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琴海之旅(28)

全人类的和平互动与荣耀──奥林匹亚Olympia(一)

作者:行云

希腊奥林匹亚田径场入口拱门。(行云提供)

      人气: 15
【字号】    
   标签: tags: , , ,

May the global violence cease;
Prevail the Olympian peace!
Di-Son Kuo@2016

我在撰写“爱琴海之旅”的各集时,是按照当时旅游各景点的先后顺序,并没有刻意的安排。不意在撰写奥林匹亚这一集时,刚好是里约奥运会的举行期间,实在是太巧了!

希腊奥林匹亚地图。(行云提供)

希腊有两个名字接近“奥林匹克”的重要地方,一个是在希腊神话里面,最近一代诸神居住的地方,那是在希腊东北角的“Mount Olympus”,它也是希腊的最高峰,接近三千公尺。另外一个,则是最近一代诸神之王Zeus(宙斯)的圣地Olympia(奥林匹亚)。它是奥运会的发源地,也就是这一集的主题。它位在希腊的西南角,是一处平原。

奥林匹亚的古代史,反映出社会人类学里宗教信仰形成的原始过程。奥林匹亚大概在公元前800年左右,希腊社会从黑暗时期复苏时(请见爱琴海之旅(1)西方世界三大古老文化之一 爱琴海文化),就已经成为宙斯神的圣地(sanctuary)。但是要晚到公元前470年左右,希腊人才开始在那里建造宙斯神殿。而宙斯神像的建立,则要更晚至公元前435年。这种从〈神的自然界领域〉到〈神庙〉,再到〈神像〉的发展过程,不是现代人容易经验到的。

我前面一再地使用“最近一代诸神”的字眼,是因为希腊神话里面涵盖了三代的天神,也就是两次的世代交替,而这两次都不和平。第一代的天王是“Uranus”,他后来被儿子“Cronos”推翻。(后来的罗马神话称“Cronos”为“Saturn”。不少的欧洲语言,拿他来命名九大行星里面的“土星”。)而这第二代的天王,后来也被他自己的儿子“Zeus”推翻。(后来的罗马神话称“Zeus”为“Jupiter”。不少的欧洲语言,拿他来命名“木星”。)推翻。神话里面这两次的世代交替方式,似乎暗示了文明的进化。第一次的方式,是相当原始的阉割。而第二次的方式,则是像《封神榜》小说里面的诸神分边大战。这一段神话相当精彩,可惜也不短,所以我想另外专集和大家分享,会比较合适。

希腊在奥林匹亚举行的诸城邦联合运动会,可以追溯至公元前776年左右,每四年举办一次,直到罗马帝国于西元后350年左右逐渐改信基督教,而于西元后393年左右,因为与基督教信仰抵触被罗马皇帝勒令停止。这个持续了上千年的活动,就从此消失了一千五百年。而现代的奥林匹克运动会,则是在公元1896年才开始的。

希腊奥林匹亚。(行云提供)

奥林匹亚是在诸城邦联合运动会开始之后,才逐渐有大规模的建筑。有趣的是:在宙斯神拥有奥林匹亚神殿之前的一百多年(公元前590年左右),他的妻子Hera就已经在奥林匹亚拥有她自己的神殿了。这两座神殿、是奥林匹亚最重要的建筑。其他的重要建筑,包括了给选手赛前训练的Palaestra和Gymnasiom,给神殿僧侣居住的Prytaneion,给著名雕刻家Pheidias用来预铸神像的Workshop,给各城邦存放祭献物品的Treasuries,当然还有竞赛使用的Stadium(田径场)。可惜这些建筑,大部分都已经化为断垣残壁了。西元后426年左右,罗马皇帝因为宗教因素而下令将奥林匹亚毁坏,是她香消玉殒的开始。

奥林匹亚的主事国,在公元前435年左右,邀请了稍早因为完成了雅典Parthenon(帕德嫩神殿)里面的雅典娜雕像(请见爱琴海之旅(5)雅典卫城的建筑(二)),而声名大噪的雕塑家Pheidias到奥林匹亚,在宙斯神殿里也建造了一座宙斯的雕像。而这一座巨大却又精美的雕像,被古代的作家誉为“七大奇观”(Seven Wonders)之一。可惜它在而西元后426年左右,奥林匹亚地区普遍被毁坏的当儿,也被拆迁他处,最终难逃毁坏的命运。香消玉殒

希腊奥林匹亚神殿区一景。(行云提供)
希腊奥林匹亚宙斯神殿。(行云提供)

比较远古一百年的Hera神殿,虽然一样残破,却在现代扮演了一个特殊的角色:每一届的现代奥运圣火,就是在这一座神殿前方的广场,聚太阳光点燃,再传递到世界各地的。点燃仪式是由一群着白衫的希腊仕女来进行,场面相当动人。

希腊奥林匹亚Hera神殿。(行云提供)
希腊奥林匹亚。(行云提供)
希腊奥林匹亚。(行云提供)

Hera的神殿,其平面图是狭长的长方形。而较晚建造的宙斯神殿,则长宽比没有那么悬殊,大约是12:5。这样的长宽比,后来成为希腊古典时期神殿建筑型式的典范。

在神殿区有一座圆形的殿堂,被称为“Philipeion”,是亚历山大大帝的父亲Philip始建的,后来在亚历山大大帝的手中完成。至今仍有三根廊柱及其上的横额幸存,算是奥林匹亚幸存百分比较高的殿堂。它的廊柱,采用了比较稍晚的Ionia形式,比早期的Hera神殿Doric形式廊柱,要来得轻盈而风度翩翩。

希腊奥林匹亚。(行云提供)
希腊奥林匹亚。(行云提供)

选手从神殿区到田径场(Stadium),必须穿过一道拱廊。而在拱廊的一端,有一座拱门,至今幸存。从那儿,可以看到早期圆拱的建构方法。

希腊奥林匹亚。(行云提供)
希腊奥林匹亚。(行云提供)

田径场的大部分区域,都已经被考古人员重见天日了。其上比较显著的残存建物,除了跑道之外,则是一道石质的起跑线,和裁判的座位区。我在这里附了一张旅游队友们,站在起跑线的照片。不过那些男士们,应该都是裸体的。哈哈哈哈!(古希腊的运动会,早期只有男选手,而且都是裸体的。)

希腊奥林匹亚。(行云提供)
希腊奥林匹亚。(行云提供)
希腊奥林匹亚。(行云提供)

考古人员从奥林匹亚区,抢救出不少残存的艺术品,大部分都保存在现地的考古博物馆里面,让我们对希腊的雕塑艺术,又多了不少非经过罗马仿制品的直接根据。我会在下一集里,和大家分享这些幸存的艺术品。

行笔至此,很高兴里约奥运至今尚称和平。也希望从奥林匹亚蕴育出的国际和平精神,能够长久地战胜暴力的冲动。@#

(点阅爱琴海之旅系列文章。)

──转自作家行云部落格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