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杀村官案接连发生 中共基层政权已黑社会化

人气: 376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12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泓博报导)近年,农村杀村官案接连发生,外界分析认为,根本原因是农村基层已黑社会化。此外,村官还利用职权,私分国家补贴,侵占老百姓利益,令官民矛盾加剧。

“杀村官案”连连发生凸显中国官民矛盾激化

今年11月下旬开始,陕西、山西、广西、湖南、辽宁等地先后发生5起村民刺杀村干部案件,引发舆论关注。

北京媒体人徐祥认为,在目前的制度下,“以暴制暴”的事件不会停止,只会愈演愈烈:“特别是基层政府这些官员狗仗人势,对老百姓进行欺压。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村民以暴制暴,我们看得很清,这棵树(制度)有问题了,如果不整理,这样的事情会越来越多,但是他就是看透了,他也没有壮士断腕的决心去重走民主自由的道路,还政于民,他只能更加地与老百姓对立。我可以断言,在不久的将来,像这样的刺杀村官、刺杀县官、刺杀省官的事情会越来越多。”

网民“小猪王子”说:“只要老百姓有理无处说,这样的惨剧就还会继续上演。”

基层黑社会化 各种乱象纷呈

据大陆社科院的一份抽样调查结果显示,目前45%以上的农村的村委会,是由黑恶势力组成的。

山西省公安厅2015年10月26日对外通报,今年以来,山西各级公安机关共抓捕“黑恶势力”疑犯869名。其中,拘捕涉案的有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村支部书记、村主任等基层村官。

中共党喉《人民日报》2015年10月27日的报导承认,村组干部贪腐线索基本上一查一个准。山西太原市晋源区区委常委、纪委书记张彤说,“比较而言,村主任、村支书属于高危岗位。”

港媒2013年7月《党风整顿大背景揭秘》的文章中说,中共统治的下层(县镇两级)不仅完成了黑社会化,而且这种黑化有向中层发展的趋势。政治上的黑化还不同于社会层面的暴力组织化行为,而确指程序规则的私有化和黑幕化。

早在2001年,大陆著名经济学家杨帆就指出,中共部分基层政权已经出现黑社会化,黑白两道成为利益共同体,政客与黑社会勾结谋取暴利。

另据官方抽样调查,中国近半数的农村村委会被当地党政黑恶势力把持。农村土地被基层党政黑恶势力私自变卖牟利,并不给农民补偿或补偿不足是一个非常普遍的问题。

村官私分国家补贴

12月29日大陆媒体消息称,当局已投放农村低保资金931.5亿元,涉及低保对象4903.6万人。

但是,低保资金发放混乱,各种补贴款被村官冒领、侵占情况严重,有的连村民的治癌款也敢贪。主要有如下四种情况:

1. 伪造名册,冒领低保款。

河南省淅川县马蹬镇黄庄村有个叫常鹏的男孩,2013年被列在低保名单中,2014年又悄悄地消失了。2013年低保对象每人1188元,也就是说有人利用常鹏的名义,领取了1188元低保款。

2. 虚报面积,套取补偿款据为己有。

湖北省郧[yún]西县三官洞林区蒿坪河村的生态公益林补贴起码有十年了。生态公益林补偿材料上清楚地写着,村民徐有余家拥有生态公益林640亩。按照每亩补偿12.75元的标准,徐有余2015年6月15日获得补贴8160元,补贴被打入了本人存折。事实上,徐有余从来没有640亩生态公益林,更别说领补贴。至于640亩生态公益林的补贴被谁拿走了,总共拿走了多少,他都不知道。

3. 经济富裕,也享低保;贫病交加户却没享受照顾。

黄庄村村支书本身有几套房子,做着卖水泥的生意,儿子开了家美容院,有20万的越野车;其弟也开着大酒店。可是村支书的母亲李喜梅的名字赫然出现在2016年低保对象登记表中,李喜梅亲口讲,自己在吃低保。

与此相反,贫困户反而享受不到低保。村民翁大鹏身患癌症,2011年农村医疗救助补助资金名单上显示翁大鹏领取了2036元的现金补助,但翁大鹏却表示从未领过。翁大鹏说,这些年他先后查出两种癌症,却没有拿到大病救助补贴,后来才知道别人冒用他的名义领走了。他知道后四处奔走讨要说法,至今没有结果。

4. 私刻印章,伪造身份,冒领国家补贴

据湖北省郧西县三官洞林区蒿坪河村原主任曾某(化名)交代,十几年来,蒿坪河村支书明庭友指示下属多次私刻村民的印章冒领国家补贴,退耕还林、粮食直补、公益林这三大项大约在三百多万元。

据三官洞林区一名在外工作人员江善兵讲,原来的村书记在2013年把自家四口人的名字用了6次,把应该属于村里的15100元自然灾害救助金贪用了4200元,整整三分之一。

没有党组织 中国才会太平

这个社会现在是一切向钱看,经济利益成为重点。因农村基层已黑社会化,基层党组织也不例外。党组织不符合人性,必然被人民抛弃。没有共产党的公民自治将更有效率。

在中国近三十多年,有一条一直在起作用的规律:哪里党组织这只有形的手干预得少,哪里市场这只无形的手主宰得多,哪里就发展得快;反之就发展得慢。

2004年11月,大纪元发表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一针见血地指出,中共党组织像一个巨大的邪灵附体附在中国社会的每一个单元细胞上,以它细致入微的吸血管道控制和操纵着整个社会。它用暴政掠夺和控制资源,又用所获资源骄奢淫逸和控制社会。党组织不创造任何财富,要靠人民养活,却垄断和支配人民的财富迫害人民。

2015年11月,大纪元发表系列评论《解散党组织》指出,古今中外的历史说明,没有党组织,中华民族更辉煌,中国社会更和谐;没有党组织,中国才会太平。解散党组织,从基层做起,不但可行,而且水到渠成。#

责任编辑:李穹

评论
2016-12-30 6:2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