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政与源(4)

作者:三浦紫苑
《政与源》(春天出版社 提供)

《政与源》(春天出版社 提供)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

国政和源二郎分享著切片的烤鲑鱼,正把纳豆饭扒进嘴里,真弥打开玻璃门,探头进来打招呼说:“早安。”

“喔,怎么了?”

源二郎一脸奸笑地向真弥招手。

“彻平这家伙难得打电话来说:‘我感冒了,今天要请假’,我和国政刚才还在说,那家伙一定是昨晚卖力过头了。”

“是你一个人叽哩呱啦,我什么都没说。”

国政对源二郎的说法表达了抗议,然后拿了坐垫给真弥。

真弥好像比彻平大几岁,头发染成了栗色,衣着总是干净俐落。听说彻平看到真弥来购买发廊用的花簪时,立刻陷入了情网。即使别人没有问,源二郎和彻平也逢人就说,所以旧城区内所有人都知道他们的交往过程。

“就是这件事啊!”真弥说着,在坐垫上坐了下来。

“哪件事?”

源二郎用筷子夹断了纳豆的丝。

“彻平请假的理由,那是谎话。”

“偷懒跷班可不太妙啊。”

听到国政这么说,真弥摇了摇头。

“不是偷懒跷班……是彻平今天鼻青脸肿。”

源二郎大吃一惊,手上的茶杯掉在矮桌上。

“喂喂……昨晚还好好的,他得了什么重病吗?”

“不是,是被人打的。”

国政觉得真弥反应有点迟钝,说话不得要领。凭她这样还能够成为店里的红牌美发师,可见她的手艺真的很厉害。

源二郎从额头到头顶部都气得通红,和仅剩的头发变得一样红了。

“敢对我的徒弟动手,是不想活了吗?到底是哪里的哪个家伙干的?”

“我也不太清楚。”

真弥说,昨天晚上,他们从发廊回家的路上,突然被两三个年轻男人包围。那几个年轻人想把他们拖进投币式停车场的暗处,彻平挺身迎战,让真弥先逃走了。

“有没有报警?”

国政问。真弥再度无力地摇了摇头。

“彻平说,绝对不要通知任何人。我听彻平的话,一路逃回他的公寓,坐在那里等了半天,看到他被打得鼻青脸肿回来了。当时,我也说要报警,但彻平很生气地说,不可以报警。”

国政难以想像彻平发脾气的样子,因为每次看到他,他都露出亲切的表情“嘿嘿嘿”地笑着。

“对了,昨天他说话的口气也很不对劲,源二郎,你觉得呢?”

“嗯,我不知道。”

虽然前一刻还神气地说什么“我的徒弟”,但源二郎似乎并不了解彻平的情况。

“我们先去看看他再说。”

彻平住在离源二郎家走路五分钟距离的木造公寓,公寓有两层楼,从房门的数量推测,每层楼各有三户,所有的窗户都挂着窗帘。虽然这栋公寓很旧,但似乎住满了人。

国政和源二郎跟着真弥走在公寓的狭窄外侧走廊上。彻平住在一楼东侧角落的房间。真弥没有按门铃,拿出备用钥匙直接开了门。

站在玄关就可以看清楚室内所有的情况。厨房内的碗盘都洗得很干净,T恤晾在窗边。家俱非常少,只看到直接放在榻榻米上的小电视,和折起后竖在墙边的小型矮桌而已。衣物和制作花簪所需的工具应该都放在壁橱内。空荡荡的三坪大房间看起来很宽敞。

房间中央铺着一床被子,彻平躺在被子中发出呻吟。他的脸肿得好像凹凸不平的岩石。彻平看到了走进房间的人影,立刻从被子里跳了起来。

“师父!”

“你躺着吧。”

源二郎傲慢地挥了挥手,国政把带来的冰块放在彻平的脸上。彻平再度躺进了被子,源二郎语气沉重地对他说:

“彻平,真弥已经把事情全都告诉我了。”

“对不起,我原本想隐瞒不说的……”

“嗯,虽然我全都听说了,但还是搞不清楚状况。”源二郎说:“彻平,到底是谁干的?”

彻平躺在被子里,似乎陷入了犹豫,但最后开了口。

“师父,对不起。我在看到师父的花簪,有幸成为师父的徒弟之前干了很多坏事。”

“坏事?”源二郎灵巧地挑起了右眉:“像是强暴女人,然后逼良为娼。把老人活埋,还把他们的存款卷走吗?”

“不,没这么夸张啦……”彻平有点慌了手脚。

“所以说,”国政试图修正轨道:“你以前是小混混。”

“小混混……嗯……对啊!”

“昨晚攻击你的是你的同伙吗?”

“以前的同伙。”彻平明确地回答:“我是在葛饰出生,他们越过荒川来这里找我,似乎很不爽我擅自离开他们,开始认真工作。”

“认真工作哪里有问题了!”

国政突然怒吼道。源二郎、彻平和真弥都将视线集中在他身上。上了年纪,很容易动怒,实在很不妙。国政反省了自己的暴躁,干咳了几下。

源二郎开始向彻平发问。

“所以,他们是因为要制裁你从良了,所以才揍你吗?”

彻平又不是吉原的游女,从什么良啊。虽然国政这么想,但彻平和真弥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句话有什么不对劲,勉强对“制裁”这两个字产生了反应。

“是啊!”彻平点了点头:“但我不想把事情闹大,因为我之前和他们一起做了很多蠢事。”

“但我可不会善罢甘休。”源二郎抱着双臂:“好不容易找到的继承人被揍,有损于我这个师父的名声。”

“彻平,他们不是还拿走了你的钱吗?”真弥担心地说:“他们一定还会再来勒索你。”

很有可能。彻平虽然想要对以前的同伙讲义气,但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心存不善的家伙,看到别人想要认真过日子,就想要动歪脑筋。国政想了一下后说:

“好,彻平,你把他们找来Y町。”

“找他们来干什么?”

“我和源二郎会好好说服他们,叫他们别再来找你麻烦。”

“嗯,就这么办。”源二郎也点着头。

“什么!”

彻平和真弥一脸惊讶地看着他们两个人。

“说服他们?师父和有田先生吗?你们加起来已经一百五十岁了欸。”

“是一百四十六。”

国政和源二郎异口同声地说。◇(节录完)

——节录自《政与源》/春天出版社

责任编辑:李昀

点阅【政与源】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山女日记》(春天出版 提供)
    当时为什么会选择紫、黑、白这三种颜色?制作玻璃彩珠的新手只要挑选三种不同颜色的玻璃棒,用瓦斯喷灯加热的同时,好像在卷麦芽糖一样卷在不锈钢细棒上,做成圆形。总共有二十种不同颜色的玻璃棒,可以挑选各自喜欢的颜色。
  • 5月30日,5月最后一个星期一是阵亡将士纪念日,旧金山与全美国一起,在这一天为那些为国捐躯的将士们扫墓。(李文净/大纪元)
    不过,由于他的一位恩师退休住到圣布里厄来,便找了个机会前来探访他。就这样他便决定前来看看这位不曾相识死去的亲人,而且甚至执意先看坟墓,如此一来才能感到轻松自在些,然后再去与那位挚友相聚
  • 法国在2012年起会在埃菲尔铁塔上种植60万棵植物,令铁塔变成一棵超级巨树,借此令铁塔成为“巴黎之肺”。(图片来源:THOMAS COEX/AFP/Getty Images)
    白昼,那遭人遗弃的美丽国度闪耀着,到了黑夜,换成航向故国的恐怖回归在发光。白昼在她面前呈现的,是她失去的天堂,夜晚所展示的,则是她逃离的地狱。
  • 璞玉藏于矿石之中,必须经过切割才能显现;而显现出来的玉石,不经过琢磨依然无法成为精美的器具或饰品。(fotolia)
    因而三十五年来,我同自己、同周围的世界相处和谐,因为我读书的时候,实际上不是读,而是把美丽的词句含在嘴里,嘬糖果似地嘬著,品烈酒似地一小口一小口地呷著,直到那词句像酒精一样溶解在我的身体里,不仅渗透我的大脑和心灵,而且在我的血管中奔腾,冲击到我每根血管的末梢。
  • 研究指出,一项让忧郁症患者进入虚拟世界、翻转角色的新治疗,有助减轻忧郁症状。(fotolia)
    面包片还搁在那父亲嘴边。大家都定住了,愣愣看着自己的热咖啡腾腾冒烟。街上传来一阵妇人的哭喊。哭声,尖叫声,马匹嘶鸣。 父亲起身开窗,狭小的厨房立即冻结成冰。他隔窗叫住一名男子,两人一问一答,街上一片喧哗嘈杂盖过他们的对话。
  • 清 任熊〈大梅诗意图〉。(公有领域)
    宋代会填词的女子大约可分为三类。一、出身书香家庭的名门淑媛,家中有父兄辈可以教导诗词,如李清照、朱淑真等;二、与文人士子交往甚密的青楼女子,她们都要接受严格的诗、书、琴、棋、画、茶、酒等教导…
  • 北宋文学家宋祁有一次坐轿子上朝时,经过热闹的市中心,远远看见豪华的皇家嫔妃车队,他赶紧闪到一旁。当皇家车队擦身而过时,某辆车的美女正好撩开车帘向外张望,一眼就认出宋祁。
  • 《啊~请张嘴:张草看牙记》(皇冠出版 提供)
    痛是好事!痛是身体给我们的警讯!
  • 《德语课》(远流出版 提供)
    约斯维希亲自把我带进囚室。他敲了敲窗前的栅栏,按了按草垫。然后,这位我们喜爱的管理员,又仔细检查了铁柜和镜子后面我经常藏东西的地方。接着,他默默但很生气地看了看桌子和那满是刀痕的凳子,还把水池仔细瞧了一遍,甚至用手使劲敲了几下窗台,看它有无问题。
  • 《温柔是我,刚强也是我》(方智出版 提供)
    每天的生活都热闹缤纷的不得了!但是有一天,我心里突然出现一个声音—‘关于外面的世界你知道那么多,但对于自己,你知道多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