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北大女生岳昕遭迫害 校園現公開信聲援

人氣: 1650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4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採訪報導)近日北大校園持續成為輿論的焦點。日前,就20年前北大教師性侵學生案要求公開信息,參與者之一的岳昕再發公開信披露遭校方的騷擾恐嚇,其母處於精神崩潰邊緣,自己論文寫作也深受影響。北大校園內出現聲援岳昕的大字報。

4月23日一封致北大師生的公開信在網上流傳。這名2014年級的北大外國語學院的學生岳昕,自從參與要求信息公開後,「不斷被學院學工老師、領導約談,並兩次持續到凌晨1點,甚至2點。」

談話中,校方人員多次暗示威脅她「能否順利畢業」「做這個你母親和姥姥怎麼看」「學工老師有權不經過你直接聯繫你的家長」。她還表示:「頻繁的打擾和後續的心理壓力嚴重影響了我的論文寫作。」

4月20日,學院黨委書記向其宣讀了這次信息公開申請的三點答覆:討論沈陽師德的會議級別不夠記錄、公安局調查結果不在學校的管理範圍裡、沈陽公開檢討的內容因中文系工作失誤也沒有找到。她對此表示,「這樣的答覆令人失望。」

4月23日凌晨1點,岳昕的輔導員帶著他母親突然來到她的寢室,強行將其叫醒,「要求我刪除手機、電腦中所有與信息公開事件相關的資料,並於天亮後到學工老師處作出書面保證不再介入此事。」

隨後並由其母將她帶返家中看管,而母親也因遭過度驚嚇,處於崩潰邊緣。她表示,看到自己的母親「嚎啕痛哭、自扇耳光、下跪請求、以自殺相脅,我的內心在滴血。在她的哀求下我只能暫時回到家中」。

她還在公開信中表示,「申請信息公開何罪之有?我沒有做錯任何事,也不會後悔曾經提交《信息公開申請表》,行使我作為北大學生的光榮權利。」

她在公開信中明確表達了「北大外國語學院必須書面保證此事不會對本人畢業一事產生影響,並不會再就此事繼續干擾我寫論文的進程」等五點訴求。

北大校園現公開信

隨後,北大的宣傳櫥窗上貼上題為《聲援勇士岳昕》的公開信,底下署名為「湖底群魂」。公開信除陳述了岳昕的遭遇外,還表示:「我們這些匿名者敬佩岳同學具名上書的勇氣,更欽佩他臨事不懼的正氣,而有司諸公,你們究竟怕什麼?」

北大校園內大字報。(網路截圖)

中國民主黨全委會主席王軍濤表示,在中共暴政這些年的輿論嚴控打壓下,北大的精神已經被泯滅得差不多了。北大這些年的沈寂後,從新再有一批新的北大學生站出來,要求學校信息公開,校園再現聲援的大字報,在中共管控越來越嚴的當下確實也算難能可貴。

他認為正因為邪惡的中共統治,導致中共官員乃至整個社會道德急速下導,甚至喪失做人底線。因此現在大陸各大學校園內、甚至中小學幼兒園近年來都性侵案頻繁發生。此外還有些人做性交易,主動投懷送抱來換取各種利益,包括好的仕途等。

他還表示,根據自己多年的政治學研究,當今的中共社會已經具備一個政權崩潰前的一切條件,用通俗的話說就是「天要其亡必先要其狂」,因此現在大陸社會亂象紛呈。

北大事件引爆網路

岳昕致北大師生的公開信在社交媒體也引起熱議。

由於北大5月4日將舉行校慶120周年紀念活動,因此有評論認為,北大要校慶了,不想要這些聲音,但並沒有這個能量。這些事件根本不是什麼孤立的、特殊的事件,對它們的處理也是這個國家治理邏輯下的常規化處理。

也有評論認為,岳昕作為一個提出合理的信息公開要求的學生,她不為個人利益,只是為真相,她沒有理由說謊,作為一個心智成熟,思維縝密,且不是第一次和校方打交道的學生,她更不會誤會輔導員的舉動。反而是學院在混淆視聽,校方對岳昕提交的申請冷處理,找理由搪塞過去的行為,反映出其想壓下這件事,不希望影響進一步擴大,可能當年的處理存在貓膩,也許牽扯到了一些人,因此學院為了從源頭壓下此事,就對岳昕以及她的母親進行施壓,逼迫她放棄進一步的行動。但是,學院低估了岳昕的決心和社交媒體的力量,越是打壓刪帖越是讓事情變得人盡皆知,簡直就是主動幫岳昕提高影響力。等到事情捂不住就開始編故事,但是誰會相信呢?

北大教師沈陽性侵女生案回放

事件緣起本月初北大畢業生李悠悠實名舉報文《現南京大學文學語言學系主任、長江學者沈陽教授,女生高岩的死真的與你無關嗎?》,在網上引起輿論關注。文章指原北大副教授沈陽20年前(1998年)曾性侵北大中文系本科生高岩,並致其在1998年3月11日在家中開煤氣自殺,並要求沈陽為死者道歉。

隨後沈陽向陸媒否認「此性侵」和「與女生有性關係」,並稱「惡意誹謗」「保留控告權利」「學校已有明確結論」云云。

次日北大官微公開回應,說沈陽已經在2011年調離北大,並稱「經查閱相關材料,二十年前,即1998年3月,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對這一事件作出事實認定,給出調查結果;1998年7月北京大學對沈陽做出了行政處分。」

死者當年的同班同學也向陸媒表示之所以舉報沈陽,是因為作為高岩的同學,一是為了紀念她去世20週年,二是支持高岩家長的想法,希望沈陽道歉。

此事在網上形成熱點,有關的信息不斷在網上被刪除,引起社會輿論極大不滿。4月9日一批北大現在學生則向北大聯名提交信息公開申請,要求校方公開當年處理該事件時的三份有關材料。有8名學生前往遞交申請書。隨後,參與學生陸續遭到校方談話與騷擾。#

責任編輯:李沐恩

評論
2018-04-24 6:4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