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高天韵:拿什么拯救中国的农村?

人气: 120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06月01日讯】中国,传统的农业大国,有着悠久的农耕历史,今日的农业却在直线衰落。农村的种种乱象和凋零,触目惊心。环境污染、土地荒芜、人心不古。各种问题衍生缠绕,复杂的局面似乎难以扭转。拿什么拯救中国的农村?

“微雨众卉新,一雷惊蛰始。田家几日闲,耕种从此起。”微雨洗尘、春鸠啼鸣、杏花耀眼、斜阳牧归、蚕儿吐丝。早春,充满活力;田间,农忙絮语,悠然闲逸。一幅幅生动的农耕图景,在盛唐诗人的笔下呼之欲出。绵延不断的繁荣和安宁,散发着怡然的光影,就在千年、百年前的昨天。

然而,在当代中国,这种景象已成绝唱。取而代之的是层出不穷的困境和难题。城乡差别、苛刻的户籍制度、农民工现象、留守老人和儿童、耕地锐减、田地乏人种植、害虫猖獗、河流污染,道德沦丧……广大的农村,失去了良田、绿水、欢笑、富庶、关爱。与美丽的农耕文化同时消散流失的,是最核心深层的、那种与天地和谐共生、顺应自然而行的状态。那是发自于内心的平和,不为利益驱动的勤劳,享受劳动过程的人生态度。因着这种文化,古代的中国人曾经世代拥有了富庶与美好。

许多国家在大力发展工业的同时,仍然给予农业足够的重视和保护,因此,即使农业发展相对减缓或是显现衰微,依然不失特有的光采。农民阶层无论人数多寡,都能够在平等的社会环境中劳作、生息,作一名自豪的农民。

以日本为例,农村处处美景如画。无论是谁,置身其中、目睹农民的日常状况时,都发出由衷的赞叹:清澈的河流,优美的民居,整洁的乡路,清甜的蔬果,幸福的微笑。舒适、方便、清新,乡村生活与城市无异、甚至更胜一筹。

为什么中国做不到?对照是残酷的,这一边的故事令人痛心疾首:

1990年代后期,中国地方政府经营城市运动,招商引资、兴办开发区热,使农业用地急剧减少,每年因此要损失耕地近二、三千万亩。近年来,中国已经从粮食出口国转为了粮食净进口国,每年粮食产量和需求量的缺口是几千万吨。

据2013年官方资料,中国的农民工总数已超过2.6亿。民工大军把父母和孩子留在乡村,自己奋斗在一线,但是,他们永远也成不了“城里人”,在薪酬、医保、孩子教育等方面,他们蜷缩于社会的底层。一旦失业,这些人便无奈地踏上归路。他们虽是农民,有的却不会种地;会种地的人也可能无地可种。如果没有自己的土地,故乡便失去了意义。无所适从,是几千万返乡农民工的迷茫。

网上新闻报导,河南省司寨乡平陵村共有550户人,4,900亩地。村长坦言:“55岁以下的,在田里几乎看不到了。‘70后’不愿种地、‘80后’不会种地、‘90后’不提种地,村里的地没有成规模流转,大都是老人、妇女在家种。”有线民表示,现在50岁以上的农民死光之后,中国没人会种地了,也根本没人种地,没有后继劳力!14亿中国人,只能等外国人供养吃喝了。

2014年,武汉大学社会学系讲师刘燕舞的一个调查报告反映,中国大陆农村老年人自杀已成常态,而他们的儿女和当地村民对此熟视无睹、冷漠至极,让人不寒而栗。有些老人甚至表示,他有三个儿子“药儿子(喝农药自杀)、绳儿子(上吊自杀)、水儿子(投水自杀),哪个都比自己的亲儿子亲。”

2015年9月,调查报告《千疮百孔的中国农村》发表。作者蒋明国是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报告陈述:自2005年以来,蒋明国带领一批批研究生在家乡进行了十年的生态农业实践。他们从中发现,中国农村的污染问题不但没有改观,反而越来越严重。主要原因是:普遍采取了违背自然规律的生产模式,同时城市垃圾大量进入农村,发达地区淘汰的产业在落后农村落地。

此外,报告指出,勤劳未必能致富。而这样三类人在农村赚到了钱:一是牺牲生态环境搞规模化养殖的农户。有关部门竟然将此类人树立为典型,这不是鼓励农民赚黑心钱吗?二是侵占集体公共资源的人。三是能说会道的人。“这类人衣着光鲜,上骗政府,下骗村民乃至亲戚父母,完全是不劳而获之徒。可见,当今农村勤劳致富已成过去式,许多农民被逼离开农村进城谋生,留下了的所谓有头脑的人,将道德良心和生态环境都变成了商品,发了财。”

今年初,有大陆记者发表了回东北乡村过年的杂记,称其亲眼目睹了农村传统礼教崩裂的现状:晚辈对长辈忤逆不孝,乡村男女性乱,娱乐无节制、嗜赌等恶习蔓延。作者称,故乡有关于忠孝道义的一切伦理气息彻底死去了,他记录的是一个村庄的死亡全程。网友痛心地评议:“现在民风不古,江河日下;最可怕的是人没有了信仰;社会礼崩乐坏、金钱至上、道德沦丧,又何止是东北和农村?”

沉重的文字,混乱破碎的画面,浸透着声声悲鸣:中国的农村怎么了?中国怎么了?

中国农村的悲剧始于中共的土改。一场土地改革运动,彻底消灭了中国自秦汉以来作为地方政治精英的乡绅阶层,同时消灭了土地私有制。另一方面,中共宣扬无神论、鼓吹暴力斗争。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迅速地,中华大地一片黑暗。传统价值观被砸碎,正统的文化理念被诋毁扭曲。当道德沉沦,所有的敬畏、关怀、爱惜都随之隐去。没有了对山川土地的爱,没有了对亲人和同胞的爱,怎么可能保持农田的盛景、乡村的和乐?若道德良心沦为商品,死亡的何止是一个又一个村庄?

再次回望吧。仁、义、礼、智、信、忠、孝、廉、耻。“老有所养,老有所终”。彼时,人与人之间流动的,是仁爱孝悌。心中盛满的,是对土地的眷恋,对自然的珍惜,对神明的敬畏。中华民族世代传承的美德,不仅是农耕文化兴旺的基础,也是农业的繁荣、乃至国民经济全面发展的保障。当一个民族失去了最基本、最重要的精神支柱,当人失去了信仰,当真诚善良不再被珍视遵循,人便抛弃了善、放纵恶,也注定将被自己的恶行所种下的恶果所吞噬。

在农业和农村的乱象面前,我们需要认清根源。一个本质为假、恶、暴的政权,一个漠视人民利益、不尊重生命、破坏传统文化、打压真善忍的政党,制造了经济和社会的重重困局、使几代国民受害。中共的存在,注定不可能给中国带来积极的变革和新生。重整破碎的山河,重现农村的昌盛安宁,需要以关爱为基础的体制,需要重建道德,寻回真诚、善良和关爱。抛弃对中共的幻想,脱离丑恶,重拾传统道德,才能告别迷茫,于凋蔽残败中重启生机。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6-06-01 1:5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