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年幼的“成年人”澳洲移民家庭子女从小的重担

对于像澳大利亚这样的移民国家来说,许多移民家庭中,孩子担任父母的翻译非常普遍。然而对于这方面的研究却是少之又少。图为示意图。(fotolia )

人气: 1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10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伊莱澳洲珀斯编译报导)每周都会回家看望79岁的母亲——梅,这已经成为安妮(Anne Chiew)的一个固定仪式。晚餐前,她和母亲坐在厨房的桌子旁,有条不紊地打开一周积攒下来的所有信件,安妮把它们翻译成粤语告诉母亲。

据澳广新闻网报导,在墨尔本郊区长大的安妮,从很小的时候起,就承担着翻译的角色了。她的父母分别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从中国广东的新会来到澳洲。他们很快就融进中国侨民的商业世界——一个并不需要讲英语的世界。安妮出生后,充当翻译似乎是她命中注定的角色。即使到今天,一些重要的信件在等不及她回来翻译的时候,母亲便吃力地一个一个字母拼下来、发信息给她,然后安妮通过电话讲给母亲。

“所有的电邮、表格,来自学校的信件—我不仅要翻译给他们听,还要代他们填写。”安妮自己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担任这一角色,“有时候遇到不懂的单词,我不得不查字典,弄清楚是什么意思。”“我跟着他们去银行,帮他们开账户,他们就站在我旁边,所有英文交流都由我来完成。我还记得,我当时要踮着脚尖才能看到柜台。”

从小的重担

对于像澳大利亚这样的移民国家来说,许多移民家庭中,孩子担任父母的翻译非常普遍。然而对于这方面的研究却是少之又少。

西悉尼大学心理学高级讲师纳查尔(Renu Narchal)正在研究儿童充当翻译,这对家庭的运作以及对儿童自身有着怎样的影响。她说:“大多数孩子在八、九岁就开始了……他们在小小年纪,就要面对这么大的难题。”“这是移民家庭孩子的一种义务,特别是他们看到父母在小事情上伤脑筋。”

“在一个新环境安顿下来是一个艰辛的过程,所以孩子们主动挑起了(翻译)这个重担。在孩子多的家庭中,通常是年长的女孩子承担起翻译的任务,因为女孩比男孩语言能力发展得早……”纳查尔博士说,看医生、见房产经纪人、见律师的时候,孩子们都被要求充当翻译,“这些复杂的情况往往超出了他们的认知能力。”

从做翻译到做决定

安妮说:“翻译过程中,很自然地会过渡到帮他们做决定。”“我不仅要告诉父母信的内容,还要告诉他们需要做什么,接下来还要做什么。”“这对于一个八岁的小孩来说,这一点儿也不正常,对吗?”“人们说,随着年龄的增长,你最终是要反过来照顾你的父母的。而我在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就已经这样做了。这确实给我造成了很大的压力,因为我对一些事情一无所知,也不知道该向谁求助,而我要对父母负责,这一切都落在了我的肩上。”

纳查尔博士对一些成年人进行了匿名调查,关于他们在孩童时期充当翻译的经历。四分之一的受访者表示,他们觉得过程非常困难,而且因为要帮忙翻译,他们经常耽误上学。有人甚至还表示,由于要担当这样的家庭角色,他们甚至考虑过退学。纳查尔博士说,她希望能有这样的一个机构,对这些充当翻译的孩子们给予支持;当父母和整个社会都承认他们的付出时,他们会变得更加积极。

年幼的成年人

出生于波兰地安娜·杜西(Anna Duthie)上世纪80年代跟随父母移民澳洲,在年纪很小的时候就发现自己成为了“半成年人”。当她12岁来到悉尼时,并不会说英文,但她去当地学校上学,意味着她掌握英语的速度要比父母要快得多。而她周围全都是为自己家庭充当翻译、有着移民背景的孩子。

她还清楚地记得,她的父亲因为无法与某些机构交涉不明白时而发脾气、说脏话。“其实潜意识里我觉得他们能明白对方,因为我翻译得不对时,他们就能察觉出来。”她说,“我为他们逐字逐句翻译的时候,大人脸上的惊喜,让我觉得很有趣……除了这些,我还记得,自己因为尴尬而脸红。”

纳查尔博士说,在孩子充当父母翻译的时候,有一点令人担忧,就是不当地传递了坏消息和曲解信息。比如在医疗上,翻译稍微曲解了意思,这可能会给父母们带来危险。

无法比拟的亲密

在澳大利亚,已经不允许孩子在医院里担任翻译了,但是在看家庭医生时孩子充当翻译仍然普遍。杜西现在住在塔斯马尼亚的东海岸,她每周至少拜访母亲一次,帮助她翻译信件并填写表格。她对这些已习以为常,直到6个月前她的母亲被送进医院后,她不再被允许担任母亲的翻译,这让她感到震惊。

“我的第一反应是,在过去的36年里,我一直在做着这件事情,但突然间,我的翻译不被医院接受和允许。”她说:“这真是不同寻常,我感觉受到伤害,虽然我理解医院为什么这么做,但对我来说,的确是个打击。”杜西说,长久以来给母亲当翻译,使她们的关系比一般母女更亲近。她说,“我们是那么合拍,她老是征求我的建议,自从我12岁以来,她都一直询问我的意见,这让我们更加亲密。”

意想不到的“好处”

安妮承认尽管遇到不少困难,但作为家里唯一讲英文的人,有时候也会有“好处”。“我记得其中一个例子就是,我想花更多时间放学后和我的朋友一起玩,然后我就骗了我妈说她必须要签字同意学校的课后班,这样我才可以和同学们一起完成学校布置的项目。”“就像往常一样,我为她填好表格,她需要做的就是签字。”

“在任何需要签名的地方,我在旁边标记一个X,这已经成为了我的习惯,这样爸妈就知道需要在哪里签名了。”

 

责任编辑:高敏

评论
2017-10-30 2:4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