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十论江泽民涂鸦中国法治】之二

梁木:下台党魁凭啥当习近平绊脚石(中)

习近平除了打虎反腐,面对江泽民集团继续三十年来对国家民族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仍未进行清算。(大纪元合成图)

习近平除了打虎反腐,面对江泽民集团继续三十年来对国家民族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仍未进行清算。(大纪元合成图)

人气: 205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10月12日讯】(接上篇

四、“依法治X”,江曾诡计

十八大以来,江、曾用立法手段给习搅局造乱,心得颇丰:一方面,通过中宣部的刘云山牢牢控制舆论,用“江氏法治”阻挠依宪治国。另一方面,张德江则不失时机,或利用立法、或用忽悠立法的手段制造打击习近平的声势。

1、设宪法委员会”制造弹劾声势,恐吓习近平

2016年11月30日,大陆《法制日报》突然刊登了一则短小新闻,题目是《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王磊:建议全国人大增设宪法委员会》。王磊认为,增设宪法委员会,以对法律法规的合宪性进行事先审查。

王磊的这一提议,绝非寻常。有媒体说,当真设立宪法委员会,那么掌控了宪法委员会的人,就等于掌握了对宪法的解释权,就可以行使宪法关于国家权力机关--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享有修改宪法、罢免国家主席、总理等职权。

其实,设立宪法委员会,是江、曾在背后主使,是张德江弹劾习近平的阴谋。

香港《成报》早在张德江拿港独大帽子扣新港首、逼宫23条时,就公开指出:张德江是阴谋家。

事实的确如此。张德江的下属、人大内务司副主任委员李慎明,在配合王磊叫板、挑衅习近平时,公开撰文称:人大可罢免国家主席。

笔者认为,王磊提议在人大设立宪法委员会,人大内务司副主任委员李慎明称:人大可罢免国家主席,这决不是两个偶然事件,而是江泽民和曾庆红的布局。这种造势的性质属于投石问路,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只能起到一种恐吓作用。这也是江、曾要习近平有所顾虑的分心策略。

2、出小宪法,用“地方立法”法搞山头,瓦解习近平权威

以今天中共维系独裁的需要推论:按常规,在内斗白热化的当下,仼谁当总书记,人大都不会拆台,不会发生在总书记需要人脉的时候,人大出台“地方立法”法。

很显然,江、曾让张德江立法,允许地方贪官各自为政,在习近平鞭长未及的地方另搞一套,是用分散立法权的办法与习近平作对,搞各自为政、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目的是要拆习近平的台。

对此,“人民报”转“中青报”爆料说,2016年在“立法”法修改并获得人大常委会确认后,多数地方政府都在第一时间启动了首部地方立法的准备工作。在正式获得立法权三四个月后,许多地方的“立法处女作”正式面世。

“中青报”说,那些知法犯法的恶官们都有立法的热情,是为了制定出符合他们需要的恶法。文章说,张德江允许地方小官自己立法,是纵容地方官与习近平公开作对、搅乱国家。

“目前,地方人大立法面临障碍,这就是对实务工作了解不够,在多数情况下,负责立法的掌握的资讯不如实务部门工作人员。资讯的缺乏、虚假和不对称,容易导致其在立法过程中被业务主管部门或者利益集团牵着鼻子走。这样一来,掌握地方立法权的官员便有可能恶意出台恶法为自己作恶提供权柄。使地方立法不能限制权力,反而为权力任性开绿灯。”

这正是江、曾想看到的乱局。作为人大委员长,张德江渎职。张德江利用人大立法编排这套组合拳,是维护江泽民集团利益、与习近平对阵的招法。张德江想干的,都是很阴毒的事。

江派一伙用立法充当“党掍”、掣肘习近平,常常得逞。

3、搞向宪法宣誓活动,制造“依宪治国”假像

据报导,2016年1月5日,中共人大委托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院长、宪法学会会长韩大元在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中共党员干部就职前向宪法宣誓使用的就职宣誓法器首发式。接着,新华社2016年2月26日电:依据1月1日起实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委会关于实行宪法宣誓制度的决定》,十二届人大常委会26日下午5时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宪法宣誓仪式。仪式由张德江主持,领誓人、新任命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刘源,携新任命全国人大法制工作委员会副主仼王超英、张勇、许安标,全国人大常委会预算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刘伟、朱明春,走到宣誓台前,左手抚按宪法,右手握拳,一起诗朗诵:誓词–“我宣誓,忠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维护宪法权威,履行宪法职责,忠于人民,恪尽职守,廉洁奉公,接受人民监督,为建设富强、民主、和谐的社会主义的国家努力奋斗”。

摆个宣誓法器、放一本宪法、让官员用手轻轻一模,嘴里念念有词,这就是依宪治国?!

中共的毛泽东即便是制定了一部用来欺骗中国人民的《宪法》,也还是为实现一党独裁的需要将公有制进行到他自己去了纪念堂;而江泽民,则打着猫论、闷声发大财的幌子,亲自率领131万高官、家族和掌握企业经营管理权的党员干部一起动手,将中国人民自1949年以来创造的全部国家财富统统统哄抢瓜分归党魁党棍党员干部私有。三十年来的哄抢瓜分,《宪法》赖以存在的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荡然无存,中共不法政权铺垫的执政平台被江挖成了天坑,中共还拿什么依宪治国?

笔者认为:以公有制为基础的《宪法》即便是毛泽东造的秀,也己从根子上就不存在了。把不存在当作是存在,把向被掏空了的宪法宣誓当作是忠于宪法、就等于依宪治国?!

现今大陆有学者要求中共依宪治国。这其实是个伪命题。当今的中国大陆没有一部摒弃独裁、体现公平正义的宪法。中共现有的所谓宪法,是一部被江泽民集团掏空了国家经济的伪《宪法》,已不具有人类正常社会拥有的民主宪政的母法效力。中共本身就是一个被江泽民集团利用的不法政权,希望中共依宪治国,是无的放矢。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中共——江泽民集团不可能依宪治国。

五、拆穿伎俩

其实,江曾对付习近平使用的手段,都是简单又卑劣,即用“依法治国”、“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捆绑了习近平。这也是从习上台后,江泽民集团反制习近平所采用的策略之一。不过,江曾是反手用的“法治”。

为看清江曾之阴,笔者在此简单分析其“依法治习”的两个特点:

第一,用“依法治国”取代“依宪治国”的强制过程。

从美国之音记者详读新华社、《人民日报》的报导,发现两家报纸都将习的依宪治国改写成“依法治国”,同时还对习的讲话附加了一点,即:必须“坚持党的领导,坚持民主集中制”的组织纪律。可见,习近平提出依宪治国的当时,在党内是遭到了遏制的。从习近平被抹了依宪治国后的默不作声,可以推测,江泽民搞“法打”是有效果的:即用保护江泽民集团利益的“法治”取代了习近平要的“宪治”。

第二是“捧杀”。从江、曾操纵刘云山利用中共媒体对习近平近乎肉麻的吹捧,可见江、曾在对习近平执政方向的定位上(对其主导依宪治国可能脱离体制)有顾虑。江泽民知道:一旦习近平脱离体制,就意味着中共崩盘。如果中共崩盘,那将意味着他们对国家民族人民犯下的滔天大罪将被彻底清算。江泽民可不想看到这个结局。

其实,江泽民更知道习近平打虎对自己的危害,但孰轻孰重?江泽民还是选择了利用习近平来维系体制。为此,江派动用了所有的力量来吹捧习:“毛第二”、“习思想”。

习欲从党章里拿掉“三个代表”。为了满足他的想法,江派刘云山公开站出来放风,罕见表态,避提江胡、“力捧”习近平。

对此,有声音说:刘云山投降了习近平。其实并非如此,这是江曾一伙的更深的盘算。江泽民集团为维系哄抢国家经济犯罪不被反攻倒算,不惜向“习思想”献出“三个代表”,这个招法酷似“打龙袍”。

打着遵纪守法的幌子,和习玩把戏,用涂鸦法治的游戏规则为习铺出一条中国共产党总书记的必由之路——坚持党的领导,哄习入彀。

习近平应当清楚:中共的立法,就是为党魁独裁所用。从毛泽东到江泽民,法律只为第一党魁所用,是党魁做事的依照,即党魁想的、要的、做的,就是法。中共的法律,就体制本身而言,决不是党魁放纵人大、甚至放纵最高法、最高检,中宣部,让这些党奴才为已卸任出局的党魁出台档,限制在位党魁施政。

中共前党魁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就是其在位期间,背着政治局与曾庆红密谋在先、动手在先。他们声称三个月摆平法轮功,结果没有摆平,这时江才找到肖扬,让他出谋:由两院出台档,当作司法解释。

今日,习近平要对付张德江(包括最高法、检),亦应如法炮制。做事根本不存在商量问题,就是给他们做事的标准、让他们必须做好,而不是问他们行不行?可不可以?要知道:在体制内一天,就要守一天体制的游戏规则。

中共建政至今,凡是体制内敢向党魁耍威的奴才,一定是抓住了主子的软肋。而总书记要收拾这些奴才,办法也特简单:就是“法治”。

这就是中共独裁的法治。从这个意义上讲,下台的江泽民敢纠集张德江、刘云山拿“依法治国”换下了习近平的“依宪治国”,可谓胆大包天。说白了,这才是真政变。习近平被逼宫至此,笔者无语。

六、冷思考

江泽民当政以来,江泽民集团对国家民族人民的犯罪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带领党员干部抢了国家经济,二是迫害了一亿人的正信。实践证明:目前,习近平打虎、反腐势头不小,但还尚未动到根子上的问题,因此就等于还是在维持着江泽民和江泽民集团的利益,等于还在任由江泽民集团继续犯罪。

江泽民凭什么任性?

今天,组成中共这部机器的131万名高官,即满朝文武大都是江当年提拔的、大都跟着江哄抢公有制经济犯过罪。这些人所以替江效命,一是因为满身是罪,二是与江泽民之间的利益驱使。习近平如果不采取应变策略、不给他们一条活路,这些人只能继续替江办事。

从这个意义上讲,关于十九大的组阁,尽管在换上来的一批人当中,有姓胡的、有姓习的,笔者认为:这些姓并不见得好用。关键时,最关键的是:跟谁走是要害。用人时,需要查清的问题是:这些人,在江泽民带领党员干部哄抢瓜分公有制经济过程中,有无参与犯罪?家族捞钱没有?是不是满身粑粑、罪恶累累?如果是,那便还是江泽民一伙的人渣。就像最高法的周强,十八大以来一直跟着习近平忽悠,但在关键时刻就跳出来搅局,替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出台第二次“释法”。

从习近平三番五次被人大、中宣部、最高法、最高检用法律手段捆绑、束缚手脚上看,江、曾手段极为狡诈。

其实,习近平打老虎反腐之所以能够一直推进、走到今天,实乃天意所助,以及江曾自身的困境所致。

江曾知道:任由习近平打虎,他们必得完蛋;而能阻止他的办法又令其两难:若当真用极端手段篡位,很可能引发内乱,导致中共快速崩盘,那样一来的结局是:江泽民带领党员干部哄抢瓜分的国家经济、迫害近一亿信仰的问题被拨乱反正。因此,江用“法治天子”的办法,拿哄抢瓜分国家经济、迫害近一亿信仰的犯罪问题捆绑习近平,同时调集人马,在国内外、党内外造势,让习近平四面楚歌、八方受敌、受阻。

跑去美国的郭文贵,所以用“反王不反习”的办法参与江习斗,应该是“老领导”出于上述考虑而授计于他。

笔者认为,曾庆红、江泽民所以让郭文贵“反王不反习”,并不是考虑到习的好坏。面对习近平打虎反腐,江曾在心里恨得咬牙,但是,为安全哄抢瓜分私有到手了的国家利益,江、曾合计:尽管形式上习近平在跟他们作对决,但实质上并没有完全阻止他们哄抢瓜分国家经济、迫害法轮功的犯罪。在江曾看来,面对他们的犯罪,习近平即便是不情愿的,或者是被捆绑的,只要默不作声(允许江的人马继续作恶),就等于是一伙的。事实上,习十八大上台至今,尽管在遏制江泽民集团哄抢瓜分国有大企业上、在阻止江泽民迫害法轮功问题上有一些动作(废除劳教制度、一些遭抓捕的法轮功学员被撤案等),但是他并没有宣布停止迫害。

笔者认为,在江习斗中,习近平之所以采取上述作法,一来是因为习上台后,当时无人可用。二来呢,江把自己在位期间培植用来作恶的那些搞“江家政治、经济、文化”的人安插在习身边,这些都有关系。他们在维护江泽民哄抢瓜分国家经济、迫害法轮功的问题上给习吹风,以致上台时要依宪治国的习近平,今天还寸步维艰。

从这个意义上讲,以治大国如烹小鲜自诩的“厨师长”习近平,上位至今,之所以落入了江曾“依法治国”的圈套,是因为没有看懂这个“局”。

在江泽民看来,对付习近平,只要能剪掉他用来打虎的左右手,就够了。

以江曾涂鸦法治中国的手段推测,郭文贵是个被利用来剪掉王歧山的“没羽箭”。郭文贵应该思考:当他手中可用来掀翻王岐山或王岐山等人的猛料用完之后,“老领导”会以什么方式奖赏被卸了磨的驴呢?笔者猜想:很可能是暗杀。因为,这种卸磨杀驴子的暗杀可以抹黑对手、嫁祸习王,让驴子的价值释放到最大。

其实,郭文贵(包括所有从体制里反出来的人)都有条件、有能力做个真正替天行道的梁山好汉,为何要等到被卸磨的那一天?

透过江泽民用物权法取代宪法的立法,可见:用依法治国取代依宪治国,是江泽民诸多绑架习近平的手段中,玩得最嗨的一招。

事实上,自十八大上位至今,习近平除了打虎反腐,面对江泽民集团继续三十年来对国家民族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仍未进行清算。尤其今天,江泽民集团在习近平抡圆了的打虎铁拳底下,还敢公然继续瓜分国企的混制,继续对道德高尚、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大法弟子进行邪恶迫害,而习近平显得无力阻止,说明江泽民恶用法治捆绑习近平的策略还在起作用。

对于现状和未来,习近平应该警醒。在不脱离体制的当下,需要酌定:究竟是要重振依宪治国理念,还是继续江泽民和江泽民集团的“依法治国”。(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7-10-12 3:2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