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由活豬撞擊試驗看「腦幹撞擊機」的罪惡

本圖選自王立軍等人發明「原發性腦幹損傷撞擊機」的專利說明書。(網絡圖片)
人氣: 9212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11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羅瓊綜合報導)近日,美國善待動物組織(People for the Ethical Treatment of Animals,簡稱PETA)致函中共第三軍醫大學第三附屬醫院(大坪醫院)與交通醫學研究所,抗議他們用活豬做致命撞擊試驗,呼籲停止此野蠻和過時的行為。

據該組織提供的信息,上述兩中方研究機構在一次撞擊試驗中,把15頭豬用安全帶綁在滑車座位上,滑車再以高速撞擊固定的牆面,以此模擬高速行使的車輛在撞擊中兒童受損情況。經撞擊,當場死亡7頭豬,余者6小時後全死。死豬再被解剖,了解其受傷、內出血、骨折等情況。

中共用活動物做試驗的殘忍行徑引外界譴責,事實上,中共用活人做實驗並大量殺死活人供體早已不是祕密。

正是做活豬撞擊試驗的第三軍醫大學第三附屬醫院(大坪醫院)曾與重慶前副市長、公安局局長王立軍共同研製「原發性腦幹損傷撞擊機」(簡稱:「腦幹撞擊機」或「腦死亡機」),從事活摘人體器官的罪惡。

腦幹撞擊機」是用一個圓形的金屬球直接錘擊腦殼形成的衝擊波穿越頭蓋骨至腦部,讓人瞬間腦死亡

用活人腦幹做試驗

2011年12月,「腦幹撞擊機」的發明人王立軍(作為領銜發明人)和第三軍醫大學大坪醫院的王正國(1935.12—,野战外科研究所研究员、教授)、尹志勇、趙輝申請專利「原發性腦幹損傷撞擊機」(專利號:CN201120542042),於次年獲此專利。

據專利的公開資料顯示,王立軍發明的「腦幹撞擊機」克服了傳統的兩種方法製作動物原發性腦幹損傷模型的缺陷,結構簡單、製作方便、適於推廣運用。

第一種為落體法,在一定條件下製備動物腦幹損傷模型,缺陷是不能準確反映作用於腦幹的外力大小等;第二種為液壓衝擊法,雖克服了落體法的缺陷,但需對打擊部位的顱骨進行鑽孔等。兩種方式產生的外力小。

為克服這些缺陷,王立軍等人改裝了第三軍醫大學野戰外科研究所研製的一種生物撞擊機,這種生物撞擊機主要由機座、高速氣炮、二次錘和測速系統等構成。可以調整前、後定位塊的間距定位腦幹,讓打擊頭準確地打擊腦幹,同時調節兩塊擋板的左右位置來控制打擊頭的打擊深度,從而產生不同的打擊力量,製備不同損傷程度的原發性腦幹損傷動物模型。

選自王立軍等人的發明「原發性腦幹損傷撞擊機」專利說明書(網絡圖片)。

在這個研製過程中,王立軍等人進行撞擊試驗的對象不是動物的腦幹,而是人腦。這可從下面的例子得到佐證。

王立軍的共同發明人,即第三軍醫大學王正國、尹志勇、趙輝在《創傷外科雜誌》2008年第2期,發表了題為「准靜態下顳部撞擊致顱腦傷的有限元模擬分析及其臨床意義」的文章,其中寫道:「截至2007年10月,採用12具新鮮屍頭,進行撞擊實驗,供體均為男性,年齡為26至38歲,平均31歲。」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簡稱「追查國際」)認為,如果是「屍頭」,也就根本無法研究撞擊給腦幹帶來的損傷程度,顯然被試驗的對象是活人的腦幹。

用活體做試驗,對王立軍來說,絕非個案。

2003年5月至2008年6月,王立軍在遼寧省錦州市任職公安局局長、黨委書記,錦州市副市長。2003年5月,王立軍被調任遼寧錦州市公安局局長不久,就創立了「現場心理研究中心」(該研究中心就設在錦州市公安局)研究被處死的對象面對死亡的心理過程、生命體徵變化等。

2004年10月21日,中共喉舌CCTV在採訪報導中稱「錦州市公安局現場心理研究中心」為「中國警方現在唯一的一所現場心理課題研究中心」。據王立軍本人描述,「對於從警多年的警察,當一個人走向刑場,在瞬間幾分鐘轉換的時候,將一個人的生命在其他幾個人身上延伸的時候,都會為之震撼」。「追查國際」視其為人體器官移植的現場。

2006年9月,王立軍的「藥物注射後器官受體移植研究」被 「中國光華科技基金會」授予「光華創新特別貢獻獎 」。據他自己所說「科技成果是幾千個現場集約的結晶」。「追查國際」認為,這裡只能解釋為他用了幾千個活人做器官移植。

王立軍手下的眾多犧牲品來自何處?

據查,王立軍所主持的研究中心進行「藥物注射後器官受體移植研究」的課題組,受到北京大學、中國醫科大學、錦州醫學院和解放軍205醫院的協助。

據「追查國際」公布的電話調查,錦州解放軍205醫院泌尿外科主任(現退休)陳榮山曾對該組織的調查員說漏了嘴,承認和205醫院與王立軍的「現場心理研究中心」合作,移植供體裡有法輪功學員,做器官移植手術。錄音如下:

據明慧網報導,王立軍是迫害法輪功的馬前卒,曾受到當時身居遼寧省高官的薄熙來的賞識。

薄熙來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血債幫」的核心人物之一,為了巴結江澤民往上爬,賣命迫害法輪功。2001年薄熙來升為遼寧省省長後,從2002年開始,遼寧三年內投資9.3億元進行全省監獄改造。僅在瀋陽于洪區馬三家一地就耗資5億多元,在2003年建成中國第一座監獄城。大量抓捕關押法輪功學員。

王立軍當時是薄熙來的馬仔,迫害法輪功不遺餘力。2009年,有王立軍手下擔任警察的目擊者向「追查國際」披露,他在為錦州公安工作期間,錦州市公安局局長王立軍命令對法輪功學員「必須斬盡殺絕」。

這位證人證實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慘烈事實,他和「追查國際」交談了30分鐘,在雙方同意下錄音並發表。錄音中對話的片段如下:

2008年薄熙來任重慶書記後,王立軍隨即被調任重慶副市長、公安局局長,之後重慶成為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重災區。

明慧網報導,兩人任職重慶後狼狽為奸,2008年6月至2012年3月,重慶市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有18人,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41人,被勞教的法輪功學員211人。

同時,王立軍還繼續從事他的所謂科技研究。2011年10月29日,重慶市公安局與西南大學簽署合作協議,成立了「西南大學重慶市公安局現場心理學研究中心」,王立軍被聘為教授和兼職博士生導師。

不久,2011年12月,王立軍和他的搭檔第三軍醫大學大坪醫院的尹志勇、趙輝、王正國共同申請「原發性腦幹損傷撞擊機」專利。

王立軍發明的「結構簡單、製作方便、適於推廣運用」的「腦幹撞擊機」可以極其容易地殺死活人。

「腦幹撞擊機」用於何處?

韓國最大日報社《朝鮮日報》旗下的電視台「TV朝鮮」,於2017年11月15日在紀錄片《調查報告7》欄目中播出了專題報導《殺了才能活》,揭露中共醫院以外國人為服務對像進行不法器官移植手術的內幕。

報導揭示,2000年以來,約有兩萬名韓國患者去中國大陸接受了器官移植手術,器官的供體大多數來自中國的良心犯,尤其是法輪功學員。

該電視台記者報導,在中共醫院裡王立軍的「腦幹撞擊機」被普遍運用於器官移植的臨床上,殺死供體,用於竊取新鮮的器官。

記者還採訪了韓國「器官移植倫理協會」會長兼外科醫生李承原(音譯),李醫生表示:「『原發性腦幹損傷撞擊機』,除了為摘器官將人進入腦死狀態外別無它用,誰會讓人腦死呢?」

「腦死亡中心」

談到「腦幹撞擊機」被使用的目的,不得不提及「腦死亡中心」。

在「追查國際」在公布的電話調查報告中,大陸多個器官移植機構披露,大陸全國都有「腦死亡中心」,例如:

2015年7月20日,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移植醫生、該醫院的小兒心臟外科醫生秦瀚對「追查國際」的調查員說:「我們那個中心(「腦死亡中心」)就是專門為了器官移植來運行的。」

2018年11月8日,南京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肝移植中心主任王學浩(中國工程院院士)對調查員說,他們用的器官大部分是院外的,是從「腦死亡中心」取來的。

2017年9月26日,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腎移植(二區)醫生對調查員說:「腎源一批一批的,有時一來好幾個,休息幾天又來好幾個。來的都是遺體(腦死亡活體),不是器官。供體在本院切取……」

「追查國際」認為,「腦死亡中心」實際上是在活人器官庫和醫院移植室之間增設的一個環節。人被「腦死亡」後在「腦死亡中心」,人工維持呼吸和血液循環,保證更多器官切取利用。

也就是說,腦幹死亡後,如果不給人用呼吸機的話,人在幾分鐘之內就會心跳停止;若使用呼吸機等,人的心跳和呼吸還可維持較長的時間。這樣在人腦死亡之後其它器官還未死亡之前就可摘取器官,器官的質量好,為活體器官,更適合器官移植。

要讓人「腦死亡」,王立軍的專利「腦死亡機」就大有用武之地了。

「TV朝鮮」還發現中共在研發新一代「腦死亡機」,目前已經升級到第三代。

被「腦死亡」的又一佐證

「追查國際」曾對一批中國大陸出版的醫學專業論文進行分析,錄用的是300多篇發表於2000年至2012年間的論文,研究發現,相當數量的論文的作者把被摘取器官者說成是「腦死亡供體」。

2004年,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院器官移植研究所陳忠華在其論文中提及,原發性腦死亡發生的機率很小,能夠使用的腦死亡者器官是極其有限的。在中國大陸,10萬人中出現95個顱腦外傷者,而其中只有一部分可能出現腦死亡。

而中國專業雜誌上發表的論文卻提到相當數量的移植所用器官來源於「腦死亡供體」,這麼多「腦死亡」是怎麼來的呢?

這些大陸的醫學論文所述熱缺血的時間超短,絕大多在4到6分鐘之內,熱缺血時間是器官從身體供血停止到冷灌注(冷保存)開始這段時間。熱缺血時間越短,器官可用率越大,反之器官受損越嚴重。

有的論文甚至還提到熱缺血時間為零的例子,如廣州第一軍醫大學南方醫院2000年4月5日實施的1例原位心移植,供體為1例腦死亡男性患者,供心熱缺血時間零。江蘇省無錫市第二人民醫院有「5例供肝熱缺血時間基本為零」,腦死亡者為健康的青壯年。

怎樣才能從「腦死亡」的健康青壯年男性身上快速摘取肝臟,達到熱缺血時間為零?唯一的解釋就是這些青壯年男性在被摘取肝臟的時候是健康的活人。

唯有在供體的死亡時間和地點都可以預知的情況下,才能完成如此迅速的器官摘取,可見活人是被預謀地殺害,即被「腦死亡」。

從王立軍的搭檔尹志勇、趙輝、王正國在他們的論文中提到的時間來看,他們早於2007年就開始腦幹撞擊試驗。

韓國「TV朝鮮」報導揭示,王立軍的「腦幹撞擊機」至今被廣泛應用在器官移植的臨床上,而且中共一直在改進「原發性腦幹損傷撞擊機」。

這個現象表明,中共一直在運用這個機器為活摘人體器官而殺人。

2019年10月26日,美國福克斯新聞(Fox News)刊登的一篇題為「倖存者和受害者披露令人震驚的中共活摘器官行為」的文章,報導了受訪者們提供的證據,證明中共以國家規模在中國強制摘取良心犯器官的行為長期存在,且至今仍在繼續。

該文章還引用了,倫敦「獨立人民法庭」(Independent People’s Tribunal/China Tribunal)2019年6月做出的判決,寫道:

「該法庭由前南斯拉夫國際刑事審判中起訴斯洛波丹‧米洛舍維奇(Slobodan Milosevic)的律師蓋夫里‧尼斯爵士(Sir Georgrey Nice QC)主持,他『肯定地說』:『在中國,從良心犯身上強行摘除器官的行為已經存在相當長的時期了。』」

「報告總結說:『強迫摘取器官已經持續了多年,法輪功學員一直是器官供應的來源,而且可能是主要來源。』」該報告指出,中國正在發展的器官移植業已經價值超過10億美元。#◇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9-11-12 4:2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