这样的‘国妖’有多少,说‘多妖’错了吗?我看这是点睛之笔。”“人民日报在腊肉(暗指毛)死的这天说出了真相。”

结语

中华诗词艺术,可看成两部分,一为“表”,一为“里”。这里所谓诗词的“表”,是指诗词章句的长短和韵律。比如诗的五言、七言、平仄对仗等;比如词的词牌、字数、词韵等。中华诗词的表,就像一樽精美绝伦的容器,它是个公器,所有的诗词家都可拿来使用。数千年来,文人墨客用它来容长天丽日,囊皓月星河,装锦绣山川,言报国壮志,怀先人故交,再点缀些逸兴闲愁──这是诗词的“里”。传统诗词表里合一,达到了形式美、音韵美、内涵美的高度统一。

1893年,“马克思主义者”毛来了。他在私塾启蒙和后来的读书生活中,掌握了中国诗词这樽精美绝伦的器。然后,在暴动时、在马背上、在窑洞中、在山沟里、在红墙内,不断往器里填加“暴力革命、砸烂传统、独裁执政、阶级斗争、共产主义(谎言)”这些东西,把好端端的一个公器给玷污了。

应该说,在毛的诗词作品中,特别是他早年的作品中,我们还是能看到中国传统文化的辞采和内涵的。但如果我们通观毛的诗词,就会发现其绝大部分,都是在宣扬马克思那一套,宣扬武装暴动、夺权战争、共产大同、政治运动、内讧整肃、中苏反目、蔑视传统……而且,越到后期,越是如此。

毛诗词的两个最大看点,一是“无法无天”的狂妄,二是残酷无情的斗争。这本来是逆天叛道、违背人伦,与人类传统文化和普世价值格格不入的。然而,不幸的是,因为毛“胜者为王”的政治地位,因为以文革为顶峰的造神运动,因为众多顶着学者、诗人头衔的毛诗词注家的吹捧,也因为它披着诗词的华丽外衣,再经过中共媒体一言堂的强力渲染,把毛诗词给神化了。这种神化,颠覆了读者的正常审美观,从而影响到读者对毛诗词的理性评判。如本文列举的李淑一对毛诗词可笑的牵强附会,还有毛以脏字入诗,不仅不被贬斥,反而加以称赞等等。

几十年来,毛诗词携“狂妄”与“斗争”两大能量,给中国造成了文化、生命、生态的巨大灾难,甚至是毁灭性后果。这两大能量的作用方式和释放过程,就是把毛思想强制统一成亿万人的思想,很多时候是以鼓动性极强的大字报、标语和口号的形式出现,通过连番的政治运动和经济跃进来达成的。它贯穿在土改、镇反、三反五反、工商改造、四清、镇压宗教与取缔会道门、反右、大跃进、人民公社、文化大革命、上山下乡、批林批孔、反击右倾翻案风……尤以大跃进和文革为两大高峰。其直接的后果是:五千年中华文化被毁坏殆尽,八千万中国人非正常死亡。其中,文革十年死人773万,大跃进三年饿死近四千万。大跃进以钢为纲全民大炼钢铁,矿山、森林和古建损毁惨重。

时至今日,毛诗词狂妄和斗争的后遗症,都是看得见摸得着的现实。中共国防大学教授、国防大学防务学院院长朱成虎少将,2005年7月14日在记者会上说:“核战争是解决人口问题最有效最快速的方法。”“我国政府应该丢掉一切幻想,把所有的力量集中起来全力发展核武器,争取能够在十年之内,储备足够消灭掉全球一半以上人口的核武器……我们已经做好牺牲西安以东所有城市的准备。当然,美国人将必须做好牺牲数以百计的城市的准备。”

在电影《不见不散》中,幽默的葛优在讲台上吹牛:“如果用原子弹把喜马拉雅山炸开一个──甭多了,50公里的口子,把印度洋的水汽引入大陆,就能彻底解决中国的缺水问题。”对此,观众也许只是哈哈一笑,没想到中科院院士何祚庥却要来真的了。何曾撰文说,要把喜马拉雅山用核弹炸开一个口子……

中共几十年来移山填海、毁林造田、毁草造田、拦河建坝、南水北调等等,这些违背自然规律的浩大工程,给中国生态环境造成的恶果触目惊心,且后患无穷。而这些背后,我们都能看见毛“试看天地翻覆”、“敢教日月换新天”、“高峡出平湖”这些诗词的影子。

2006年9月,“党文化”作为一个汉语新概念,正式出现在公开面世的媒体中。大纪元在其力作《解体党文化》中,揭示了这一概念的内涵与外延。毫无疑问,毛作为实际掌门四十一年的中共党魁,无论在党文化的形成过程中的作用,还是在党文化体系中的地位,都是谁与争锋的“一号人物”。

1921年,苏共控制的第三国际远东支部(中共)在上海成立,标志着共产主义运动在中国正式开始。中共的党文化,其实就是共产主义运动在中国的依托和母体。没有这个党文化母体,共产党在中国坐不了胎,成不了形。而毛诗词是这个母体的一堆极为活跃的细胞。共产主义运动经过了上个世纪的热闹和萧条,早已被世界人民广泛唾弃。今日的中共政权,正处在风雨飘摇的穷途末路中。等到中共垮台,中共百年真相大白于天下的那一天,中共连同毛的一切,都将被视为不堪与不齿的什物,会人人避之不及、除之为快的。那时候的中国人,将会亲眼目睹毛像被如何摘下天安门城楼、毛尸被如何清出天安门广场。

毛诗词粉丝们,将把毛诗词从自己大脑中揪出来扔掉。然后洗洗手,擦干,打开《中华诗词》,找到苏轼那首著名的《题西林壁》,轻声吟唱道:“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全文完)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7-12-16 3:4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