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臣传”系列之十七:庆封

【奸臣传】“崔庆之乱”的二号人物庆封

作者:皇甫容

明 戴进《渭滨垂钓图》局部。(公有领域)

    人气: 260
【字号】    
   标签: tags: , ,

春秋时代,齐国“崔庆之乱”的二号人物是庆封。他和崔杼联手弑杀庄公,共立公子杵臼为国君,是为齐景公。

叔孙吟相鼠”  讽劝庆封

在齐国公族中,庆封极为骄奢淫逸,刚愎自用,为人又无礼贪婪。一次,庆封出访鲁国,乘坐的车子格外奢华,很多人都很羡慕他的车子。叔孙说道:“我听说:‘服饰过于华美,就不合礼法,他将来一定不会善终。’要奢华的车子有什么用?”

叔孙与庆封一起用餐时,他看到庆封举止粗俗,缺少贵族礼仪,于是借吟《诗经》“相鼠”加以讽劝,他说:

“相鼠有皮,人而无仪。人而无仪,不死何为!
相鼠有齿,人而无止。人而无止,不死何俟!
相鼠有体,人而无礼。人而无礼,胡不遄死!”

看那老鼠都有张皮,有牙齿,有肢体,而那人却没有仪表,没有廉耻,没有礼义,那还活着干什么?

叔孙吟完“相鼠”,本以为庆封会听懂诗的意思,不过看到庆封的表情,一副完全没有听懂的样子。

齐国都临淄(今山东淄博市临淄区)复原模型(Rolfmueller/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3.0)

崔家内讧  同室操戈

庆封沉湎酒色,对权力也有着极大的欲望。庄公死后,崔杼自封为右相,庆封为左相。当时,齐景公年少,就由崔杼独揽齐国大权。对此,庆封心怀嫉恨,一直寻找机会杀掉崔杼,以取代相位。

崔杼和前妻育有二子崔成和崔疆。二子还未长大,他的妻子就撒手人寰。崔杼娶貌美的寡妇棠姜为妻,为他诞下一子,名叫崔明。加上继子棠无咎,就是棠姜和先夫齐棠公所生的儿子,崔杼共有四子。

崔杼宠溺棠姜,就立崔明为继承人。嫡子崔成身有残疾,看到自己无缘大位,就请父亲将祖地崔邑送给他,作为他将来归休养老的地方。崔杼爽快地答应了。

但是棠姜的儿子棠无咎和弟弟东郭偃都很反对,他们认为崔邑是崔氏家族宗庙的所在地,只有宗主才有权享用。

崔成和崔疆听说此事,为自己的处境感到悲愤,为出心头恶气,兄弟二人来到庆封府上,请他为其出谋划策,铲除棠姜、东郭偃和棠无咎。

庆封反目  铲除崔氏

庆封嫉恨崔杼独掌大权,百官对他俯首称臣。如今,崔氏的两个儿子登门造访,庆封认为这是一个好机会,就召来心腹卢蒲嫳商量此事。

卢蒲嫳说:“看来,上天就要抛弃崔杼了。他家内讧同室操戈,正是庆氏兴盛的时候。”庆封答应帮助崔家兄弟。在庆封的煽动下,崔成、崔疆兄弟二人回到家就刺杀了棠姜的哥哥东郭偃以及她的儿子棠无咎。兄弟二人疯狂的气焰,吓跑了很多家丁。

崔杼看到同室操戈,愤然出走,也去找庆封商议。庆封虚情假意的劝导崔杼,崔、庆两家本为一体,崔家内讧,庆家当然要全力以赴,协助平乱。于是,庆封命令卢蒲嫳率领壮士围攻崔家,将其洗劫一空。庆封又打着除乱的名义,杀了崔成与崔强,棠姜也在乱中上吊自杀。

为了羞辱崔杼,卢蒲嫳就奉庆封之命,将其送回家中。崔杼看到家中一片狼藉,到处都是尸体,他在悲愤和痛苦中,也上吊自尽。只有一子崔明幸免于难,逃往鲁国。

贴身侍卫  密谋复仇

庆封灭了崔氏,齐国大权就落到庆封手里。但他酷爱打猎,且又沉湎女色荒淫无度,无暇处理国事,就将全部政务交由儿子庆舍处理。他本人带着妻妾和珍宝到心腹卢蒲嫳家中居住。

庆、卢二人荒淫无耻,他们互换妻妾,日夜笙歌饮酒作乐。文武百官若有要事,都要去卢蒲嫳家中请示庆封。卢蒲嫳家就像齐国的政经中心一样。

卢蒲嫳的哥哥名叫卢蒲癸,是齐国的一大勇士,曾是齐庄公的部下。庄公被崔、庆联手杀害后,卢蒲癸为避祸逃到了晋国。

在卢蒲嫳的推荐下,庆封允许卢蒲癸回国。庆舍赏识卢蒲癸的勇武,就将女儿庆姜嫁给他。卢蒲癸成了庆舍的贴身侍卫。

卢蒲癸原是庄公部下,一直惦记着要为庄公报仇。他私下招募亲信,挑拨庆氏与高、栾二家公族的关系,铲除庆氏家族的计谋逐渐展开。

庆姜游说  协助除凶

卢蒲癸的妻子庆姜看到夫君整天与人密谋,就问他:“你在密谋何事?告诉我,说不定我还能助你一臂之力。”卢蒲癸想隐瞒,就笑着说:“你一介妇人,能为我谋划什么?”庆姜说:“你没听说过吗,有时妇人的智慧远胜于男子。周武王的十大贤臣中,就有他的王后邑姜。妇人为何不能出谋划策?”

卢蒲癸担心一旦告诉庆姜,她可能会像郑国大夫雍纠的妻子雍姬一样泄密,致使夫君首先被杀。

庆姜就劝慰他:“妇人以夫为天,夫唱妇随。雍姬被她的母亲所惑,所以害了自己的丈夫。如果我在雍姬的位置,能谋划的一定谋划。即便不能,我也不敢泄密。”

卢蒲癸就直言相告,现在庆氏家族专权,祸乱国家。齐景公和栾、高二位大夫密谋铲除庆氏家族,就在祭祀那天动手。庆姜想到,父亲耽于酒色,刚愎自用,怕他到祭祀那天不一定出现,于是就亲自出面游说父亲,以激将法使他务必前往太庙参加祭祀。祭祀那天,庆舍如期而至,就在祭祀现场,被自己的贴身侍卫卢蒲癸等人杀死。

看着混乱的场面,齐景公惊恐万分,准备逃走。晏婴告诉他:“这是群臣为安社稷,诛杀庆氏,并无他意。”齐景公这才安下心来。

在外打猎的庆封从外地返回,半路上遇到庆舍的家丁,前来告乱。庆封听说自己的儿子被杀,愤然大怒,率人攻打宫城,因城中防御严紧,庆封攻不下来。他的部下看到主子大祸临头,也都纷纷逃散。庆封只好亡命鲁国,后又辗转逃到吴国。公元前538年,楚王率诸侯攻打吴国,灭了庆封全族。

庆封的心腹卢蒲嫳因犯下淫乱之罪,被大夫子雅、子尾放逐到北燕。庆封的所有家产也被众人所分。

结语

由姜子牙经营的齐国,传至齐景公时,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大国风采。长达50多年的崔庆之乱,几乎将齐国的大家公族残杀殆尽。由乱臣贼子结成的利益联盟,彼此狼狈为奸,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为了一己之私,大开杀戮,倾覆社稷。最终,又为了争权夺势反目成仇,相互残杀。身死族灭,成为这些乱臣贼子不可避免的可怕结局。#

明 戴进《渭滨垂钓图》,现藏于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此图描绘的是周文王拜访在渭水边隐居垂钓的姜太公,邀请他入朝辅政的故事。(公有领域)

参考资料:

1、《左传》襄公二十七年、二十八年;昭公四年
2、《史记》卷三十二 齐太公世家

(点阅奸臣传】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来俊臣以灭族为能事,他通常先引导人承认自己犯了反叛的罪名。然后奏请武则天下令,再拿着武则天的敕书去审问,被抓之人就会承认强加的罪名,因为这样做或许还可以减免其他族人的死罪。来俊臣苛刻狠毒,经他罗织的罪状,不分大人小孩,状子都是一样。
  • 唐高宗李治驾崩后,武则天独揽朝政。为胁迫群臣归附,武则天鼓励告密,大开刑狱,以铲除异己和李唐王室宗亲。于是,周兴、来俊臣等大批酷吏应运而生。
  • 《隋书》末篇乱臣贼子传,由宇文化及引领开篇。于家,他是贪婪骄横的轻薄公子;于国,他是凶残阴险的乱臣贼子。瓦岗军首领李密想拿着棍杖追打他;在唐太宗眼中,他是个心藏凶恶,不思忠义的恶徒。长河滚滚,风云翻转,在一个时代的结点,宇文化及被推到历史的风口浪尖。
  • 虞世基位极人臣、尽享荣华富贵,弃社稷家国于危难,为私利卖官鬻爵,收受贿赂释放重囚。一句话能振兴国家,一句话也能毁掉社稷。杜如晦秉笔直书虞世基尸位素餐,论断其罪。
  • 隋朝国祚短暂,经过“开皇之治”的短暂繁荣,又迅速陷入凋敝衰亡。探究其中的祸源,杨素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 鲁国衰败之时,庆父应劫而生。他私通后宫,擅权专政,连续谋害两位国君,导致民怨沸腾,最终求赦不果,抑郁自杀。庆父乱政祸国,将社稷安危翻覆于手掌之间。这段历史演变为后世帝王治国的一面镜鉴,“庆父不死,鲁难不已”成为后世千秋的治世警言。
  • 绍兴9年初(公元1139年),心心念念的议和终于实现,高宗与秦桧等主和派大臣万分欣喜,欲大赦天下、大摆酒宴以庆贺。此时忧国忧民的大将岳飞则上表直谏:“今日之事,可忧而不可贺,勿宜论功行赏,取笑敌人。”
  • 烽烟乱世,风雨江南,南宋王朝在万方多难、百废待兴的年代艰难草创,一雪靖康之耻、北伐收复中原,成为赵宋子民义不容辞的使命。而真正的开国历史,却是一段南宋君臣不断屈尊议和、自毁长城的悲辛时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