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為鑒
讓莫名其妙的「國家利益」稀釋、消融六九屆對歷史的承受,是別有用心的假大空。
這個十分邪惡又很迷惑人的切·格瓦拉,死後被包裝吹捧得神乎其神。多年以來,始終有人打格瓦拉的招牌旗號在借屍還魂,令格瓦拉背後的共產邪靈陰魂不散,不斷蠶食世界。
文革結束後,傳統的慶祝方式有所恢復,然而經過三十年的破壞,新生的一代已無重拾傳統的可能。八十年代興起的「春晚」繼續成為中共的洗腦工具,而且格調越來越趨於粗俗低下。這樣的中共的存在,中國人如何能回歸傳統呢?
現在中國道德敗壞的一個最大原因,是傳統信仰體系被共產黨給擊垮了。共產黨奪取政權後做的第一件事,三教齊滅。
周恩來主持起草的中共中央《打擊反革命破壞活動的指示》的原始文本如今已經很難看到了,不過,若干官方出版物,包括上文提到的《毛建國文稿》中那段「注釋」,都有該文件的內容簡述。除香港中文大學中國研究服務中心出版的《中國文化大革命文庫》光碟收錄了原文件全文外,王銳先生查到內地公開出版物中記敘最詳的,是吉林人民出版社1996年出的4卷本《共和國史記》第三卷中的記載,所...
格瓦拉宣稱:「正義就是復仇!」作為古巴革命政權領導人,他完全無視法律,血腥鎮壓異己和反抗者, 濫殺無辜。若以百分比計,格瓦拉是古巴史上最大的「殺人機器」之一。
恐怖的「萬人坑」 五六十年代發生的大饑荒是當代中國史上最慘烈的事件之一,其中又以河南省信陽地區的饑荒最為慘烈,不僅一個村落一個村落的人被餓死,而且吃人肉、煉人油的現象屢見不鮮。以信陽地區息縣包信鎮姜寨村為例,據《1959信陽事件中的家鄉》一文記述,自1959年中秋至當年冬末的短短幾個月時間內,全村由397人餓死僅剩下90多人,多戶死絕。 當時,村...
民國沒有官吹領導人名字的新時代,是真正「民」時代!
是誰讓數千中國的年輕人葬身異國?是誰讓為了虛幻的理想而迷失方向的年輕人依舊掙扎在生活的邊緣?想必誰都知道答案。但願那些消失在地平線上的年輕面孔,業已魂歸故裡。
曾幾何時,中共治下的中國人為中華人民共和國進入聯合國而自豪,幾十年後重新看待這一段歷史,才發現我們又上了中共的當,中共以經濟賄賂收取政治資本,將它的意識形態滲透到自由國家,泛濫紅禍至今,中國人不僅沒有獲益,反而加劇了各種權利的被剝奪。
他離開古巴,去非洲、南美打游擊,想再開闢幾個越南戰場。他以為,僥倖武裝奪取政權的古巴經驗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真理」。事實上,他鼓吹的是讓追隨者死無葬身之地的「海市蜃樓」。
他們分別於1934年6月2日決定征糧24萬擔;7初又決定搞「借穀運動」,借穀60萬擔。這表明,在浮財被搶盡的情況下,中共又轉而打鄉村財富中的第三塊資源的主意了——直接從當期的收成中拿走更多的糧食,但卻美其名曰是什麼「借穀」。
我常常想:當時是否真應聽兒子的話,把所有的東西都藏在裡面呢?但是,如果真這樣做,說不定我們全家都早就被紅衛兵逼死了呢!再說,後來我們全家都被趕出了那棟房子,在別處住了十多年,那麼即使東西還藏在密室裡,又有什麼用呢?
格瓦拉戴着红星贝雷帽的桀驁頭像,已成為反传统、反主流文化的象徵,在世界招搖了半個世紀。他崇尚的共產主義邪惡理念在潛移默化地毒害著几代「熱血沸騰」的年輕人。从「魔幻偶像」格瓦拉现象不难看出,共產主義蠶食世界并非空穴来风。
中共出於破壞中國傳統文化道德和灌輸鬥爭邪說的目的,對提倡「禮義廉恥」的新生活運動是極力反對的,那新生活運動是什麼回事呢?
在製造了這場災難的中共依舊統治中國的前提下,對文革以及其他災難絕無徹底反思的可能,因為反思就意味著對中共和毛的罪惡的揭露,而這恰恰是中共最為害怕的。
一九三零年九月毛澤東率紅軍攻陷江西吉安後,大舉屠殺,在佔領的四十五天內,肅反會每天貼出的佈告都有幾百人,總計殺了一萬人以上。
北大亂了套,課也不能上了,接下來就是揪鬥陸平和各系主任、書記、「反動學術權威」等,開始了打人、戴高帽遊街、抄家。
《群醜圖》的起伏從側面反映了毛反動文革的真實意圖,其中眾多人物的遭遇更是文革慘烈的一個縮影,而翁如蘭的洞見也讓她吃了苦頭。在中共一黨專制下,無論是高官還是平民,又有誰可以擺脫被迫害的命運呢?此外,中共自成立後上演了何止一出醜戲?《群醜圖》中和之外的中共高官們哪個沒在其中扮演角色?
文革後,李訥重新結了婚,過上了正常人的日子。而對文革中發生的許多事,她表示「全忘了」。不過,趙易亞一家對於家破人亡的經歷會忘嗎?為中共一直效力的趙易亞,是否曾想明白了迫害自己的真正元凶到底是誰呢?是否這也是因果迴圈呢?
而究竟是誰讓年少的自己罔顧親情,做出悖逆人倫之事,陳凱歌應該早已知曉了。雖然得到了父親的原諒,但應該已成為其內心永遠的痛。
中共掌權半個多世紀以來,政治運動不斷,迫使人民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鬥得國家元氣大傷,百姓痛苦不堪。「文革」後,中共迫不得已搞起了「改革開放」,雖然經濟上有所放開,但大大小小的中共官僚卻乘機化公為私,中飽私囊,貪污腐化,整個社會被搞得人心不古,世風日下。因此,提起今天的共產黨,大陸民眾罕有說好話的,大多數人都是罵不絕口。然而,一旦話題轉到從前,卻總有人會感歎...
91、下工路上跑慢者被殺吃 依娃記述:寧靜縣賈河鄉西坡村的宋東川、宋勤珍從水利工地回家,路遇兩個背著背簍手持斧頭鐮刀的農民。體力好些的宋勤珍跑脫了,40歲的宋東川被人追上,殺害後被兇手刮肉。 92、用炸狼的「歡喜豆」獵殺男童吃 鄭大軍記述:1961年末,四川崇慶縣出現殺人吃人高潮。最先被吃人惡浪大量吞噬的,是小女娃們。為了傳煙火保男娃,心狠下得去手...
曾在抗戰勝利後出任瀋陽市市長的董文琦先生在其口述歷史中提到,1946年,他下令恢復瀋陽各方面秩序。有關人員在清除路邊垃圾時,發現了千餘具蘇軍屍體。董文琦認為,這些屍體應該是蘇軍闖入民宅強姦搶劫時為老百姓打死並埋於雪堆中。雪化後屍體才被發現。這些被發現的屍體隨後在河邊焚燒。 蘇聯人為何要出兵中國東北? 蘇軍出兵中國東北 1945年隨著歐洲戰場的推進...
1973年7月,河南馬振扶公社中學15歲的女生張玉勤,受到老師的批評後投河自殺。幾個月後,此事被放大為政治事件,並波及全國。
大批當年的知青成為企業裁減的對象,被下崗,被裁減而失業,淪為社會中的弱勢群體。
1958年中國大陸在中共統治下開始了「大躍進」,引發一場空前的大饑荒。數千萬民眾食不果腹,在飢餓中死去;甚至出現人吃人。
《墓碑》記述:安徽無為縣有些饑餓的鄉民經常到處打聽誰家最近死了人,何處有新墳?一旦聽說某處有剛死的人或附近有新墳,人們便結夥蜂擁至新墳地,掘屍而食,野外常見被剔除了皮肉的屍骨。
近代飽經苦難、戰亂頻仍的古老民族,在中華民國政府成立數年後仍然否極泰不來,「重病施猛藥,蘇俄最過癮」大概是相當一部分激進派知識分子的觀點。此時,共產邪靈以輸出紅色革命的形式趁虛而入。
「照你們說來,文化大革命十年來,億萬人民群眾參加的這場運動中,所有揭發出來的走資派和叛徒、特務以及一切牛鬼蛇神等等,統統都是假的,統統都是冤案、假案、錯案,都是我江某人策劃的,這可能嗎?這豈不把你們的能力和才華都抹殺了嗎?我江某人真要有這麼大的本事,我怎麼會坐到這個被告席上來呢?」
共有約 2911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最新分子學研究指出,進化論缺少化石證據,而分子生物學方法檢測植物來源的結果與進化論者所設想的矛盾。該研究再次提示人們,進化論是一種缺乏證據的錯誤假設,不符合科學基本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