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30年背痛竟因心病起 美名医揭疼痛根源

赛诺医生认为,疼痛的根本原因源于人的精神、情感。(大纪元合成)

赛诺医生认为,疼痛的根本原因源于人的精神、情感。(大纪元合成)

人气: 174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11月12日讯】没人喜欢“痛”。然而,疼痛却是上天赋予我们避免受伤的礼物。有了疼痛,我们知道避开危险的障碍物,知道何时该就医。很多疾病的症状,也是以疼痛为预警。感受不到疼痛的人,往往难以安全顺利地终老。

但找不到原因、久治不好的疼痛,却会成为痛苦的来源。

史蒂芬·欧兹尼克(Steven Ozanich)在14岁的时候,下背部忽然开始疼。这疼不知从哪里来的,竟就此缠上了他,他尝试了各种方法,疼痛也不见好转。

毕业后,他结婚了,他的妻子怀上了他们的孩子。在妻子分娩的时候,事故发生了。麻醉师刺破了他妻子的血管,阻断了脊髓神经的氧气供应。宝宝出生后,妻子的双腿却失去了知觉。手术后,医生却没有及时处理他妻子的状况。这次医疗事故,让他的妻子腰部以下永远瘫痪了。

突如其来的人祸,令欧兹尼克痛不欲生。他对医院提出诉讼,要讨回一个公道。

持续三年的诉讼期间,他的背痛加重了,喉咙也开始痛。他去看医生,医生却说他的身体没什么问题。

不久后,欧兹尼克的岳父又因白血病过世。他开始不断咳嗽,他的背痛严重到不能走路。他开始害怕,怕自己会不会和妻子一样瘫痪。但不管怎么做身体检查,结果都显示他身体上没有问题。

“我很绝望,试过针灸、上千种脊椎矫正法、物理疗法,甚至把自己像蝙蝠一样倒挂起来,靠拉伸来治疗。”他说。一次次的失望,最终欧兹尼克决定去医院做手术。

然而,就在手术前的几个礼拜,他遇到了一个人。这个人,让他取消了手术,并在此后的17年间,他的疼痛再没有发作过。

“美国最好的医生”救了他

他得知了纽约大学医学院的复健教授,约翰·赛诺(John E. Sarno)。

“赛诺医生救了我的命。”欧兹尼克说。

在《福布斯》杂志中被称为“美国最好的医生”的赛诺,以他“奇迹般的”疼痛治疗医术闻名美国。许多名人都经他之手痊愈,如老牌艺人霍华德·斯特恩(Howard Stern)和爱荷华州前议员汤姆·哈金(Tom Harkin)。几百万病人从他的治疗中受益。

但他治疗疼痛的方法,却与常见的观念背道而驰。

赛诺医生认为,疼痛的根本原因不是肢体上的问题,而是源于人的精神、情感。他将这种病症称为“肌神经紧张综合症(tension myoneural syndrome,TMS)”,即我们内心隐藏的、压抑的一些情感,引起慢性肌肉紧张,从而导致肢体上的疼痛。

欧兹尼克在读过塞诺医生所写的第二本书后,终于发觉他这几十年来压抑了多少情感。那些压在他心里的不幸,包括妻子的遭遇、他的遭遇、家庭的磨难,都被他深埋在心里。他那压抑了多年的沉重的怒气,正是他痛苦的根本来源。

从那一刻起,他开始忽略自己身体上的疼痛,以正念生活在当下,忘记过去,不再去思考未来。让他近乎瘫痪的疼痛,竟然慢慢地消失了。

心病还需心药医

赛诺医生最早发现“肌神经紧张综合症”是在1970年代,当时他诊治了一位痛到卧床不起的女患者海伦。在进行精神分析的时候,海伦回忆起童年时,曾被父亲性侵犯。想起这些痛苦的回忆,海伦的感情崩溃,觉得自己好像要死掉了。但是发抖、抽泣了一会儿之后,她多年的疼痛竟突然消失。

看到许多类似的案例后,赛诺深信,慢性疼痛其实是一种保护机制,用来逃避我们无法面对的情绪。

在关于赛诺医生的纪录片《所有的愤怒(All the Rage)》中,艾美奖得主、著名制片人拉里·大卫(Larry David)说,他在经赛诺医生看诊后,竟开始流泪,“突然在一瞬间,疼痛就消失了。这是我一生中经历过最超常的事情。”

2
艾美奖得主、著名制片人拉里·大卫在《All the Rage》中诉说自己的疼痛消失了。(视频截图)

今年6月,93岁高龄的赛诺医生过世,但是他的方法仍在承传。欧兹尼克也是积极推动者之一。他已经写了三本书,描述自己帮助他人治疗肌神经紧张综合症的经历。

欧兹尼克不是医生,不过他也不需要成为医生,赛诺的治疗方法不需要医学学位,因为这个方法很简单,就是让病人接受一种新的观念,或用新角度来观察疼痛。

“疼痛的根源,就是我们不想要的情绪。”欧兹尼克说。

病人本能的抵触

现代西方医学几乎只注重肢体感受,但是古代医生却懂得“情感”对于物质身体的健康和疾病痊愈的效果。比如传统中医讲,人的情志与五脏六腑密切相连:怒伤肝、喜伤心、思伤脾、忧悲伤肺,惊恐伤肾。(“病”从哪里来?

但如果对一个饱受慢性疼痛折磨的人说,他们的疼痛来源于情感问题,欧兹尼克知道他们有多难以接受。

“我一开始读赛诺医生的书的时候,我把书往墙上砸,我当时就那么生气,”他说,“现在回头看看,这本书确实就让我那么生气。”

特别对于那些已被确诊,疼痛明确来源于肢体的某个问题的病人,他们更难接受这种观点。但欧兹尼克并不担心,他表示,病人确实应该彻查身体。

如果说已经确诊肢体问题引起疼痛,但这肢体问题,却不是疼痛的唯一来源。这种说法很奇怪,但是,西雅图瑞典医学中心知名的脊椎医师汉斯科姆(David Hanscom)表示,这是真的。

“只是一个小小的骨刺,就能引起那么严重的疼痛?这不合逻辑。”汉斯科姆说,“这些骨刺可能已经在那里很多年,但是疼痛却是突然间出现的。”

汉斯科姆并没有和赛诺医生共事过,不过从他自己的临床经验和观察来看,他得出的结论很类似。他认为,长期的焦虑和怒气,才是所有慢性疼痛的根源。

他的解释是,这和人体的化学因素有关。在漫长的焦虑和愤怒中,身体会分泌肾上腺素,使得神经更为紧张,所以之前你感觉不到的骨刺、肌腱炎、椎间盘突出,突然间感受明显,让你非常不舒服。

当你没那么焦虑的时候,问题就解决了,因为身体的化学成分变化了,身体放松,疼痛也缓解了。而且不仅可以掌控疼痛,有些人甚至可以达到无痛。”汉斯科姆说。

但是,汉斯科姆施治非侵入性治疗的最大障碍,正是病人自己。“他们说,‘这太不可信了,我还是要手术,’”汉斯科姆说,“但是如果他们腿痛的话,研究表明,你要让他们先情绪稳定下来,晚上睡得着觉,使用稳定药物治疗,然后再进行手术。如果这些前期工作没有做好,疗效也不好。”

对于一些比较开放,愿意花时间和精力来发掘引起疼痛的内心情感的病人,汉斯科姆说,其中大部分都取消了手术,其中有一些甚至身体是有很大问题的。

逃不走,跑不掉

就世界范围来说,腰痛是致残的首要因素,仅仅在美国,脊椎手术就是一个高达120亿美元的市场。但欧兹尼克表示,即使手术成功,这种病症还是阴魂不散。

“如果你用人工手段,比如手术、药物、推拿之类的,来解决这种病症,大脑是不承认这些的,它就会转移为另一种病症,”他说,“我看过一些人牙齿有肌神经紧张疼痛,把这颗牙拔了,疼痛又转到另外一颗上。”

这就像酗酒、嗑药,它们可以暂时让人忘记令人心痛的情感,欧兹尼克说,但是人一旦恢复清醒,只要内心的伤痛没有疗愈,肢体的疼痛就卷土重来。

他的病人之一,是一个刚刚戒酒的人,那个人抱怨说,一旦不喝酒,24小时之内就开始胃痛,他看了好几个医生,但是没人能找到原因。

欧兹尼克解释说,这是因为,一旦酒劲过去,大脑就需要别的分散注意力的事情,来填补空缺。

“当我们把这些分散注意的事情都排除后,剩下的就是造成他所有问题的内心的痛楚,”欧兹尼克说,“他现在已经成功克服了心理伤痛,恢复了健康,还开了一家戒瘾的诊所。”

缓解疼痛新发现:大脑可以被“操纵”痛觉

一位伊朗女子的东方缘

责任编辑:柯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