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专访潘晴:“文革”未停 迫害法轮功登峰造极

6月4日,悉尼支持中国民主化平台举办六四27周年烛光集会。(右二为潘晴)(骆亚/大纪元)

人气: 168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6年06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导)6月4日,悉尼支持中国民主化平台举办了“文革”50周年研讨会,与会者之一的悉尼人权活动家潘晴接受大纪元专访。潘晴从中共的本质分析认为,在大陆其实从来就没有停止过“文革”,延续下来在对法轮功群体的镇压运动中,更是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包括对法轮功学员性侵犯和活摘器官罪行令人发指。

潘晴认为,共产党的专制文化在全国范围开始是源自1949年。49年中共建政后开始土改镇压反革命。土改杀了两百多万地主,镇压了两百五十多万国民党军政人员,全国杀了四、五百万人。而文化大革命,大家耳熟能详了,全国波及了一亿人,这个非正常伤残死亡人数高达两千万人。

就为什么在中国从来就没有停止过“文革”,他具体阐述说:“大家知道‘文革’之后是八九‘六四’,八九之后是九九年,中共对法轮功信仰团体的镇压。在对法轮功信仰团体的镇压过程当中,在‘文革’时出现过的各种刑讯逼供、各种酷刑,有增无减甚至达到登峰造极,比如说活摘人体器官罪行。”

他认为,中共的这种专制文化,毁灭了这个民族整体性的道德、文化、良知,全部被毁灭掉。所以才会到后来除了在天安门杀人之外,在对法轮功信仰团体的镇压当中使用这种活摘器官的迫害手段,以致迫害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才会出现被国际媒体、国际人权人士所认为的在这个星球上从未发生过的罪行。

他强调,今年“文革”五十周年,反思“文革”不是单纯的那十年,它是整个共产党夺取政权控制这个国家之后,所犯下来的一系列的罪行的一个缩影。

他总结:“中共暴政对国内维权人士的镇压、对基督教会、对各种上访的民众镇压,它都有个共性,就是从本质上来讲,中共给这个民族带来的最深重的伤害,是毁灭了这个民族的人性当中最基本的善良和是非标准。所以当法轮功这样一个和平与世无争的信仰团体,在中国大陆崛起的时候却遭到这个统治当局这么残酷的镇压。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认为‘文革’从来就没结束过。”

他进一步分析,刑讯逼供历来都有,屡见不鲜。劳教、监禁、大规模的酷刑,这在“文革”当中也广泛的发生,但是中共在镇压法轮功修炼团体过程当中,有两个罪行比“文革”期间所表现的还要恐怖、还要令人发指。第一是大规模的对法轮功学员从人格、生理、心理上的污辱、进行性侵犯,我们从已经揭露出来的各种事实当中已经看到很多了;

第二是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活摘器官,文化大革命时也有,有些很愚昧的民众,人枪毙完了以后,就去挖人的脑浆、挖内脏也有,但是它是属于个案,它不是一个有组织、有规模的国家犯罪行为。

文化大革命时还未听说这样,但镇压法轮功群体的时候,中共就把这一类罪行发展到了极致。这个脉络是从“文革”来的,“文革”有反右、镇反、屠杀地主富农,它是共产党一系列集权文化的一个表征。

潘晴表示:“我是相信的,”这叫做“黎明前最为黑暗”。

他认为:“随着共产党对法轮功修炼群体的镇压,这个政权邪恶的一面被彻底暴露无遗。以前比如说镇压反革命、文化大革命当中镇压黑五类、镇压那些所谓的“公安六条”所规定的23种人,它还有着意识形态的名义。那镇压法轮功,这个中共找不出来任何理由,无论是道义的、还是政治、法律的,各种理由都找不出来。法轮功就是一个和平炼功的修炼团体,是一个与政治无关的团体。”

“我没有听说过法轮功刚开始就提出什么反党、反共的诉求和口号,都没有。中共是硬性的把这样一个修炼团体逼成一个反迫害团体。当中共这种罪行越来越多的为人们所了解的时候,我觉得这个政权的所谓合法性的光环也就一层层被脱落。所以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有一天意识到他们再不能忍受这样的一种统治、这样的一种生活的时候,中国一定要变的。”

他认为:“现在的中共就是一个躯壳,它骨子里面已经烂掉了,就像是一个行尸走肉,空有那么一个架子。今天有人认为共产党好像还没倒,它还很强大。有一天共产党垮台的时候,人们会忽然感觉到这么一个庞然大物怎么一下子就完了?!所以我认为这是一个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6-06-06 4:1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