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臣传”系列之十六:崔杼

【奸臣传】“崔庆之乱”的罪魁祸首崔杼

作者:皇甫容

民国 吕佛庭 黄河万里图 。(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

      人气: 333
【字号】    
   标签: tags: , ,

在青史中,齐国是一个隽永的名号,它是春秋五霸之首,战国七雄之一。在风云翻涌的历史长河中,齐国紧握一份耀眼的名单,姜子牙、齐桓公、管仲、晏婴、田穰苴等人皆榜上有名。

姜子牙是齐国开国之君,在他的治理下,齐国发展成为大国。至春秋时期,齐桓公在管仲辅佐下,成就齐国霸业。齐桓公去世后,齐国身陷乱世之秋,国内爆发崔杼、庆丰之乱。这场内乱长达50多年,姜姓齐国最终被田姓取代。

姜子牙像,清宫殿藏画本。(维基百科公共领域)

不臣之心  初露端倪

崔庆之乱中,崔杼是主谋,庆封是帮凶,二人都是齐国有权势的姜姓公族,他们既是盟友,也是对手。

齐庄公是在崔杼的拥立下继位,格外宠信崔氏,国中大权也都交由他掌管。后因攻打晋国一事,齐庄公与崔杼意见不合,导致君臣关系恶化。崔杼反对庄公攻打晋国,因其建议不被采纳,崔杼感到蒙受莫大耻辱,因而怀恨在心。

陈文子拜见崔杼,闲谈间他讲到齐庄公不重视崔杼,于是问他:“你打算怎么办?”崔杼愤懑地说:“齐国把晋国奉为盟主,反而以它的灾祸为利。如果臣子被逼急了,哪还有什么国君?”崔杼的不臣之心已露出端倪。

春秋诸侯大国简图。(玖巧仔/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3.0)

红颜惹祸  私通国君

崔杼和前妻育有二子,分别是崔成和崔疆。二子还未成年,他的妻子就撒手人寰。崔杼有一名家臣名叫东郭偃,齐国棠公的妻子棠姜就是他的姐姐。棠公去世后,东郭偃为崔杼驾车前去吊丧。崔杼此行见到棠姜,被其容貌吸引,就想纳其为妻。

但东郭偃不同意。东郭偃是齐桓公小白之后,崔杼是齐丁公之后,桓公、丁公同是姜姓,按照当时婚制礼法,同姓不婚。

崔杼不听,就找来太史为其占卜,结果卜得困卦,齐国太史见到卦象都说:大吉。惟有陈文子看到卦象说:大凶。他说:“困卦爻辞讲到,像是困在石头之间,得不到救援;像是困在长满荆棘的草丛中,身家性命受到伤害。回到家中,看不到自己的妻子,这是大凶之兆,意思是没有归处。”

崔杼沉湎美色,对此毫不理会。他说:“棠姜是个寡妇,凶兆早已被她先夫棠公承担了。”崔杼违背婚制,无视卦象警示,纳娶棠姜为妻。灭门惨祸由此拉开序幕。

齐庄公到崔杼府上赴宴,崔杼让妻子棠姜为国君斟酒。庄公爱她的美色,就以重金贿赂东郭偃,以成他们二人的奸情。此后,庄公为见棠姜就常到崔府做客。庄公频繁往来,引起崔杼的怀疑。他就盘问棠姜,方知二人私通的内情。

庄公与崔妻通奸,对崔杼也越来越放肆。一次,庄公将崔杼的帽子赏赐给别人。近侍告诫他不能这么做,庄公不以为然,他说:“不给崔杼,难道他就没有帽子戴了吗?”崔杼看到自己的帽子戴在别人的头上,心中怒火万丈,萌生弑杀庄公的念头。

里应外合 弑杀国君

庄公曾因一点小事,就打了近侍贾举一百鞭。之后,庄公将此事忘得一干二净,对贾举又格外亲宠。但这并不能消除贾举的怀恨之心。他时常摸著自己的鞭伤,伺机报仇,以泄心头之恨。崔杼用重金收买贾举,使他汇报庄公的行踪,寻找时机铲除国君。

莒国国君到齐国朝见,庄公就在北城宴请他。崔杼谎称生病不能参加宴席。他得到贾举的密报,庄公现在等著散席,一会儿就去崔府看望他。崔杼冷笑道:“主公岂是来看望我的?他是以此为借口,来我家干那淫乱的勾当罢了。”

崔杼和嫡子崔成、崔疆、继子棠无咎、家臣东郭偃等人密谋妥当,布下罗网刺杀庄公。棠姜按照崔杼所说,将庄公引到预定地点,就借口离开了。近侍贾举假传庄公之令,禁止随扈进入内庭,他却独自进去,并关上了大门。

齐庄公独自一个人站在内庭等待棠姜,许久都不见她来。庄公心急难耐,就拍著柱子唱起歌来:“室之幽兮,美所游兮,室之邃兮,美所会兮,不见美兮,忧心胡底兮!”。

歌声刚落,就听到廊下传来刀戟兵戈的声音,庄公很惊讶:“这里怎么会有兵丁?”于是急呼近侍贾举,不料瞬间,左右两边出现上百名的壮汉,虎视眈眈地逼近他。庄公大惊,知道情况大变,急忙后退。四周门窗紧闭,情急之下,庄公破户而出,准备爬墙逃走,但被崔府家丁乱箭射伤。庄公从墙上跌下来,被当场戮杀。

大开杀戒 铲除异己

崔氏刺杀国君后,棠无咎叫人去撞钟,卖主的贾举听到钟声,知道事情已经完毕,就进入中门以看究竟,被崔疆所杀。在大门外等候庄公的随从,也都被崔府家丁杀害。

在这场政变中,崔杼是主谋和元凶,庆封是他的盟友和帮凶之一。崔杼自封为右相,庆封为左相。崔杼又乘机将齐庄公的亲信赶尽杀绝,在家臣门客的怂恿下,崔杼曾有意自立为君,但迫于晏婴等人的声望,使他心存忌惮,只好立庄公的异母弟弟杵臼为国君,是为齐景公。

崔杼为铲除异己,大开杀戒。他下令把齐国所有的将军、士大夫、百姓都劫请到太庙,四周布满了上千名猛士,到处一片肃杀之气。他迫使众人歃血为盟,对天发誓:“不依附崔、庆,而依附王室的人必遭灾殃。”凡是拒绝盟誓的臣子就被当场杀害。

不屈淫威 晏婴风骨 

轮到晏婴盟誓时,他手捧著杯血仰天慨叹:“ 崔子无道弑杀君主,我晏婴若是不忠于王室,而归附崔、庆,必遭灾殃。”崔杼气得拿着宝剑顶着他的胸膛,逼他屈服,“你若臣服,我和你共治齐国;你若不服,戟就架在你的脖子上,剑就顶着你的心上。你自己选择!”

晏婴沉着地说道:“把我劫持到这里,还拿着刀剑威胁我,迫使我改变志向,这是不勇;以利益诱惑我,而违背自己的国君,这是不义。崔杼,你没有学过《诗经》吗?《诗》中说:‘密密麻麻的葛藤哟,爬满了树干枝头。平易近人的君子哟,从不以奸术邪道求福。’现在我能用邪道求福吗?即使你用弯曲的兵器钩死我,用笔直的兵器刺死我,我也不会改变自己的誓言。”

崔杼心中怒火燃烧,就想立刻杀死晏子,终是迫于他的威望,只好放其生路。晏子临走前对他说,身为大夫弑杀国君,是大不仁。即使释放晏婴,做些小仁之事,也不能消除他弑君的罪名。说完,就和车夫驾车离去。

史官天职  秉笔直书

崔杼自封为相国,行事专断、飞扬跋扈。齐国太史伯并没有因为他的淫威,就篡改历史,他如实写道“崔杼杀害庄公”。崔杼获知此事,就杀了太史伯。太史伯的两个弟弟秉持史官天职,坚持直书庄公被杀的史实,也被崔氏杀害;太史伯的季弟也不畏恐惧,依然秉笔直书,崔杼看后长叹一声,只好让他退下。

齐国的另一史官南史氏听说太史兄弟接连被杀,就抱着竹简匆忙赶来,他要接替太史兄弟将崔杼罪行记载于册。南史氏看到太史季已据实记载,才返回去。

于是史册留下这段话:“周灵王二十四年,齐庄公六年春三月乙亥日,崔杼在他的府上弑杀了齐庄公姜光。”史官的义举,为后世留下确凿可信的真实记录。

参考资料:

1、《史记》卷三十二 齐太公世家
2、《左传》襄公二十五年
3、《晏子春秋》

(点阅奸臣传】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来俊臣以灭族为能事,他通常先引导人承认自己犯了反叛的罪名。然后奏请武则天下令,再拿着武则天的敕书去审问,被抓之人就会承认强加的罪名,因为这样做或许还可以减免其他族人的死罪。来俊臣苛刻狠毒,经他罗织的罪状,不分大人小孩,状子都是一样。
  • 唐高宗李治驾崩后,武则天独揽朝政。为胁迫群臣归附,武则天鼓励告密,大开刑狱,以铲除异己和李唐王室宗亲。于是,周兴、来俊臣等大批酷吏应运而生。
  • 《隋书》末篇乱臣贼子传,由宇文化及引领开篇。于家,他是贪婪骄横的轻薄公子;于国,他是凶残阴险的乱臣贼子。瓦岗军首领李密想拿着棍杖追打他;在唐太宗眼中,他是个心藏凶恶,不思忠义的恶徒。长河滚滚,风云翻转,在一个时代的结点,宇文化及被推到历史的风口浪尖。
  • 虞世基位极人臣、尽享荣华富贵,弃社稷家国于危难,为私利卖官鬻爵,收受贿赂释放重囚。一句话能振兴国家,一句话也能毁掉社稷。杜如晦秉笔直书虞世基尸位素餐,论断其罪。
  • 隋朝国祚短暂,经过“开皇之治”的短暂繁荣,又迅速陷入凋敝衰亡。探究其中的祸源,杨素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 鲁国衰败之时,庆父应劫而生。他私通后宫,擅权专政,连续谋害两位国君,导致民怨沸腾,最终求赦不果,抑郁自杀。庆父乱政祸国,将社稷安危翻覆于手掌之间。这段历史演变为后世帝王治国的一面镜鉴,“庆父不死,鲁难不已”成为后世千秋的治世警言。
  • 绍兴9年初(公元1139年),心心念念的议和终于实现,高宗与秦桧等主和派大臣万分欣喜,欲大赦天下、大摆酒宴以庆贺。此时忧国忧民的大将岳飞则上表直谏:“今日之事,可忧而不可贺,勿宜论功行赏,取笑敌人。”
  • 烽烟乱世,风雨江南,南宋王朝在万方多难、百废待兴的年代艰难草创,一雪靖康之耻、北伐收复中原,成为赵宋子民义不容辞的使命。而真正的开国历史,却是一段南宋君臣不断屈尊议和、自毁长城的悲辛时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