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纽约市医院倒闭潮 华埠受影响深

成本收不回 医院陷生存危机 房地产市场持续高热 促使医院卖地缩规模

今年5月,传出位于下城的西奈山贝斯-以色列医院将关闭。 (STAN HONDA/AFP/Getty Images)

人气: 1092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6年06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纽约报导)纽约市医院面临着巨大的经济压力,越来越多的医院在生存线上挣扎。穷则思变,一些医院利用合并来节省成本,一些医院强化门诊,一些医院卖地缩减规模,还有的寻求国际合作。

2000年以来,纽约市有19家医院关门或者是缩小规模,对曼哈顿下城造成的影响尤其严重,靠近华埠华人孕妇偏爱的以色列医院也即将关门,将856个床位的大医院缩减为70个床位的小医院。

“现在医院面临的亏损压力越来越大,家家医院都搞不定。”联成公所顾问、高云尼医院董事赵文笙说,在纽约市,由于医院垫付的金额庞大,医院的垫付不能保证会收回成本,资金周转出现问题,近几年有多家医院相继倒闭,著名的一个例子就是曼哈顿下城区有150年历史的圣云仙医院(St.Vincet’s)关门,其它医院的日子也都不好过。

烂账多 医院负担大

在美国,急诊和住院都是先服务后收费。它要求医院不论病人的移民身份,也不论病人是否有钱,都要为病人提供所需的急诊医疗服务。“不论是何种情况,一旦进了急诊室,一套检查都会做下来,由于害怕过度的医疗诉讼,急诊科医生有时会把小病当大病治,因此医疗开支高昂。”身兼中医师的中华公所主席萧贵源说,如果你没有医疗保险,又是非法身份,结果医院垫付的所有费用就收不回成本。

低收入者可以申请Medicaid(政府保险),但是政府给付的保险有限,批不下来的钱,医院只能自己垫付了。“不是所有的申请都能批准。例如医院说医疗花费200万,但政府可能只给你150万,剩下50万你要自己倒贴。”赵文笙说。

已退休的以色列医院前亚裔医务中心行政总监陈傲娣说,纽约医院的经济状况变差有多方面原因,按照患者在医院“住院天数及手术次数”来算钱的时代已经过去,现在人们去医院看病,体检或者是手术都有着固定的“打包费用”,根据对患者不同的诊断,医疗保险公司会付给医院相应的“打包费”,医院自己要对病人的总开支负责。此外,健保计划还通过病案管理力求让患者提早出院,以减少住院带来的成本。

日不敷出 医院开始卖楼

为了应对生存风险,越来越多的医院相互合并。3年前曼哈顿下城医院与长老会医院合并,2年前以色列医院与西奈山医院合并,理由是提高效率、节约成本,现实则是提高同保险公司谈判的能力,提高价格。

“形势所趋,医疗行业别无选择。”一名要求匿名的医疗业人士说,由于联邦政府付款下降和入院人数减少,许多医院面临困难。而同时,曼哈顿的房地产已达到了一个高纪录,房源稀缺、价格飙涨,成为挥之不去的诱惑。于是,私立的圣云仙医院将地产卖给了开发商,建了两座综合式豪华公寓,上个月,其中一套以1,600万的价格出售。以色列医院的情形与圣云仙医院近似,有消息说,该地也会建起“高端住宅公寓”。

“以前,下城医院旁边有一个停车场,也卖了大钱。家家医院都负担很大,唯有高云尼医院有一些不同,因为高云尼是公立医院,毕竟是医管局的,政府给经费,但也不会给很多,只能勒紧裤腰带过日子,还需要社区筹款。”赵文笙说,高云尼严格说不算医院,它的英文名是高云尼医疗中心(Gouverneur Medical Center )。医院都要有急诊室,高云尼因为没有急诊室,没有应对急救的一整套设施,没有接生的产房,自然也减少很多急诊烂账,最重要的是,社区需要高云尼,因此每年高云尼的筹款活动,社区都大力支持,捐了不少钱。

医院关门 华埠病人选择减少

健保计划建立和发展都围绕着控制成本,让医保更为普及,人人都能够享受到廉价的医疗服务。但是,过度控制成本的背后可能牺牲的是医疗质量以及必要的医疗诊疗服务。身兼中医师的中华公所主席萧贵源说,医院经费不足,就只能裁员省钱,更导致剩下的医生工作量增加,这样反而会影响看诊的品质。“健保组织的扩张也让医生失去了独立性,在选择诊疗方法时,要受到‘健保计划’的限制。”

以色列医院的关闭,意味着华埠将又要少一家能就近提供紧急医疗服务的大医院。一名不愿具名的医疗界人士说,以色列医院有相当一部分的病人是亚裔,医院也有能说华语的护士。医院的关闭将把急诊病人推向表维医院和下城医院,而这些医院已过于拥挤。华人看病的选择会更少,在急诊室排队会更辛苦。

“我太太有胆结石,痛起来比孕妇生孩子还惨!当时家庭医生推荐她到曼哈顿58街一家五星级的医院,可是急诊室满额,她剧痛了24小时都无法安排做手术,只打了三次止痛针,就让她那样一直痛下去。医院说,要想得到专科医生的会诊她可要提前一个月开始预约,然后再排一个手术期。听到的当下,我又气又急。”郑先生说,见到太太剧痛难忍、面色惨白的样子,只好就近换了以色列医院,5天后安排了手术。郑先生家的情况体现了一个家庭使用健保计划的就医情况。

有业内人士表示,希望市长白思豪不要袖手旁观,要做一点事情。2013年8月,当圣云仙医院关闭时,当时的纽约市长候选人白思豪曾在圣云仙医院门外召开一个记者会,批评前市长彭博没有挽救圣云仙医院,“市长应该做点儿事,这就是我们来此的目的。” 白思豪指著圣云仙医院旧址上升起的豪华公寓楼说:“兄弟姐妹们,我们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这位业内人士希望,白思豪能够说到做到。

国际合作 机会与挑战并存

健保大饼有限,但亏空的钱医院必须得挣回来,促使医院想方设法从各种渠道寻找出路。“因此要强化门诊,把医院门诊开在社区,离市场越方便越好,日间老人护理中心也有医生,在固定时间统一看诊,目的都是‘找病人’,争取服务大量的门诊业务,以维持医院之运营。”萧贵源说。

国内病人外,一些顶级的医疗机构也率先涉足国外领域。长老会医院康奈尔医疗中心的手术部行政主管Natalie Marusich说,该院设有“国际病人服务部”,从医疗签证、初步会诊、翻译病历、预约医生等一条龙提供服务,当然,病人要有巨大的财务实力。据下城医院首席营运总监朱万涛(Robert Guimento)透露,今年初长老会医院已在中国上海开设办公室,接待高端患者。

少数医院事实上开展了这些国际项目,认可这是增加收入的机会,但其余大多数医疗机构仍在观望。已退休的以色列医院前亚裔医务中心行政总监陈傲娣说,国际项目看似提供了机会,但也隐含着无数风险和挑战,不是所有病人都会对美国的医疗服务完全满意,也包括法律风险,“如果客户因为癌症不治,在美国去世,或者病情变重了,家属付出了巨大的开支,他会很难接受,医患纠纷难解。” ◇#

责任编辑:艾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